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72章 英灵护佑(感谢书友:“下一任储君”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372章 英灵护佑(感谢书友:“下一任储君”成为本书新盟主)

“过年了!”

清晨,安静的方家庄被一声叫嚷惊醒了。

穿着大红棉袄,喜气洋洋的女娃仰头看着蓝天,然后回身冲着大宅子里喊道:“大虫小虫快出来!我们去找野兔!”

一阵喘息声马上就从里面传来。

两条大狗伸出舌头狂奔而至。它们跑出大门,身体跃起,舌头就往女娃的脸上舔去。

“走开啦!”

无忧伸手推开两条热情过度的大狗的脑袋,说道:“快走,我们去找野兔。”

两条大狗悻悻的落地,然后跑在无忧的前面,不时回身看一眼小主人。

无忧回身看看大宅子里,嘟嘴道:“爹又睡懒觉,真不像话!”

再回过身,她已经是笑容满满,喊道:“快跑!”

一人两狗在田地里开始小跑起来,笑声不断。

小刀从里面出来,慢腾腾的跟在后面。

而方醒此刻才将起床,他懒洋洋的打个哈欠,洗漱后就在院子里散步。

张淑慧和小白,还有歇业回来的莫愁三人在准备明日凌晨的祭祀,土豆和平安在逗着有些呆萌的欢欢。

这是每一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生活,方醒自然也不例外。

心情舒畅,思路也跟着顺畅起来。

前天北方传来消息,说是黑刺顺利的过了亦力把里,并未遭遇敌军。

而这个消息是在朱瞻基去忠烈祠祭祀时传来的,军方当时陪同的大将们都很激动,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

英灵不散,护佑家邦啊!

所以武勋们回到家中就开始绞尽脑汁的书写奏章,但大多数还是幕僚的功劳。

这些奏章都是盛赞朱瞻基英明神武的,而后话锋一转,有几人就请缨去接应黑刺。

朱瞻基当时没应承,也没反对,大抵是要过完年再决断。

方醒没有上奏章,他只是在旁观着武勋们在向皇帝表忠心。

南北方的清理成功,虽然导致士绅们对朱瞻基和大明失望,甚至是怨恨,可朱瞻基的威望依旧提升了不少。

一味好脾气的皇帝肯定是没什么威望的。

做事优柔寡断的皇帝更是臣子的玩具。

所以当朱瞻基渐渐展露出明君,乃至于雄主的雏形时,武勋们最先效忠。

方醒看了不少历史上关于皇帝的评价,不少人吹嘘某位皇帝年方弱冠就为雄主,对此他只能是报以呵呵。

朱瞻基被朱棣栽培多年都只能缓步前行,哪家的皇帝那么牛掰,居然一上手就是雄主,也不怕痔疮犯了满茅坑喷血。

想到这个,方醒不禁揉揉肚子,最近他天天吃火锅,每顿都离不得辣椒,有些担心会不会成为有痔之士。

“老爷,小姐在庄上玩耍,小刀在跟着。”

有仆妇来禀告了无忧的行踪,让方醒不禁想起早上她央求进山打猎被拒绝后的赌气。

“姐姐!”

欢欢却最喜欢无忧,他觉得两个哥哥太过呆板和严肃,不好玩。

方醒回身问道:“可要去跟你姐姐玩耍吗?”

欢欢坐在小凳子上,闻言一下就站了起来,欢喜的道:“要去。”

土豆和平安马上就开始苦着脸,方醒却视若未见,吩咐道:“你们带着弟弟去,看好他和无忧。”

“老爷,大舅爷来了。”

张辅的到来有些突兀,方醒急匆匆的去了前院。

见到张辅时,他居然是穿着戎装,腰佩长刀,一副要出征的模样。

方醒愕然问道:“大哥你这是要去哪?”

张辅却问道:“德华,是谁去营救那些战俘?撒马尔罕里全是虎狼,你觉得他们可能成功?”

方醒没猜到他问这话的目的,就含糊的道:“他们很精锐。”

张辅追问道:“有多精锐?难道他们还能在哈烈撒野不成?”

