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63章 失去了东方的撒马尔罕

第2363章 失去了东方的撒马尔罕

死一个文官对于篾儿干来说不是什么大事,至于忠心,只要有足够的好处,他就不愁找不到忠心的臣子。

所以他交代去查这事之后就回去继续睡觉。

大晚上被叫来议事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大家纷纷出了王宫。

但那个有杀人嫌疑的文官却被孤立了。

那些文武臣子都在远离他,仿佛他就是个瘟神。

而和被杀的那位文官关系好的那几人都在大声的咒骂着他。

“我发誓你会很快死去,你将会得到应有的报应,你活不过三天!”

在大家的眼中,这种程度的诅咒和孩子们发誓说自己没偷吃糖的作用差不多,只是哄哄人而已。

连被诅咒的那位嫌疑人都没在意,他走出王宫,站在高高的台阶上。

前方的小广场上,各家的仆人侍卫们都在等候着,火把熊熊,照的人的脸色闪烁不定。

大家纷纷上马,一时间打招呼的声音到处都是。

嫌疑人缓缓走到自己的马前,两个仆役在等着,一人牵马,一人在边上举着火把照看。

他缓缓上马,身体摇晃了一下,只觉得身心俱疲。

“回去!”

此刻回家还能睡一会儿,哪怕没有睡意,他也觉得自己该躺一下。

……

王琰睡的极好,哪怕中途门外有人敲了几下,他也只是呼吸停了一瞬,然后又继续睡了。

他一觉睡到了天明,然后洗脸,却没漱口,因为这里大多数人都不漱口,若是经常漱口,他的牙齿和口气会和别人有区别。

早上他没生火,只是吃了半张昨晚剩下的干饼,差点被干透后锋利的薄饼割破了咽喉。

吃完饼,他走出家门,很严谨的关了门,最后上锁,仿佛里面藏着万贯家财。

周围的邻居大多是这个时候出门,有的有家属在,就无需锁门,剩下的大多和王琰一个举动和神态。

他当时带着一个‘小部族’来投奔老大篾儿干,手下的人都住在附近,这也是新人的必然反应。

撒马尔罕就像是黑夜中的灯塔,源源不断的吸引着那些散落在草原各处的流浪汉和小势力。

这些人络绎不绝的来到了这里,急需人口补充的篾儿干举双手欢迎。

可随着人越来越多,成分就越来越复杂,不时会爆发些冲突,小偷小摸,甚至是当街抢劫和杀人都时有发生。

混乱的撒马尔罕不是篾儿干所希望看到的,所以抓到那些人犯之后,大多都送进了军队。

而混乱的治安让大家出门都不大敢带许多钱,可放在家里也危险,说不定转眼就有人打开了那个简易的锁,然后进去席卷里面一切能卖钱的东西。

王琰回身看了一眼,看到的都是漠然。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如果真有盗贼进了里面,王琰相信这些人依旧是这副麻木的模样,事后也只会说什么都没看到。

陈登带着几个兄弟过来了,这不会引发什么怀疑,因为要想在撒马尔罕活下去,活的好,那必须要组团,否则你就是被压榨的那群人。

几人行走在贫民区狭窄的街道上,周围那些目光都在打量着他们。

这里有几股黑势力,当初王琰他们来时就敲诈过,只是被强硬的拒绝了。

王琰的目光冷淡,而陈登却伸手在脖子下拉了一下,冷笑着。

这是一个威胁的动作,右边十多个男子中有人忍不住就扑了过来。

王琰没看这个人,目光越过去,盯住了被那些男子簇拥在中间的一个鞑靼人。

那鞑靼人冷冷的看着王琰,然后就看着自己冲过去的手下。

呯!

陈登保持着出拳的姿势,挑衅的看着那个鞑靼男子。

而冲过来挑衅的男子已经一头栽倒在地上,他的印堂刚才被陈登重拳击中,已经失去了意识。

那些男子都为之一愣,随即一阵叫骂后就逼了过来。

“要来吗?”

陈登冷笑道:“有本事就晚上,或是现在出城,生死不论,敢不敢?死了你的老婆就是我的女人,敢不敢?”

这是草原上的规矩,你被对手干掉了,你的妻子会成为对手的女仆或是女人,你的孩子有很大的几率成为奴隶。

“杀光他们!”

那群男子在咆哮着,周围的人都在怂恿着,巴不得他们马上开始大战。

甚至两个七八岁大的孩子都在挥舞着拳头在叫喊,而他们也是在怂恿。

“杀光他们!抢了他们的女人,让他们的崽子做奴隶。”

陈登的眼中凶光四射,却要等待着王琰的指示。

王琰看看周围那些人,然后漠然的看着那个鞑靼男子,微微点头。

陈登仰天大笑一声,然后一人突前,狰狞着道:“来,要么现在来,要么城外来,或是晚上也行,但是要压钱,不然老子现在就干掉你们!”

他的眉心处在跳动着,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世间有一种人,他们总是行走在死亡的边缘,却一直不死。

他们会不断去尝试弄死自己,比如说陈登现在想一挑十就是这种想法。

那些男子开始愤怒,他们挽起袖子,看模样是准备一拥而上,把陈登打死在这里。

死一个人不是大事,那些军士也不会追查,只是住在附近的人要倒霉了,会被驱赶着把死者的尸骸拖到城外去。

“回来!”

那个鞑靼男子突然阻拦了手下,然后冷冷的盯着王琰,说道:“我记住你们了。”

这是威胁,陈登悄然低头给王琰翻译着。

王琰点点头,冷漠的推开身前的人,当先走了出去。

走出这条街道后,王琰说道:“刚才的纷争很好,那些人完全把咱们当做了来撒马尔罕找食的马匪,回去记得记录下来,武学那边要,咱们自己也要传授下去。”

这里没什么人,陈登萧瑟的道:“大人,咱们是黑刺,以后会不会就没了。”

黑刺是文皇帝朱棣的黑刺,忠心是否能让现在的皇帝放心?

“会有的。”

王琰说道:“咱们这次来到撒马尔罕,就是陛下对咱们的信任,现在消息都打听的差不多了,就等着动手救出那些兄弟,咱们就算是大功告成,回去陛下自然会有功赏。”

他们在城中到处转悠,在午饭前找到了一个搬运货物的活,这还是他们打跑了两帮竞争对手之后才抢到的活。

做好之后已经是午饭后了,几人在边上买了饼子,然后讨了水,就蹲在外面吃。

这里是一个小市场,靠近城门。

新城有六个城门,这只是其中的一个。

由于大明断绝了和哈烈的贸易,并且因为原先的鞑靼和瓦剌两部被大明打趴下了,所以现在的撒马尔罕就成了一个跛子。

东西方贸易的重镇,现在却失去了东方。

于是税收就减少了许多,不复老王在时的繁茂。

篾儿干为此夙夜忧虑,可更远处的那些林子里的野人却不好交易,而且路也远了些。

所以篾儿干在试探着打通更远的商路,比如说泰西。

商路在许多时候都带着政治含义,通过就是缓和,阻拦就是敌对。

所以篾儿干认为自己的这个试探就是一箭双雕。

如果是方醒在的话,一定会告诉他,泰西人就在等着这个机会。

是的,泰西人现在就想和这两国联系上,然后告示他们,我们是朋友。

而这个朋友的基础就是拥有着共同的对手。

那个庞然大物!

大明!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