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84章 表现不错的玉米

第2384章 表现不错的玉米

小酒馆里自然没什么特别的东西,手艺也是普通,但吃着却有些家常菜的感觉。

这是玉米第一次吃到这种口味的饭菜,所以很兴奋,不停的要这要那。

他的嬷嬷按照往日的规矩,几道肉菜都只是夹了几片完事,惹的玉米大怒,自己拿着筷子就毛扎扎的去夹。

但是他夹菜的本事却很差劲,不是夹不到就是夹不稳。

方醒在看着,从开始的好笑到现在的认真,他想看看这个孩子的秉性如何。

朱瞻基也在看着,看似不经意。

胡善祥本想喝止玉米,无意间看到方醒和朱瞻基的神色后就是一怔。

端端想去帮忙,看玉米却在憋着夹菜,几次没夹稳,居然都没发火或是着急,就说道:“弟弟要慢慢的。”

等玉米颤颤巍巍的夹了一片鸡肉进嘴里时,方醒对朱瞻基低声说道:“这孩子的耐性不错,这很难得。只是千万别骄纵了。”

玉米的表现很好,让朱瞻基也是暗自得意,他说道:“不会,皇后对孩子不骄纵。”

胡善祥大抵是按照民间的模式在带孩子,该呵斥就呵斥,该打屁股就打屁股,所以玉米被带的很好,这也是朱瞻基今日带着一家子出来游玩的原因,算是奖励。

“等玉米再大些就该启蒙了,朕会选个稳沉些的老师。”

方醒虽然是朱瞻基属意的老师人选,可启蒙却用不着他。

而所谓的沉稳,那就是不会出幺蛾子的意思。

此刻朱瞻基和士绅,也就是儒家的关系不是很好,难保有些人会铤而走险,给玉米灌输些让朱瞻基想杀人的观念。

他既然还能保持清醒,方醒自然不会多事。

两人举杯碰了一下,一切默契于心。

胡善祥在另外一桌看到现在,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等她再看向玉米时,目光就有些复杂。

她想起了宫中一个嬷嬷给她说的话。那段时间孙氏最得宠爱,玉米才半岁,她们母子三人在坤宁宫中颇有些凄风冷雨的意思。

——娘娘,从此刻起,不管是吃饭还是玩耍,殿下可不能有半分差错!

交浅言深说的是社交关系,而一个嬷嬷要给皇后提建议,还涉及到皇储,大抵是在冒着当夜消失的风险。

当时的胡善祥听了更加的惶然和无助,但却记住了这话。

所谓三岁看老,一个孩子的秉性总是会在无意间表露出来。作为可能的帝国继承人,无数人会用挑剔的眼光在看着玉米,等着看他出错。

张淑慧在边上旁观了这一切,然后心中叹息,就低声对胡善祥说道:“娘娘何必自苦,只要不是暴戾,一切都不是问题。”

孩子还小,没经过系统的教育,这时候的表现就是天性。

正如张淑慧所说的,只要不是暴戾,不是智力有问题,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就像是刚才,若是玉米不耐烦了,然后砸筷子,骂嬷嬷,那么朱瞻基就会暗自记在心中,以后还会观察他在这方面的表现。若是有这方面的苗头,就会出手管教。

若是管教无果……

那大明大概就要准备另一个太子人选了。

电光火石间,胡善祥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她感激的对张淑慧点点头,然后渐渐放松,甚至还举杯邀请张淑慧等人饮酒,很是从容。

等回到宫中后,胡善祥就叫人去寻当年的那个嬷嬷。

“娘娘,那人去了。”

怡安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问道:“娘娘,敢问她可是出了错?”

几年前的人,几年前的事,那会是什么?

