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64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第2364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俘虏们继续清扫城头。

实际上现在是冬天,离汉人过年还有十几天,没什么风沙,所以城头上看着很干净。

可按照篾儿干的逻辑,你不干活就得受死,所以不管是干什么,不能让人闲着。

扫大街不大现实,会引发莫测的危险,比如说这些明军俘虏突然暴起,然后引发骚乱什么的。

所以在开春之前,这些俘虏还得继续扫城头,有时候还负责搬运物资。

几年的俘虏生涯让这些明人都麻木了,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是没人反抗过,可最后都变成了悬挂在城门外的人头。

这是敌人!

没有任何人比这些战俘对哈烈的印象更为深刻。

若是继续分裂和争斗的话,哈烈将会渐渐自我削弱,直至被人灭掉。

可篾儿干却统一了哈烈,少了内部纷争的哈烈将会走向何方?

当太阳滑到了天边时,一天的劳作完成了。

如果换做是别的地方,大抵没活的时候会把他们关押起来,可撒马尔罕却不行。

篾儿干需要这些明军俘虏每天都在城头露面,他希望这样能给自己的臣民们鼓劲打气。

马松早就习惯了被人打量和嘲笑。

以前哈烈人畏惧大明时,他们出来都要经受一波杂物的攻击。

现在大家都习惯了,除了在街上时有些孩子会扔东西,那些哈烈人都不肯多看他们一眼。

时间总是会抹去一切新鲜,正如男女之间从像是磁铁般的相互吸引,到渐渐的看着那张也许是绝美的脸蛋而没有任何感觉,这只需要时光在中间小小的作祟。

马松盯着那个将领,他发誓自己一定能报仇,他甚至都想着怎么报仇,比如说喂大便。

大家一起下了城头,然后往城中去。

小市场里也渐渐的冷清下来,只剩下两个还在讨价还价的商人,以及几个在等着他们协商结果,好能接了这单苦力活的男子。

气温开始下降,马松感到有些冷,他木然看了那边一眼,就看到了一张恍惚见过的脸。

而赵兴却已经确定这几个人就是昨日看到过的,而且那人看着自己的目光都是一个样,微微闪烁着温暖。

他从未被人这般看过,所以就多看了对方几眼。

可那人却回过头去,吸着鼻子等待着商人的协商结果。

那是错觉吧?

赵兴有些失望,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吆喝声,他只得加快了脚步。

快过了小市场时,他忍不住又回头看了那边一眼。

一无所获!

回到囚禁的地方,半块干饼子就是他的晚餐。

赵兴的体重在这几年掉了三分之一,脱掉衣服,满是污垢的身上能清晰的看到胸骨。

黑暗中,他躺在已经霉变的干草上,静静的想着家乡。

夜晚降临,唯有睡觉才能让人忘记自己的处境。

赵兴没睡,他听着那些鼾声在想着心事。

他想跑,但这几年他仔细观察过,找不到逃跑的时机。

城中是死路一条,要跑就只能往城外跑。

作为曾经的斥候百户,只要有一匹战马,他就敢说自己能有五成把握逃到大明。

可怎么才能从那些看守的军士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而城门处的军士更是第二道关卡,让他屡次打消念头的关卡。

换做是旁人,在这种绝望的环境下肯定会放弃这些想法。

可赵兴却不同,他从未放弃。

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被俘之后,如果无人证明,那么他会被当做阵亡殉国来处置。

他担心自己的母亲会伤心欲绝。

“娘!”

屋里突然有人在梦中喊了一声娘。

赵兴侧身过去,窸窸窣窣的声音中,泪水无声的滑落下去。

……

没有揽到那笔生意的王琰带着手下的几个兄弟回去。

此刻家家都在做饭,城中多了炊烟。

炊烟渐渐聚合在一起,看着就像是一层薄薄的云彩。

他带着人在那些大街小巷里乱转,路上还奢侈的一人买了一个大肉饼。

等他们舔着嘴唇到了权贵的聚集区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两个男子悄然走过来,禀告道:“大人,那人已经回家了,家中很安静。”

王琰在看着两百多步开外的那座宅子,说道:“篾儿干死了大臣,目前他的嫌疑最大,心情必然不好,哪有心情说话。”

肖顾伟笑嘻嘻的问道:“大人,咱们为何要杀他们呢?”

王琰说道:“营救他们的时机到了,在此之前,咱们需要让城中混乱一些。”

渐渐的,周围的不少宅子里都开始了人声鼎沸的歌舞。

撒马尔罕掐着东西交通的咽喉,各种女人都在这里汇集,而这些权贵自然能最先享受到。

陈登带着人摸了过去。

过了半个时辰,陈登回来了。

“大人,没问题。”

王琰点点头,说道:“动手!”

他亲自带着陈登几人悄然接近了宅子的大门。

一个军士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居然悄无声息的打开了大门。

室内没有点灯,只有台阶上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微光在闪烁。

两个军士飞快的搜索了四周,回来摇头。

王琰当先上了台阶,就像是回自家般的自在。

上了二楼就能看到走廊,也能看到从房间里泄露出来的灯光。

用灯光去判断有没有人最有效率,陈登很快就找到了主卧。

他准备悄然打开卧室的门。

“踢开!”

王琰低身吩咐道。

陈登纳闷的道:“大人,会暴露。”

王琰不再解释,陈登心中一凛,于是退后一步,然后猛地一脚踢在房门上。

“嘭!”

卧室的门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被踢飞了进去。

“你们是谁?”

床上躺着一个中年男子,他被惊醒了,已经坐了起来。

王琰当先过去,手中的短刀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辉光。

男子知道自己是嫌疑人,可他更知道那人不是自己杀的,所以郁闷,但却坦然。

此刻见到王琰持刀过来,瞬间他就想了许多。

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死之前想到留下凶手的线索。

可这个男子就做到了。

当王琰手中的短刀被挥舞起来时,他叫喊道:“我没杀人!我没杀人!”

“他说了什么?”

王琰止住了短刀,一个军士说道:“大人,他说自己没杀人。”

王琰微笑道:“好极了!”

男子听不懂这些话,却很快就分辨出来这种语言的来处。

是明人!

他后悔了,电光火石间,整件事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凶手就是明人,他们想挑拨!

他张开嘴准备把这个消息用嘶吼传出去,但刀光更快。

血光闪过,王琰不用去查看,凭着手中刚才的感觉就知道男子已经完了。

他再次当先走出卧室,此时几个仆人被刚才踢门的动静惊动了,加上男子后来的喊叫,所以他们都跑了。

在发生刺杀时间之后,所以的嫌疑都指向了他们的老爷,而现在的哈烈还未稳固,野性十足的官员们来报复的几率很大,不跑的是傻子。

是的,没有谁来查看,让王琰的打算都落空了。

“走!”

他们快速的下了台阶,正好那几个佣人都跑了出去。

“杀人了!”

喊叫声中,王琰带着人消失在黑暗之中。

巡夜的军队很快赶来,然后见了那位嫌疑人惨死之后,马上就安排人去追索。

他只是让人追索,然后就亲自去把消息禀告给篾儿干。

这是一个漩涡,他不想掺和进来。

是的,到现在为止,他的判断就是仇杀。

你杀我,我杀你,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