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61章 吃了它

第2361章 吃了它

俘虏的牙齿咬的紧紧的,左脸被那只散发着臭味的靴子牢牢地踩住,发出了让人心颤的声音。

而由于他的挣扎,和地面接触的右脸已经在流血了。

鲜血从他的脸侧流淌出来,通译厌恶的道:“吃了他,否则我会敲掉你满嘴的牙。”

俘虏依旧咬紧牙关,呼吸急促,却不肯再说话。

通译借了一把短剑,调转剑柄后笑道:“我会用这里把你的牙齿一颗颗的敲下来,你若是不死,以后就只能喝水了。”

“马松,吃了它!”

后面有人在用大明话喊着,随即一个哈烈军士过去挥动着皮鞭,惨叫声如期而至。

“大人!”

俘虏突然张开了嘴,通译愕然,然后把蹄筋丢进他的嘴里,看着他用力的在咀嚼着,就笑着问道:“好吃吗?”

俘虏嗯了一声,只是泪水却从眼角滑落,额上和太阳穴的地方有青筋冒了起来。

将领见了不禁大乐,就说道:“那边还有骨头,让那人啃。”

那边被抽打的俘虏终于解脱了,他很自然的接过被啃得剩些筋膜的羊腿骨,冲着将领说道:“多谢大人。”

看他温顺,将领就觉得没了兴致,说道:“扫地!”

于是俘虏们继续扫地,那倒地的马松也起来了,目光茫然。

他麻木的扫着城头,只觉得生无可恋。

“留着有用之身,等待时机。”

身后穿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先前就是这个声音让他做出了妥协,也保住了性命。

那是跟着他一起被俘的百户官赵兴。

赵兴已经啃完了羊腿骨,吸了骨髓,还贪婪的舔着手指头。

马松沮丧的道:“大人,太远了。”

不但篾儿干知道,连马松都知道两国之间的距离就是天然的屏障。

所以他在绝望。

赵兴不动声色的看看左右,说道:“别绝望,肉迷人来了,大明会感到威胁,说不准哪天就远征来了,最少也是要派出使者来试探,若是能被带回去,哪怕被解甲去种地也好。”

马松低头,却没被这番话打动。

“大人,我想我娘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哭的厉害……”

赵兴依旧是一副混不吝的模样,眼中却闪过痛苦之色。

“嗯,我也想了。”

……

扫地是一件机械而乏味的事情,除非你有扫地僧的定力,否则让你扫一天的地,估摸着整个人都会发狂。

这群俘虏一直扫到下午,这才把城头清扫干净,

疲惫不堪的他们被赶下了城头。

看守他们的哈烈人虽然没干活,可就这么站了一天,心情自然是很差。

城门也在准备关闭了,守门的军士打着哈欠,漫不经心的看着最后进城的一个商队。

“检查!”

有人拦住了商队,然后军士们打起精神来,开始胡乱翻动着马车上的货物。

货物很普通,大多是粮食,在撒马尔罕大建设的背景下,连这些军士都不敢对运送粮食的商人下手敲诈。

于是商队得以进城。

此时冷冷清清的夕阳开始落山,红黄色的辉光洒落在城头上。

赵兴回首看了一眼落日余晖下的城头,心中一股苍凉袭来,茫然无措的感觉油然而生

“回去!”

通译喊了一声。他也觉得累了,觉得这样的日子如果日复一日的话,那么他就该去换个活了。

他懒洋洋的看向最后几个进城的百姓,然后就笑了。

这几人裸露在外的肌肤都被晒的黑漆漆的,现在是冬季,那么肯定是在今年的夏季晒了许久的苦力。

那几个苦力点头哈腰的对准备关门的军士道谢,然后被喝骂了几句,这才觉得心中踏实,谦卑的笑着。

其中一个苦力的目光扫过通译,然后又看了那些俘虏一眼。

“怎么闪光了?”

通译觉得刚才有光亮刺了自己一下,他也懒得寻,就跟着俘虏们进城。

而赵兴刚才也看到了那乍现的冷漠眼神。

他的心中一动,就装作回身看城头,然后瞥了那个苦力一眼。

正好那苦力无意间偏头,于是四目短暂相对。

微笑。

赵兴发誓自己一定是看到了微笑,而且是很熟悉的微笑。

他在想着那个微笑的含义,却一直不得要领。

而那几个苦力进了城之后,很快就消失无踪。

天渐渐黑了下来,星河灿烂,天色是意外的青蓝,看着就像是黎明。

王琰正在吃饭。

他没有点灯,因为灯油很贵,许多人家都舍不得点灯,所以整个撒马尔罕城里大多漆黑一片,最亮的地方就是王宫,其次是权贵的聚集区。

他面无表情的撕咬着面饼,然后喝一口水,细细的咀嚼着。

在获取食物之后要尽量慢慢的吃,嚼的越仔细,才能从食物里得到更多的力量。

他就这样细细的咀嚼着,静静的从打开的房门处看向远方的夜空。

军人必须要能耐得住寂寞,否则很难托付重任。

夜空很美丽,无数星宿组成了星河,密密麻麻的挂在天上,就像是海边的沙子一般的恒远。

黑暗中,他突然停止了咀嚼,然后身体像是一条毒蛇般的消失在了门后。

周围有声音,大人呵斥孩子的声音,以及做饭时的声音,孩子闹腾的声音……

在这些声音的背景之下,一个黑影悄然出现在了门外。

黑影站在门外静立片刻,然后屈指在门上轻轻的叩击了两下,迈步进来。

他走进了屋子,再次回头时,身后的房门已经悄无声息的被关上了,一个黑影就站在门后,冷冷的看着他。

“大人。”

“为何晚上来找我?”

“大人,就位了。”

黑暗中的王琰微微点头,说道:“时机正好,撒马尔罕太平静了,你们也许久没见过血了。”

黑影压低了嗓门,欢喜的道:“大人,弟兄们早就憋坏了,怎么动手?”

王琰的眼睛在微光中微微闪烁,“最近不是有两个文官在闹矛盾吗,整日吵闹很是聒噪。”

黑影吸吸鼻子,“大人,那就让他们闭嘴?”

“对,兴和伯有些话本官一直觉得不错。”

王琰的声音有些飘忽,就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其中一句是说……若是口舌有用,那还养着军队干什么!所以能动手就别扯淡!哈烈人不知道这个道理,咱们去告诉他们。”

……

夜晚的撒马尔罕很迷人,街道上不见行人。

偶尔一队巡查的军士从远处走来,脚步声让边上的人家都纷纷噤声。等他们走后,才如释重负的开始说话。

城中最巍峨的建筑就是王宫,里面住着篾儿干和他的妻儿们。

王宫中有对篾儿干最忠诚的勇士在驻守,除非是军队哗变,否则安枕无忧。

所以军士们巡查到这里时并未停留,甚至都没多看一眼。

王宫前的那些轮值军士也懒得看这些同袍,在他们的眼中,这些巡查的军士就是军中的苦力,地位低下。

巡查继续,一直到了达官贵人的聚集区。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