怡安是太后的人,胡善祥在明着的事情上基本都不瞒着她。

“……当时玉米才半岁,她那话本宫现在想来却不是好意,只是想让本宫惶惶不可终日。”

怡安一听就正色道:“娘娘,此事您该早说。”

胡善祥赧然道:“那时候我们母子三人窘迫,说出去怕会招了厌弃。”

随后怡安就去了太后那里。

太后刚午睡起来,还有些神思恍惚,闻言就诧异的道:“是哪里的人?”

怡安说道:“娘娘,就是坤宁宫里的。”

太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渐渐缓了过来。

她的眼角渐渐眯起,眼睛看着狭长,冷冷的道:“皇后本就不通权谋,那时候更是愚钝,这些宫中人大多知晓。她既然是在坤宁宫中,怎会不知?”

胡善祥的慈善在整个后宫都有名,而这里所谓的慈善,实际上就是近乎于软弱。

在那种时候还要去吓唬胡善祥,这人是谁?

怡安在想,稍后有些眉目:“娘娘,那时候皇后不得陛下的喜爱,可公主好歹和陛下亲近。”

“那有何用?”

太后无奈的道:“当时皇帝一心想和那人过日子,一个端端如何能拦住他?”

怡安指指外面,说道:“娘娘,难道会是她?”

太后捧着茶杯,仿佛是在暖手,可她的眸子里却多了萧瑟。

“此事就此作罢。”

太后以前行事果决,连仁皇帝在时都多有倚仗。及至文皇帝驾崩后,更是显露了自己的有仇必报的一面,让自己的老对头去了地底下继续服侍仁皇帝。

这样一位杀伐果断的太后,她居然就忍下了此事不去查,为何?

怡安心中狐疑,却不敢再说这个话题,于是就把端端和玉米姐弟俩今日出去吃饭的事拿出来说了些,惹得太后不住的笑。

等怡安准备告退时,太后漫不经心的问道:“今日兴和伯一家也去了,土豆如何了?”

怡安心中一个机灵,马上说道:“兴和伯家的大公子很是沉稳,照顾弟弟妹妹尽显长兄风范。”

太后点点头,怡安赶紧告退。

等到了坤宁宫之后,端端正在哄着玉米不要打盹,怕他晚上睡不好。

怡安叹息一声,隐隐约约的感知了些太后的意思,可方醒和皇帝却有些默契在,那事儿怕是不可能。

关键是土豆和端端的年龄不匹配,而平安……

为何不是平安呢?

怡安皱眉想了许久,却不得要领。

……

过年要去拜年,特别是嫁出去的姑娘,多半趁着这个时机回娘家。

只是方家过年期间也有不少事,而且不少贵妇人来访也得要张淑慧接待,所以抽不出身来。

土豆就接了这个重任,带着一马车的礼物去英国公府。

至于另外两个舅舅家,土豆自然是不去的。而张大车和张小车也不会来方家,这是默契。

英国公府的附近多是权贵家,连五城兵马司都专门派人在这个片区巡查,所以治安大抵是除了皇城边上之外最好的地方。

过年期间,这里却显得有些冷清。

那些权贵大抵都在应酬,府中的人也趁机偷懒,喝酒的喝酒,赌钱的赌钱,算是一年之中最快活的日子。

街道冷清,左边是一户人家的后门。此时后门打开,一个仆役打着哈欠出来,一边伸懒腰一边龇牙咧嘴的,大抵是从昨晚熬到现在。

见到土豆后,仆役好心的提醒道:“在这边可乱走动。”

土豆扯扯嘴角,微微颔首,然后侧脸过去。

右边是一户人家的正门,此刻角门也打开着,隐约有些争吵的声音传来。

土豆在想着先前朱瞻基的问话,在思索着大明当下什么最重要这个问题。

少年意气,总觉得自己能改变世界,而自己对于这个世界自然是最重要的。

他从来时的路上就在想着,到现在依旧觉得是一团乱麻。

“……明明是你弄脏的,那羊肉还在炉子上呢!你也敢赖人?说出去你家还要不要面皮了?”

土豆正在想事,听到右边角门里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就偏头看了一眼。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