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90章 初生牛犊不怕虎

第2390章 初生牛犊不怕虎

“就目前来看,北平周边的几个地方都很欢喜,比如说涿州,据说市面上的酒肉被抢购一空,百姓当街欢呼陛下万岁,陛下的这一招果真是神来之笔啊!”

陈潇瘦了,双手粗糙,面色发黑。

不过和以前比起来,现在的他看着更加的健康些,连眼神都少了些猥琐,这让方醒的内疚少了许多。

火锅热气腾腾,里面的是一些过年期间做了没吃的菜。

方醒喜欢这一口,觉得滋味重。而陈潇跟着吃过几次,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这种不新鲜的吃法,而且最喜欢的就是多种菜混在一起,下面垫几片菜叶,然后把各种菜倒进去。开始时泾渭分明,渐渐的就混杂在一起,各种味道混合,那味道确实是让人难忘,特别下饭。

方醒见他吃得香,就说道:“你连初一都回不来,我去拜年时,叔父他们都有些怨言,只说把你调回来,你可想回来?”

陈潇夹了一片红黑色的扣肉,闻言先吃了扣肉。

方醒见他的嘴角冒出油水,然后又贪婪的吸了回去,就赶紧喝了一口茶。

过年期间他吃的太油腻,若非是陈潇早上过来,他准备要吃一天的素。

陈潇满足的咽下扣肉,说道:“德华兄,小弟上次接了妻儿过去住了半年,家父没时间,家母就亲自杀了过去,说什么挂念我们,可去了那边整日就带着孩子,所以你懂的,他们只是舍不得孙儿罢了。”

“那就多生几个。”

方醒觉得自己有三个儿子,一个闺女就已经满足了,再多他也照看不过来,无法尽职。

陈潇夹住了一片回锅肉,抬头苦笑道:“如今我一儿一女,小冉整日被两个孩子闹腾的筋疲力尽,把我都给疏忽了。再来一个……德华兄,小弟怕是要成透明人了。”

家里孩子一多,陈潇两口子又不是什么巨富大官,也舍不得把孩子全丢给仆役丫鬟,那日子真是没发过了。

随后方醒就和他谈起了玉米的培育,然后给他打打气。

吃完饭,方醒送他出去。

前院的树木依旧萧瑟,过年期间呆呆停了课,所以静悄悄的。

方醒看着这些安静和萧瑟,突然生出了天地之间一沙鸥的感触。

“小刀,你家院门开了,赶紧回去吧。”

这时右边有人在喊着,听声音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方醒把陈潇送出大门,回身就去问了方杰伦。

方杰伦现在处于半退休状态,在家里带带孩子什么的。

方专也在,见方醒来了,就和方杰伦一起行礼。

“亲戚那边可还走动吗?”

方专也渐渐大了,方醒就少了许多忌讳。

方专摇摇头,却没有什么迷茫或是难过:“老爷,那些都不来往了。”

方三去了之后,那些亲戚来厮混过一阵,大多都是见到方醒看重方专,想捞好处的。

方醒点点头,说道:“你经常和平安一起出去,记得要多看,多想。这个世界并非如你们所想象的简单,有不懂的就问杰伦叔。”

方杰伦在边上得意的笑道:“老爷,不是老奴吹嘘,不管是什么手段,都难逃老奴的一双眼。”

方醒笑着哄了他几句,见他高兴的和个孩子般的兴奋,就陪他说了一会儿话,等这边要吃午饭了,这才问了小刀的事。

“他啊!哈哈哈哈!”

方杰伦不禁笑了起来,方专急忙去给他拍背,动作娴熟,一看就如同祖孙般的自然。

“老爷,小刀昨日惹了自家媳妇生气,被赶了出来,在客房那边对付了一晚上,谁都没说,就没弄炭盆和厚被子,被冷的脸色发青。”

出了方杰伦家,黄钟正好来找方醒。

两人去了呆呆教授功课的那个亭子里坐下,黄钟说道:“伯爷,大少爷好像是遇到了些事,在下问了小刀,他却含糊其辞,不肯说。”

“是何事?”

方醒在盘算着,黄钟说道:“说是一个画师被权贵为难。”

方醒沉吟了一下,说道:“小刀机灵,他既然判定无事,那么就别管,免得孩子总觉得自己被父母盯着,片刻自由都没有。”

黄钟以前对方醒这种教育孩子的方式不以为然,等看到土豆平安他们都富有主见,做事稳沉之后,也跟着学了。

所以他虽然觉得有些放纵了些,可应该问题不大。

因为陈潇来了,方醒和他要谈事,所以两人早早的就吃了午饭。

等方醒进后院时,妻儿才刚准备吃饭。

“爹,吃饭!”

无忧乖乖的坐在桌子边招呼着。

欢欢坐在莫愁的身边也跟着嚷道:“爹,吃饭!”

不过是几天,孩子已经完全融入了进来。

方醒本来不想吃了,可见到桌子上有一大碗酸汤,就问道:“淑慧,这酸汤是什么做的?”

张淑慧说道:“今日是小白去安排的。”

小白说道:“花娘说……好像是菜干,还放了些瑶柱和火腿提鲜。”

方醒一听食指大动,就坐下来,也不要米饭,只是喝汤。

酸汤的味道极好,酸味不尖锐,瑶柱和火腿,加上菜干,把味道搅合在一起,鲜美难言。

他连喝了两碗,然后又给无忧盛了一碗。

“味道不错,你们也试试。”

方醒说话的时候用眼角在瞟着土豆。

土豆看着很正常,还主动帮欢欢盛了一小碗酸汤,尽显长兄风范。

吃完饭,欢欢和无忧需要去午休,只剩下土豆和平安得了自由。

他们在院子的边上,一棵大树下说话。

“大哥,你有心事。”

作为朝夕相处,甚至连读书都在一起的两兄弟来说,连方醒都发现不了的情绪波动,平安却感知的清清楚楚的。

土豆也知道瞒不过弟弟,就说道:“没事,只是遇到有权贵欺负人,觉得见不惯。”

平安抬头看着树冠,皱眉道:“权贵欺负人……大哥,许多事咱们管不了呢。”

方家再牛叉也不能做举世公敌,若是连权贵都全成了敌人,那真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土豆点头道:“咱们家不能随便树敌,这个我知道,只是……平安,此事你记得保密。”

平安好奇的问道:“大哥,是哪家?”

“泰宁侯府。”

“泰宁侯府,那就不是泰宁侯本人了。”

平安的敏锐让土豆也没辙,只得承认了。

“这样啊!”

平安装作大人的模样摩挲着光溜溜的下巴,说道:“大哥,老泰宁侯当年跟着文皇帝出塞征战有功,后来还跟着仁皇帝一阵子,最后就是监造北平城了。”

这些土豆早就清楚了:“老泰宁侯去了之后,后来的那个触犯了文皇帝被处死,现在是陈钟。”

平安说道:“陈钟好像不大沾染朝政,就是和一帮子勋戚来往,大哥,不好弄啊!若是弄大了,爹那边也为难。”

“是啊……”

土豆才出口就醒悟了,瞪着平安说道:“谁去弄泰宁侯府了?你小子也会套大哥的话了啊!下次可别想我帮你遮掩私自进城的事。”

平安赶紧拱手道:“大哥,我错了,错了。”

土豆没好气的道:“我马上要出去了,你赶紧滚蛋。”

平安面色如常的道:“大哥,记得带几个家丁出门。”

土豆不禁为之绝倒,他指着平安,苦笑道:“你这个鬼精鬼精的,长大了肯定是奸臣。罢了,我知道分寸。”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