方醒皱眉问道:“大哥,你这是?”

张辅有些舒畅的道:“陛下刚来的旨意,令我过完年就率军前去巡查边墙,可边墙并未示警,也从未有那么急切的巡查,为兄判断陛下是不想大动干戈。”

营救战俘的行动会加强朱瞻基在军中的威望,而且也能振奋军心。这等一箭双雕的行动当然值得去做。

而不想大动干戈,甚至是静悄悄的去做,那只是不想在这个当口让文官们觉得皇帝在偏向武人。

作为皇帝,朱瞻基必须要平衡好文武之间的关系,任何偏向都会导致莫测的后果。

这是要泾渭分明啊!

方醒摇摇头,说道:“那支军队约有千余人,人人都可以一当十,大哥,除非是哈烈人派出大军追杀,否则无需接应。”

张辅失望的说道:“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卫所?”

方醒说道:“是文皇帝留下的。”

张辅肃然道:“那我就再无疑虑,不过你却忘记了哈烈人的游骑。咱们的人经常去亦力把里那边哨探,和哈烈的大股游骑时有厮杀,若是他们遇到了哈烈游骑,那就是后有追兵,前有阻截。”

……

撒马尔罕已经被抛在身后十多里,可三百多追兵却在身后的一里多的地方紧追不舍。

这些追兵的战马非常出色,可出色的战马自然要配给出色的战士。

被解救的战俘们还处于狂喜的状态中,可几年的囚禁让这些曾经的游骑或是斥候们的马术有些退化了。

黑刺的人并未全力驱马,只是在将就着战俘们的马速。

王琰回身看了一眼追兵,说道:“赵兴!”

作为战俘中官职最高的,赵兴被暂时委以重任,统领那些战俘。

“大人!”

赵兴也看到了那些披着皮甲的追兵,他的心中一抖,以为王琰是要安排他们去拦截追兵。

“带着他们赶紧走,我们稍后就来!”

王琰说完就拔出长刀喊道:“准备手雷!”

整个行动从潜入到外围配合,几乎是天衣无缝。

外围配合的人装作贩卖马匹的商贩,不但带来了战马,也带来了装备。

火折子被打开烧的旺旺的,一百余人突然策马掉头,追兵来不及反应,也不想反应。

于是追兵开始兴奋的吼叫起来,由于双方的距离太近,使用弓箭的代价就是来不及拔刀,所以这些哈烈人都拔出长刀,哟呵哟呵的叫喊起来。

“手雷!”

双方相对奔驰,距离飞快的被拉近,黑点密密麻麻的从明军这边飞了过去,随后明军都伏在马背上,几乎不露出身体的任何部位。

“那是什么?”

哈烈人还在准备着稍后的厮杀,看到黑点后,有人就懵懂的问道。

而这里面就有当年和明军大战过的老兵,他见状就魂飞魄散的喊道:“是明军的火器!”

他想策马掉头,可那只会被后面的战马撞飞,然后被踩成肉泥。所以他丢掉长刀,伏在马背上,只求能逃过一劫。

“轰轰轰轰轰!”

手雷落地爆炸,追兵顿时人仰马翻。

王琰拔出长刀,第一个杀了进去。

赵兴带着战俘在前方拼命的逃窜,他知道这边跑的越快,后面的黑刺就越安全。

等跑出了五里多的距离时,赵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他只看到了人影幢幢,然后心中冰冷。

“快跑!”

战俘们纷纷回头,见状有人甚至喊道:“大人,咱们回头和他们拼了!”

赵兴木然的道:“跑!”

他们此刻回头拼命,那也只是给追兵送菜,反而是葬送了黑刺这次行动的全部心血和牺牲。

他们打马飞奔,可后面的追兵却越来越近。

赵兴不想回头,他怕见到了双方的距离后会绝望。

“大人!”

这时一个俘虏突然回身看了一眼,然后惊喜的喊了一声。

赵兴觉得脖子有些僵硬,他努力的回头看着身后。

然后喜悦降临!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