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81章 这是一场反击

第2381章 这是一场反击

粮食多的要烂掉了,这个大抵就是盛世的标准之一。

百官大抵都有些参与了这个盛世的自豪,可终究还牵挂着结党的事,所以并不见喜色。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样的大明不要也罢!”

皇帝的话让大家的心都提了起来。

这是要动手的前兆啊!

在这人人自危的时刻,后面突然传来了倒地的声音。

“李大人!李大人!”

文官的中间突然乱了起来,十多名官员都看向了同一个方向,几个官员都蹲在地上,扶起了一个官员。

徐景昌和方醒也在看着这一幕,徐景昌低声道:“那厮就是结党的,而且上蹿下跳,到处串联,作死呢!”

居然被吓晕了,这个倒是奇葩。

方醒轻声道:“连直面君王的勇气都没有,果真是笑话。”

两个太监过来架走了此人,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可气氛却依旧紧张。

就像是两军对垒的沙场!

君臣从来都不是一体的,如今大家都体会到了这个道理,并在此刻赤果果的展露在大朝会上。

徐景昌吸吸鼻子,低声道:“要小心了。”

方醒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换来了两个御史的警告目光。

皇帝要说话了,注意你的仪态!

方醒微微偏了一下脑袋,看着上面的朱瞻基。

朱瞻基再次微微一笑,方醒这次看的很清楚。而作为最熟悉朱瞻基的人,他敢打包票,朱瞻基这是讥讽的笑。

“百姓不易。”

这大概是今天大朝会的最后一幕,所以群臣都暗中活动着被冻僵的双腿,仔细的听着。

和朱棣不时动怒相比,朱瞻基的声音很平静。

“文皇帝当年告诉朕,百姓非是水,帝王并非舟。”

朱瞻基的姿态越发的从容了,“百姓是土地,而帝王和官吏就是栽种者。”

这是一个新鲜的比喻,连方醒都兴致勃勃的想听听朱瞻基的见解。

“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敬畏赐予我们食物的土地,这才是帝王和官吏们该做的。”

朱瞻基的比喻在方醒看来只是老生常谈,算不得新鲜。不过作为帝王能有这番感悟也算是不错了,至少一个明君的名头是跑不了的。

朱瞻基的目光转动,一下就看到了方醒那不出所料的神色。

他笑了笑,然后说道:“栽种者要谨守本分,切莫去践踏土地,莫要竭泽而渔,否则那盛产粮食的土地就会裂开令人惶然的巨大缝隙,里面会喷出能融化世间万物的火焰……”

“诸卿。”

朱瞻基说道:“朕今日要嘱咐一点,那就是不管是帝王还是官吏,首先就是要时时记得百姓,比如说粮食多了,朕接到不少奏章,都是建议卖掉。”

他微微叹息,好似在惋惜着什么。

“可百姓才将吃饱啊!”

朱瞻基面色凝重的道:“天气冷了,过年了,他们是否能穿暖?孩子们能否吃的起一颗饴糖?家中的女人能否去做一件新衣?林林总总,朕细细思之,夜不能眠。”

“陛下仁慈,天下之幸也!”

杨荣带头喊道,群臣纷纷躬身赞美。

朱瞻基神色肃穆的道:“这不是假话,朕如此艰难,但不敢奢求诸卿也这般,毕竟太过辛苦。”

此刻再蠢的人也觉得不对劲了!

群臣缓缓抬头,就见到皇帝站在上面,阳光渐渐垂下,照在他的身上。

其状煌煌!

煌煌中的皇帝朗声道:“要天下人来奉养朕,朕深感惶然不安,所以朕时刻都记着百姓的疾苦。”

这是反击来了!

从百姓那里开始反击。

从百姓那里开始重新积蓄力量。

后面会是什么?

“宣德五年,朕登基的时日不短了啊!可每每自省却觉着于天下无益,于百姓无益。”

一个官员可能是想到了些什么,就准备出班。

方醒也想到了什么,却是更具体的。

朱瞻基冷笑着盯住了那个想出班的官员,那人心中惊惶,竟跪在了地上。朱瞻基的目光扫过,继续说道:“朕想了许久,今日凌晨起来时,突然觉得那些思虑都是虚伪的搪塞,所以朕决意,宣德五年,天下减征粮税一成!”

呃!

方醒听到了磨牙齿的声音,这是愕然。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方醒侧身看了一眼,就见到有人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免粮税一成,还是全天下。

方醒知道这些人的愕然和不知所措都是为了民心而来。

这道旨意一出,加上一些渠道的宣传,皇帝在此次南北清理中受损的形象将会迅速被修补,威望将会不断攀升。

大家此时才知道皇帝为何不直接处置了那些有结党嫌疑的臣子。

你们结的党能有几人?

朕结的这个党是天下!

当天下百姓都是朕这边的人,任你再多的官吏也只会成为蝼蚁,不堪一击!

金幼孜此刻才注意到了在边上记录的那个官员,一个他不认识的官员。

从大朝会开始那人就在记录着,不时还修改,可见是想一字不易。

记录的那么详细干嘛?

瞬息金幼孜就想到了邸报。

这是一场反击!

这个反击将会席卷天下!

大朝会散了,有人失魂落魄,有人惶然不安,有人欢欣鼓舞,有人在沉吟着……

方醒嘴角含笑,脚步缓慢。

马苏和李二毛没过来,而是拖在了后面。

徐景昌已经先跑了,皇帝稳住了局势,他自然又可以继续逍遥,等皇帝再需要时他就出来当那只被杀的鸡好了。

方醒在想着先前朱瞻基给自己的那个眼神,所以出了皇城就赶回了家中。

“爹!”

他最心爱的小棉袄正在大门外等着。

方醒一把抱起无忧,吩咐人去找黄钟在书房见面,然后大步进了主宅。

到了书房之后,他让无忧自己和两条大狗玩,然后开始写信。

信是写给济南的王裳,内容很简单,就是要他马上组织那些工匠开始加班,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把最新的一期见明报印制出来。

而这一期见明报的内容就一个,那就是皇帝刚在大朝会上的表态,要一字不易。

这时门外黄钟来了,方醒说道:“伯律辛苦一下,我这里写完之后你马上叫人快马送去济南王裳处,另外你根据此事写一篇文章,阐述一番陛下爱民的心思。”

黄钟还在发蒙,方醒已经写好了书信,然后开始单独记录今日朱瞻基的讲话。

他一路上都在回忆,所以还都记得。

等记录完了之后,他把书信和记录都交给了黄钟,然后看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一眼,就忍不住笑了。

无忧正拿着一支毛笔给两条大狗画眉毛,嘴里还嘀咕着,要它们乖一些,不然明天就不给它们画了。

大虫和小虫虽然并排着坐在她的身前,可那神色分明就是生无可恋的意思,狗眼里全是苍凉。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