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68章 城门争夺

第2368章 城门争夺

阳光照在城头上,看着有些熠熠生辉。

沐浴在阳光下的哈烈将领感受着阳光带来的些许温度,说道:“让他们快些。”

右边的明军俘虏已经扫过来了,可早上太冷,他们大多手脚都生了冻疮,速度提不起来。

有军士就提着马鞭过去一阵抽打,然后速度果然就快了起来。

将领得意的道:“看看,他们就服这个。”

城下的商队也看到了这一幕,大多嘻嘻哈哈的。

“以前听说明人很厉害,可他们的老皇帝去了之后,他们就没了那股子气势,我看啊!他们以后会慢慢的衰弱,而哈烈将会一统草原。”

有商人近乎于谄媚的说出了这番话,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的赞同。

这些人忘记了仆固等人的覆灭,忘记了亦力把里被明军攻陷。

有个伙计大抵是有些呆直,听了半晌后就冒了一句话出来。

“亦力把里的那些京观好吓人啊!”

众人悻悻的止住了话头,然后有人反驳道:“听那些行走远方的商人说了,明人的皇帝正在和大臣们打架,还和读书人打闹,他们肯定会衰退。”

“老爷,要人帮忙吗?”

两个男子谄笑着走过来问一个商人。

商人皱眉摆手,就像是驱赶两只苍蝇。

两个男子叹息着往前走,继续问那些商人。

许多出城的人都被堵在了后面,渐渐的就挤了进来,准备抢先出城。

此时那些明军俘虏也正好扫到了城门的上方……

马松抬头看了一眼哈烈将领,喃喃的道:“我会杀了你,让你吃我的屎尿!”

赵兴就他的身边,听到他的嘀咕后心中忧郁。

你将会死去,被这些哈烈人杀死!

他看了马松一眼,微不可查的摇摇头,然后不经意的看了城下一眼。

他看到了一双眼睛。

眼神凌厉的眼睛!

那是一个男子,赵兴看到他从身边的马车上摸出了一个东西。

那是弓箭!

他看到这支商队的周围已经多了不少人,他们都在马车上摸索着。

这是谁?

他张开嘴看向上城头的台阶方向,就在那里,两个男子缓步上来,就像是想上来看看远方。

远方没有诗,也没有美人。

城头上有军士发现了他们,就大声的喝问着。

“你们是谁?下去!”

这些军士大多都在看着城外,有的甚至在打哈欠。

大家看着这两人一脸傻傻的上来都笑了。

视线所及,两头的军士加起来有五十余人。

这是一股能杀光城内城外正在等待的商人的强大力量,所以他们很轻松的在笑着。

将领也在笑,他觉得老天爷对自己不错,就在自己想找乐子的时候送来了两个傻子。

那两个男子懵懵懂懂的上了城头。然后两个军士走来,准备拿下他们。

“跪下!”

两个军士拔出长刀来恐吓道。

在这个人命不如狗命的地方和时代,见到亮刀子了还不听的,那就是自己找死。

两个男子愕然,脚下却没停。

将领摇摇头,看向了城内,想着稍后怎么折磨这两个擅闯城头的百姓。

他看到了晨光映照下的王宫,金碧辉煌。

他看到了那些不耐烦的在等着城门处盘查放行的商人和百姓。

目光往后,他看到了一群男子正在抬头看向自己。

他看到了那一张张张开的弓,以及那些面色大变的商人和百姓。

“敌袭……”

他在示警的同时,身体猛的侧扑,避过了一箭。

人扑倒在地上,来不及体会那疼痛的感觉,将领就喊道:“示警!”

这是程序,不遵守的话,就算他能活下来,也会被篾儿干亲自下令处死。

一个军士拿起牛角号,刚送到嘴边。

“杀了他!”

一声冷喝中,城下的一个明军张弓搭箭。

箭矢钻进示警军士的脖颈里的同时,那两个冲上城头的明军也飞快的接敌了。

长刀在空中闪过,带着义无反顾的惨烈,力度空前。

这种力度的挥刀,用短刀是万万挡不住的。

所以那明军一个错身,短刀的刀尖挑起,如同一条毒蛇扑向对手的咽喉。

哈烈军士没想到自己对手的身手这般了得,绝望之下,他大吼一声,身体尽力躲避,可却无法反击。

短刀从他的下巴划过,鲜血还没来得及飙射出来,明军军士已经反手一刀。

按理一刀挥出之后,没有势尽就不可能快速挥出第二刀。

可这些明军的军士每每出刀都显得游刃有余,收刀,再次挥刀,无一不顺畅自如。

这就是精兵!

不,是超级军士!

另一名军士也遭遇了拦截,他的战法却更为果敢。

一个照面他就抢到了一把长刀,而后城头上就成了屠宰场。

这是什么人?

两人就能在城头立足,要是攻城战中有这么一队精锐,什么城头攻不下!

将领已经爬了起来,却无法到前方去查看,因为刚才就有几个军士冲了过去,想看看城门下的情况,结果纷纷被箭矢命中,无一幸免。

而此刻的城门处已经成了战场。

这不是承平已久的国家,所以守门的军士大多是悍勇之士。

当王琰一刀被挡住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警告麾下:“是劲敌!”

说完他掷出了手中的短刀。

在战场上没有人会丢弃自己的兵器,那是自杀。

可王琰不同,黑刺也不同。

他们不是上阵厮杀的军队,而是最精锐的力量,用于局部和特定目标的力量。

“铛!”

那哈烈军士准确的劈中了扔过来的短刀,然后就感到眼前一黑。

他没有畏惧,甚至都没去看一眼扑过来的王琰,就反手挥刀。

可他的动作却注定要慢半拍,这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惨烈的气息顿时就笼罩住了这方寸之地。

可王琰的动作却出乎他预料的快,就在刀光刚闪现时,王琰的拳头就光临了他的眉心。

沉重的拳头击打在眉心处,哈烈悍卒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到最大,头颅内被这股力量震荡着。

旋即他的鼻孔里猛地喷出两股灰白色的半固体。

这些东西在喷出鼻孔后就减缓了速度,最后缓缓定格在鼻下。

城门处,十余名黑刺已经冲杀了进去,而他们的对手是二十余名哈烈悍卒。

双方刚一接触,那些黑刺就组成了几个两人小队,相互配合攻击。

一人攻击或是防御,第二人伺机出手。

一个个子最高,身材最魁梧的哈烈悍卒大喝一声,一刀劈退了两名黑刺的进攻,然后仰天喊道:“敌袭……”

人要想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嘶吼,身体必然不能做其它动作。

这人竟然是要用自己的生命来警告更多的人,把消息及时传到城中去。

好汉子!

一个明军心中赞叹着,收回了手中的短刀。

那悍卒仰头之后,脖颈就暴露在对手的视线之中。

这一刀几乎割断了他的脖子,可仅存的颈椎却在坚韧的维持着他的头颅不掉。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