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73章 黄昏下的追逐战

第2373章 黄昏下的追逐战

篝火噼啪燃烧着,大家都围在边上取暖,顺便烤烤手中的干饼和肉干。

王琰和肖顾伟单独在一起,两人在分析着哈烈人可能的应对,以及怎么有效避开哈烈游骑的办法。

“哈烈人的游骑主要是在亦力把里,因为大明若是要进攻他们,必然会先占据亦力把里城,把那里变成储存粮草的地方。”

两人背对篝火,面对着哈烈方向低声说话,没发现后面来了赵兴。

“大人。”肖顾伟说道:“他们的游骑会替换,咱们不知道他们替换的时日,也不知道他们的方位,必须要派出斥候去查探。”

“肖大人,下官知道他们游骑替换的时日。”

肖顾伟回身不悦的看着赵兴,说道:“从此刻开始,你若是离了我的视线,我会把你的脑袋砍下来!”

赵兴愕然道:“大人,下官不是奸细,更不会投向哈烈人。”

“这是规矩。”

王琰的目光就像是利刃,从赵兴的脸上划过:“破坏了规矩,那就是嫌疑!”

赵兴尴尬的道:“是,下官知错。不过下官确实是知道他们替换的日子。”

王琰点点头,示意他说。

“下官打扫城头有些时日了,每隔一个半月,哈烈人的游骑,大约有三千余人就会出发去替换,然后有同样人数的游骑会回来,好像是三批人轮换。”

“这一批多久替换?”

赵兴刚才就在计算了,闻言说道:“大约还有十多天。”

肖顾伟看着王琰,神色凝重的道:“大人,我们必须要避开他们。”

王琰眯眼看着远方,平静的说道:“这边的地盘很大,三千余人还找不到咱们,本官如今就在想着追兵。”

“肉迷人来了,我们在这个当口救人,就相当于扇了篾儿干一耳光,他哪里会善罢甘休。”

肖顾伟说道:“大人,篾儿干会派出大军吗?”

黑刺再厉害,可一旦遇到大军合围,那也是九死一生的结局。

而且当初方醒就说过,黑刺不是用于战阵冲杀的军队,而是用于某个人,或是某个目标。

王琰冷静的分析道:“不可能!肉迷人在,篾儿干只能大事化小,否则轻则丢脸,重则肉迷人会重新估算和哈烈的盟友关系,甚至会化身为狼,一口吞下哈烈!篾儿干不傻,他能一统哈烈,自然知道这些关系,并会做出最佳选择,所以咱们的追兵规模不会很大。”

肖顾伟的眉头紧皱,显得心事重重。

“大人,他们会不会遭遇了哈烈游骑?”

赵兴不知道他们是谁,却也不敢问。

王琰淡淡的道:“三千余人不算是什么,只是怕打草惊蛇,不过很快了。”

他看了赵兴一眼,说道:“让那些兄弟早些歇息,稍后我们继续出发。”

……

草原的黑夜并不安静,远处有动物的嗷叫,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声音,大抵是风声。

篝火还在燃烧着,这是王琰在冒险。

战俘们的身体有些虚弱,而在这个季节里,草原的夜晚能让一个正常人冻死,所以他冒险保留了篝火,而代价就是十余名黑刺在后面盯着,以防追兵突袭。

“出发!”

“都起来!赶紧!”

“灭掉篝火!”

黑刺的人都不用招呼,一到时间就醒了,然后有人去叫醒那些战俘,有人去灭火,有条不紊。

王琰看着自己的麾下,骄傲的对肖顾伟说道:“这是大明的第一强军!”

肖顾伟笑道:“大人,他们说聚宝山卫才是天下第一强军呢!”

王琰淡淡的道:“放下火器,黑刺天下无敌!”

……

战马在缓速前进,这是没办法的事,若是急速赶路,再强壮的战马,再多的战马也撑不住。

当天边出现了紫色时,王琰叫停了逃亡。

大家都赶紧下马,不是为了休息,而是要喂马。

赵兴觉得有些不安,他看着晨曦下的草原说道:“大人,赶紧走吧。”

王琰也觉得此时的草原看起来危机四伏,但人能熬,战马却不能熬。

修整了一会儿后,一行人再次出发。

赵兴不停的回头去看向后方,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目光阴狠。

而此刻就在他们后方,大约十多里的距离,几千骑兵正在打马前进。

为首的将领正是在篾儿干的面前主动请缨的那人。

此刻这位将领的面色潮红,大声的喊道:“那些篝火的下面还暖和,他们昨夜就在那里歇息,我们已经咬住了他们,这一路跟着马蹄的痕迹就能抓到他们!”

“国主说了,抓住他们,不论生死都会升官发财,勇士们,加速!”

双方的距离被一点点的拉近,当前方看到了明军拖后的斥候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哈烈将领抬头看看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想起了那些遭遇过这股明军的军队的可怕介绍,他喊道:“天黑再绞杀在一起!”

是的,他有些惧怕这支小股军队的杀伤力。

黑刺在夺城和出城的行动中展示出来的实力让人心惊,哈烈将领相信篾儿干会压制住那些分析,因为他害怕会打击到军心士气。

哈烈不应当和明人为敌!

哈烈将领叹息一声,随即这种心思就消散了。

一旦和大明发生冲突,哈烈首当其冲,若是肉迷人投入的实力不够的话,那么哈烈就会成为史书上的笑话。

这时前方的明军斥候也发现了追兵,有两人不再爱惜马力,开始加速。

这是要回去报信。

哈烈将领压根就不担心。

在这种衔尾追击的时刻,若是明军心慌意乱的加速逃跑,那追兵就会变成猫,等待着明军这只老鼠慢慢的疲惫,然后再追上去撕咬。

双方终于能看到了对方,明军开始加速,哈烈将领不禁大笑起来,然后带着追兵紧紧地咬住。

这种时候明军时刻都要担心被追上,所以心理压力极大。

马蹄声如雷霆般的在草原上响起,战马长嘶,追兵在嘶吼。

追逐战开始了。

为了给明军增加压力,哈烈人分批追上去,然后用箭矢在威胁对方。

而他们这种袭扰的行动显然并未奏效,拖后的是黑刺。这些黑刺很大胆,居然不时调转马头反杀一阵。等把零星追兵杀的魂飞魄散时,他们又再次驱马追上去。

太阳开始偏西了,哈烈将领计算了时间,然后喝令道:“杀敌!”

时机到了,三千余人的哈烈人发出嘶吼,发疯般的催促着战马。

“大人,敌军开始加速了!”

肖顾伟也想加速,可一旦加速,他估计最少会丢下一半的战俘。

王琰听到了动静,却只是看着前方,说道:“叫他们别再爱惜马力,裹着他们走!”

于是黑刺的人开始把战俘们裹在中间,速度陡然一快。

双方你追我赶,断后的黑刺已经干掉了追上来的十余人,可对方的速度却越来越快。

赵兴只觉得一股子热血奔涌上来,他追上了前方的王琰,喊道:“大人,下官愿意带人断后!”

所谓断后,大抵就是送死,延缓追兵的速度。

王琰却没搭理他,只是催促队伍不断加速。

后面的追逐战越发的激烈了。

那些黑刺用弓箭一一射落那些追兵,当追兵过多时,他们会点燃手雷。

断断续续的爆炸声中,一个惨叫声传来。

“阿松……”

一个黑刺因为战马被箭矢命中,速度只是稍微延缓了一下,就被纷涌而至的追兵淹没了。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