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87章 毛头小子(感谢书友:“捌月初陆”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387章 毛头小子(感谢书友:“捌月初陆”成为本书新盟主)

前方离贡院不远,可土豆却牵着马从左边进去了。

等他消失后,小旗官才骂道:“兴和伯的科学和儒家势不两立,这谁不知道!就你这蠢货还问人小伯爷是不是去贡院,他去贡院干嘛?难道要去向那些读书人投诚?兴和伯怕是会打折他的腿。”

那军士不服气的道:“大人,可小伯爷不小了,别人家的孩子如他这般大的时候,大多都要准备去考试了。”

小旗官不屑的道:“兴和伯和陛下是啥关系?他老人家的孩子还怕没前程?”

勋戚的孩子在继承爵位之前总得找事做,免得游手好闲,被人评为坐吃等死等爵位,那比纨绔子弟的名声还臭。

小旗官见手下都面露钦佩之色,就得意洋洋的道:“兴和伯还有两个最有出息的弟子,一个在都查院,一个在吏部,等小伯爷成年了,难道这些师兄会看着他游手好闲?还有英国公府,那可是娘舅家……”

……

穿过这条街道,左边就是文思院,而对面……

街上行人如织,武学也早就休假了,那些学员大多得了回家的假期,留下来的都是家太远,于是趁着过年的机会出来游玩。

过年期间各方面的管理都松弛了许多,那些学员在武学里当了许久的和尚,早就忍不得了。

所以这边的几家酒楼都不失时机的引进了不少女人,一时间竟然有满楼红袖招的旖旎。

土豆牵着马走进狭窄的街道,左右两边都是酒楼。

酒楼的二楼有游廊,此刻游廊上站着几个女人,正用手绢招摇着。

“客官,小哥哥,来嘛!”

“小哥哥,店里有牛乳,热热的,香香的。”

“你的牛乳吧,那么大。小哥哥,来,外面冷,奴家帮你暖和暖和!”

两边酒楼的二楼上,一群女人在冲着牵马的土豆娇呼着,一时间引得其他人都纷纷看向土豆。

土豆有些窘迫,但好歹被朱高煦强令在秦楼吃了许久的午饭,还被各色女人每天诱惑,所以定力还是有的。

他微微低头,目视着前方,然后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那张包子脸上全是鄙夷,然后鼻子皱皱,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哎!我不是……”

土豆想解释自己不是来找女人的,可前方那女孩就像是小鹿般的,几下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小哥哥,看你白净,只要你一半的钱。”

“你若是雏,不收钱,算是开张生意!”

“姐姐给你个荷包,快来呀!”

土豆看看两边的女人,恼怒的道:“都该封了!”

他的话一下就引发了群嘲,那些女人马上就发飙了。

“你以为你是谁?难道你是皇子?还是说你是藩王,就算是顺天府尹都不敢说这话。”

“咱们可是瀛洲人,难道大明就要排斥海外布政使司的人吗?那咱们还不如早些回去,就在海外自生自灭罢了。”

“呸!看着白净,年纪轻轻的心思却歹毒,回头萎了断子绝孙!”

那些女人齐声开骂,土豆这才知道女子与小人不得招惹的话是这般的正确。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瀛洲女子以嫁给中原男子为由到了大明各地,然后就正儿八经的、抱作一团的和那些酒楼商谈。

有女人进驻,不要酒楼方面负责,酒楼还能抽头,那自然是极好的。于是大明各地都有不少这种联营的酒楼。

女人为酒楼带来客源,酒楼为女人们提供场所,双方算是双赢。

而地方官府开始还打击一下,可去年有瀛洲女子无知的去大理寺告状,说大明歧视瀛洲户籍的女子后,此事就引发了一场风波。

大理寺就想推给顺天府,可顺天府却说此事是五城兵马司的人去做下的。

五城兵马司的人本想接过来,却有人暗中告诉了他们这事碰不得,有人在关注。

于是这个案子就成了无人接手的状态。

最后那些瀛洲女子见无人搭理自己,就干脆再次开业。

从此后,满楼红袖招又成为了城市繁华的有力见证。

土豆在一片骂声中落荒而逃。

他走在街上四处张望,却再也没看到那张包子脸。

渐渐的人流少了,两边也变成了人家户。

土豆有些失望,更多的却是担心。

他从马背上的褡裢里拿出那副画,仔细的看着。

画是山水画,山森然,水淼淼,最后在山脚下汇聚成大湖。

大湖水波平静,有船在上面打横。

这画原本显得有些匠气,可船上却刻画了一个男子和女人坐着喝茶,船头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在嬉戏。

那两个孩子,特别是女孩儿画的很是灵气十足。

土豆看着那女孩儿的包子脸和三小髻,不禁笑了起来。

“阿霖,有人要画!”

边上有人在喊叫,土豆抬头,见左边一个小院的外面,有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冲着自家的隔壁吆喝着。

见土豆抬头,男子问道:“年轻人拿的是冯家的画吧,这是来找毛病还是来求画的?”

土豆楞了一下,然后有些不自然的道:“在下是来求画的。”

男子一听就得意的冲着隔壁喊道:“老冯,别心疼你闺女了,赶紧来接生意。”

隔壁院子里有人应了一声,随后院门打开,走出一人。

“是你!?”

出来的却是包子脸冯霖。

她一见到土豆就怒了,等看到那幅画在土豆的手中更是怒不可遏,说道:“泰宁侯府了不起吗!都说了明日送画去,还来找麻烦。”

土豆尴尬的道:“不……不是,在下不是泰宁侯府的人。”

期期艾艾的土豆看着很羞涩,像是个毛头小伙子第一次见到心爱的姑娘。

“那你来干什么?还有,把画还回来!”

凶巴巴的女孩让土豆更慌了些,他把画送过去,却又收了回来。

“那个……都污了,我买。”

土豆很老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边上的男子正好笑的看着两人,闻言就说道:“阿霖,都污了,就便宜些卖给他吧。”

冯霖皱眉道:“不好,爹不许的。”

男子笑道:“老冯也真是固执,不过随便吧,反正过几年等你嫁出去了,到时候你哥还得要来帮忙。”

冯霖的包子脸鼓了鼓,说道:“李叔您又取笑人了,再说我哥可是要考举人进士的,哪会来画画。”

“是哦!你家冯祥读书好,说不定到时候中个举人,那可是改换门楣了,到时候你家那些亲戚也会收敛些。”

冯霖笑了,那眼睛微微眯着,洁白的牙齿上有光照过,微微闪动。包子脸微微鼓起,很是好看。

土豆只觉得自己再次被雷击了一下,他急忙低下头问道:“多少钱?”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