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71章 不够亲密的盟友

第2371章 不够亲密的盟友

城外,那支贩卖马匹的商队已经完成了军队的身份转换。

战俘们出城时就每人领取了一个包裹,斜背在背上。

包裹里是三天的干粮和一个水囊,剩下的就只能看个人的造化了。

大家刚上了马,里面的火焰就升腾起来。

在城外只能通过被大车堵塞的门洞里看到些请况。

随后王琰和肖顾伟先后狂奔出来。

一出来王琰就喊道:“撤!马上走!”

他和肖顾伟也一人领了一个包袱,急匆匆的上马后,两百余人,差不多四百匹马的队伍启动了。

“马松!”

赵兴最后对着城内喊了一声,然后跟着大队人马开始加速。

他知道马松大概是再也出不来了,心中有些难过。

可黑刺的人也没见到蔡虎出来,有人在问着最后出来的肖顾伟。

肖顾伟没有回答,面色有些难看。

黑刺们都放下这个疑惑,然后左右分出十余骑,去查探其它城门出来的敌军情况。

王琰已经把蔡虎的死抛在了脑后,他知道营救行动已经初步成功了,剩下的就要看运气如何。

……

高大华丽的宫殿无法吸引篾儿干的兴趣,他走下宝座,在殿内踱步。

那些赶来的臣子都在愤怒之中,而几个被怀疑报复刺杀那位文官的官员却在义愤填膺。

“他们肯定是被明军刺杀的!”

一个文官信誓旦旦的道:“是的,那些明军就是为了搅乱城中的秩序,让我们关注这些,然后他们好趁机营救那些战俘。”

这是翻案!

而且还是有理有据的翻案!

按理大家都该赞同这个分析,可篾儿干转身看了一眼,看到的是木然,感受到的却是暧昧。

人手一多,自然会分门别类的分出派系或是小团体,大家抱团一起取暖岂不是更好!

可这种小团体带来的后果就是万事不论对错,而是要先分清敌我。

这会让这个大团体失去战斗力,并且随着时间的延长,内讧会不断发生。

内耗啊!

篾儿干心中叹息,却无可奈何!

他整合了哈烈的各方力量,代价就是有些消化不良。

消化不良再强行动手理顺关系,那代价多半是上吐下泻。

篾儿干面沉如水的踱步上去。

他转身准备坐下,外面来了人。

这是一名骑兵,他身上就穿着皮袄,这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出击的写照。

篾儿干对此并不在意,他更看重的是结果。

骑兵的脸色红润,不,是很红润,甚至能看到汗渍。

篾儿干握着短剑的剑柄,想从骑兵的脸上找到欢喜的神色,却有些失望了。

他看到的都是惊恐。

“王,是明人的军队。”

篾儿干握紧了剑柄,群臣都停住了勾心斗角,甚至有个武将忍不住过去喝问道:“他们呢?杀光了没有?”

骑兵的脸颊在颤动着,眼神惶然。

篾儿干温言道:“说清楚。”

骑兵得了鼓励,他眨了一下眼睛,显得有些紧张的道:“王,明人跑了,他们是来救那些俘虏的,他们很厉害,一人能打败我们十人,很厉害,很厉害……”

他居然在夸赞敌军!

那几个武将都面色不善的看着这个还不知道自己犯下大错的骑兵,而文官们则是在开动思维,开始分析这事的来龙去脉。

骑兵继续说道:“我们已经追上了他们,可明人却在城门那里浇油点火,一下就堵住了我们的去路。”

殿内很安静,大家都知道,篾儿干怕是要发狂了。

“继续说。”

篾儿干的语气很平静,仿佛是在询问着下午要进行的宴会的菜谱。

骑兵也觉得不大对头,可却在大家的注视下,只得硬着头皮说道:“他们跑了。”

是的,到他来报信那会儿,明军已经跑的不见踪影了,所以许多事情他也是满头雾水。

一个武将问道:“大火封住城门了吗?”

骑兵摇头,武将怒道:“为什么不从边上绕过去?”

骑兵委屈的道:“边上全被大车给堵住了,只能走人,战马出不去。”

没有战马的军士出去干什么?

送死?

死一般的寂静!

篾儿干在此刻居然有心情去看群臣的反应,他甚至在猜测着他们在此刻的想法。

寂静很长,篾儿干干脆分析着这些小团体的分类,以及对自己的威胁程度。

来报信的骑兵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他想来,明军居然派出小股部队潜入撒马尔罕城内营救俘虏,那对殿内的人来说就是奇耻大辱。

奇耻大辱……难道不该马上报复吗?

追杀吧!

派出大股骑兵去追杀才是王道。

一个武将终于忍不住说道:“王,我们应该马上追杀他们!”

另一个武将也信誓旦旦的道:“王,那些俘虏跑不了多久,我们只需要派出骑兵咬住他们,最多是半天,在午饭之后,他们就像是落荒而逃被拦截住的野狗,会跪下来祈求我们的宽恕。”

骑兵听到这里才发现自己漏过了很重要的消息没说,他的左脸抽搐一下,趁着几个武将暂停说话的机会,说道:“王,明人装作是贩卖战马的商队,带来了几百匹马。”

几个武将面面相觑,最先发话的那个武将说道:“王,这里是哈烈,我们源源不断的有战马补充,而他们的战马会不断衰弱。需要两天,最多三天。”

篾儿干点点头,说道:“你去,他们有两百多人,你带三千骑兵去,找到他们,死活不论!”

这武将欢喜的应了,然后大步离去。

明军一百余人,加上战俘三百人不到,只需一次冲阵,明军将会体验到什么叫做人多势众!

篾儿干做出了安排,那些臣子们的神色也变得轻松了些。

“王,那些战俘里并没有什么大人物,留下他们也只是让世人看到哈烈的武勇。”

一个文官铿锵有力的说道:“那些肉迷人会很快知道此事,他们会轻视我们,所以必须要留下那些明军。”

这些篾儿干都知道,从手下的重臣被刺杀开始他就在隐忍,没有大张旗鼓的去查,目的不过是想遮掩,不想让已经到来的肉迷人轻视哈烈。

那些该死的家伙!

篾儿干心中冷笑着,知道肉迷人大抵会暗中嘲讽一番。

可谁在乎呢!

“王,肉迷使者求见。”

篾儿干的面色有些发青,他坐了回去,说道:“让他进来。”

稍后肉迷使者进来,他行礼之后,很是诧异的道:“尊敬的哈烈王,我刚听说城中有人造反,所以焦急不已,担心盟友会出问题。”

这是试探性的发问,有些无礼。

篾儿干平静的道:“明军派出了探子,在城门边放火,救走了正在清扫城头的一些俘虏。”

探子,这是想说明人很少,只是偷鸡摸狗。

放火,这是在证明明人的胆小和掩饰。

一些俘虏,这是在告诉使者,明人的俘虏里面大概有某位隐姓埋名的大人物,这事儿算不得差错,只是侥幸罢了。

肉迷使者得到了消息就心满意足了,临走前他很热情的问道:“尊敬的哈列王,需要伟大的肉迷勇士出击吗?他们会把敌人的头颅带回来,挂在城门上被大风吹干。”

篾儿干淡淡的道:“哈烈从不缺乏勇士。”

这是婉拒,使者随即告退。

篾儿干的神色平静,可握住剑柄的手背上青筋直冒。

他看着神色各异的臣子们说道:“去吧,清理一下。”

等人都出去后,寒光一闪,一柄短剑出鞘。

“愚蠢!”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