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65章 拆迁区的伏击

第2365章 拆迁区的伏击

王琰带着五个手下快速的离开了权贵聚集区,一路上并未遇到追索。

他们专门找狭窄的小路走,等脱离了那片区域之后,王琰举手,大家都蹲在一处垃圾堆的边上休息。

垃圾堆发出阵阵臭味,肖顾伟低声道:“大人,城中还是没动静。”

夜空迷人,王琰却没空观赏,他盯着前方说道:“两个有矛盾的忠臣相继被杀,你们想想朝中的争斗,肯定是狗咬狗。”

“大人,和大明的朝堂一般吗?”

陈登在分析着局势。

“对,不过肯定没大明的那些忠臣阴,所以会很激烈,但时日不会长。本官就是要这段时日,走!”

一行人出了这个街区,接下来就是一个荒芜的空地,周围有不少废弃房屋。

这段时间这边已经开始拆迁了,准备修建房屋,卖给那些商人当做店铺。

这个大抵就是商业聚集区的雏形,不过据说商人们很感兴趣。

因为原先有许多没住所的流浪汉在这里住,所以后来屋顶就被拆掉了,看着一片没屋顶的屋子竖立在这里,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鬼屋。

王琰带着麾下钻进了这片乱屋之中,过了这片之后,就是他们居住的贫民区。

那些废弃的屋子房门也没了,原先的大门处黑洞洞的,像是恶魔张开了大嘴。

陈登走在最前方,王琰在和肖顾伟稍微落后些。

“明日我就会让陈登先出城,城中咱们的人你还要多盯着。要记得东厂的教训,不许冲动行事。”

肖顾伟有些按捺不住的道:“大人,要不我去吧。”

“你太跳脱了些,此次关系重大,你还是在城中,本官好盯着你。”

这时前方的陈登突然止步,王琰和肖顾伟往左右散开,慢慢过去。

“什么情况?”

陈登在盯着左前方那一排废弃的石屋,低声道:“刚才听到了咳嗽声,好像是憋住了。”

王琰一挥手,三名军士已经从左边摸了过去。

“我们照常过去。”

陈登闻言就解开裤带撒尿。

王琰赞赏的也跟着,肖顾伟这才发现陈登确实是比自己稳重,但机变也不差。

三人原地停住撒尿,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很刺耳,正好掩盖了那三名军士潜行的声音。

“会是谁?”

肖顾伟没多少尿,最先结束。

王琰的尿多,依旧在撒。他低声道:“别管,记住,如果是军队,那就放弃行动。陈登,那边可交代清楚了吗?”

陈登也尿完了,说道:“十日之内不见人,马上撤离。”

王琰舒坦的抖了几下,然后紧了腰带,继续前行。

三人缓缓走过去,平时严肃的陈登竟然在哼着不知名的曲子,显得有些浪荡。

就像是刚去逛青楼回来一般,三人逼近了那一排屋子。

屋子没顶,天光笼罩之下,里面影影绰绰的,就像是有人在那里摇晃着身体。

那三个军士已经从侧面摸了过来,他们把短刀藏在身后,避免了反光,脚步轻盈。

这些军士全是经过了辛老七等人操练过的,那些特殊作战的手法已经很熟练了,只是少了实战。

来这里就是实战,而且是在敌人的鼻子底下实战。

月光惨淡,被淹没在浩瀚的星光之中。

王琰的目光看似在正前方,可余光却一直在看着左侧的那一排屋子。

那三名军士渐渐靠近了左侧,而王琰三人也快走到了屋子的正对面。

陈登突然觉得周围的声音都消失了,耳中空荡荡的。

他的目光也格外的犀利。苍穹上的星光投射在屋里,映照着一切,也映照出了影子。

身后王琰的声音低沉而急促的传来:“我们才六人,若是军队,现在就可以包围了,他们不是军队!”

陈登瞬间想通了,喝道:“滚出来!”

他用的是鞑靼人习惯的话语,喊声刚出口,左边一排屋子里就有人喊叫了一声,然后人影幢幢的冲了出来。

陈登已经盯着了这些人,等他们全部冲出来后,星光之下,早上那个小势力的鞑靼头领就在其中,正在得意的笑着。

“杀!”

鞑靼头领低喝道。他不想大声的叫喊,哪怕没人会管这里的厮杀。

这里从被拆迁之后,就成了三不管地带,发生过多次械斗。城中的驻军从刚开始的积极抓捕到现在的麻木不仁,活生生的展示了撒马尔罕要想安定下来还有许多工作要做的事实。

王琰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毫无顾忌的喝道:“杀光他们,不留活口!”

陈登第一个就冲了上去。

这是二十余人的一股小势力,平日就在贫民区里以敲诈勒索为生,今日被王琰他们扫了面子,以后的饭碗怕是不牢靠了,所以才漏夜伏击,想一举干掉王琰等人,然后重新立威。

二十余人对六人,杀不光就算是废物。

所以那鞑靼头领很是得意的在指挥着。

那三个明军已经冲了出来,短刀闪耀,和十余人冲撞到了一起。

没有喊杀声,避开木棍之后,短刀在对方的脖颈上一抹,鲜血就喷上了天空。

星光之下,红色的鲜血被映照的有些微微碧绿。

陈登的身体只是微微一侧,就避开了一刀,然后右手挥动,人继续往前冲去。

肖顾伟却同时被两把长刀围攻,他避开一把,然后用短刀格挡了另一把。

铛的一声之后,肖顾伟左手一拳击打在左方对手的喉结上。

只听嗝的一声,那人的喉结就深深的陷了进去,随即捂着咽喉,跌跌撞撞的往后倒去。

而另一人的长刀被格挡,刚想收刀重新发动攻击,肖顾伟就迎面冲了过来。

那人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胡乱的挥拳击打。

肖顾伟微微偏头,然后就撞进了男子的怀里,右膝用力的上提。

无声的粉碎中,那人遭遇了此生最为煎熬的剧痛,比活着还要煎熬。

他刚张开嘴,肖顾伟顺手一刀就割断了他的咽喉。

刚在胸腔里蓄积的那些气猛地迸发出来,就在飙血的喉管里冲刷着,把鲜血冲成了一股瀑布。

这一切不过是几息的时间,电光火石间肖顾伟就干掉了两人。

而王琰更快,他的身形在乱刀中闪避着,手中的短刀就像是庖丁手中的屠刀,精准的从对手的要害抹过。

这种时候不能用刺,那会耽误时间,并有可能会把短刀咬住。

一个敌人看着杀神般的王琰冲了过来,心中慌乱之下,竟然忘记了抵抗,只知道张嘴叫喊。

王琰微微皱眉盯住了那个鞑靼头领,手中的短刀插进了叫喊男子的嘴里,刀尖透过后颈。

在鞑靼头领的心中,王琰等人就是一群落魄的流浪汉,说马贼都是高看了他们。

所以他今晚是存心立威,自己连刀都没带。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