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60章 大人的仁慈

第2360章 大人的仁慈

稍后陈登带来了一个消息。

“大人,篾儿干刚见了肉迷人的将领,出来时那将领看着面色不错。”

这是必然的结果,王琰说道:“篾儿干既然拒绝了大明,那么他必然不敢再拒绝肉迷。好吧,他们正式结盟了。”

肖顾伟遗憾的道:“那么咱们就算是完事?”

“对,等把他们救出来就回去。”

随后三人又研究了地图。

“哈烈人从未想过咱们会来营救这些兄弟,所以只是注重晚上的看管。”

陈登指着纸上的草图说道:“撒马尔罕已经重建完成,他们最近主要是去清扫城头,每日只能吃个半饱,许多人看着都瘦骨嶙峋。”

肖顾伟怒道:“大人,国内虽然也让那些俘虏干活,可却从未饿着他们啊!”

“这个时候别扯这个。”

王琰在仔细看着草图,然后闭上眼睛。

“快过年了,本官不想在这里,哪怕是在被追杀的路上过年也愿意。”

……

宫殿里多了不少华丽的装饰物,而且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温暖如春。

篾儿干的脸白了不少,眼神深邃。

下面有几个臣子,其中一个面带怒色的道:“……气势汹汹,好似要压我们一头才肯罢休,这样的盟友怎么能信?而且明人现在很老实,哈密城修建好了之后,他们就止步了,并未推进到亦力把里。”

一个臣子反驳道:“可明人的游骑却经常出现在亦力把里,已经和咱们的游骑交锋多次了,互有胜负。”

“可明人并没有建城!”

“好吧,可肉迷人已经来了,这个盟友一开始我就反对,现在他们终于来了,可他们来了之后会走吗?他们若是一直待在这里,怎么办?请来容易送走难,以后怎么办?”

这话一出,大家都安静了。

那些目光缓缓转向了篾儿干。

什么叫做王?

你首先得有领导能力,能在复杂的环境中带着国家找到那条最好的道路。

现在哈烈遇到了些麻烦事,大伙儿觉得解决不了,老大你瞅瞅,给个主意呗!

篾儿干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他果断的道:“这是盟友,别小看了明人,肉迷人如果敢和我们翻脸,还是那话,咱们就敢去投奔明人。”

这是最稳妥的分析,最后闹崩的解决方案却是利用明人来和肉迷拉锯。

一个臣子感到气氛有些沮丧,就说道:“肉迷人不傻,所以不会和咱们闹翻。就算是万一闹翻了,咱们顶多是派个使团,带着些肉干珠宝去明人那边朝贡就完事了,想必以后都是朋友。”

说到朝贡时,那臣子微微一笑,大家都轻松了不少。

朝贡贸易是一件双方都得利的事,而且明人好面子……

“明人好面子,只要咱们口头臣服了,他们一定会得意,然后咱们请求明人出兵相助,肯定能成。”

有臣子问道:“如果明人不走了呢?”

“呵呵!撒马尔罕距离明人的本土遥远,他们就算是能打下来,难道还能控制住?”

“可他们能移民!”

“愚蠢!早就有人说了,明人的百姓宁可饿死在家里都不愿意移民!”

篾儿干很满意臣子们的分析,在这个问题上他不好表态太多,免得被肉迷人知道了生出龌龊来。

“三千骑兵,后续还有,这是肉迷人的诚意,那就收下吧。”

篾儿干很从容的分析着局势。

“最新的消息,泰西三国联军在海上败给了明人,几乎全军覆没。”

“天呐!”

“这可真是个坏消息。”

“明人会不会趁机向我们发动进攻?”

篾儿干也是才得的消息,但他比这些臣子多了一个多时辰的思考时间。

“泰西人失败了,他们会疯狂,会暴跳如雷,但在此之前,他们得先要平息国中的矛盾。”

篾儿干看着下面这些臣子,想起了那些投诚的兄弟,脸上就多了几分笑意和自信。

“毫无疑问,泰西人在两三年之内无法打造出一支强大的船队去找明人复仇,那么他们会怎么办?”

……

撒马尔罕的城墙很坚固,很厚实。

作为一座刚修缮的坚城,保持干净是必须的,否则哪天篾儿干来视察看到垃圾到处是,那轮值的将领就要倒霉了。

站在城墙上视野很好,能看到那些行人车马,有没有威胁自然一目了然。

可这只是一个例行公事罢了。

哈烈的游骑在外围哨探,甚至会跑到亦力把里去,明军如果要进攻的话,这里至少可以提前好几天得到消息,从而能够从容应对。

今日值守的将领在啃羊腿。

羊腿肉密实,有嚼劲,不柴,就是蹄筋不少。

将领咬下一截蹄筋,嘎吱嘎吱的咀嚼着。

嚼了几下,松动的后槽牙突然一疼,将领就把蹄筋换到另一边牙齿去继续咀嚼。

齿摇发落就是衰老的象征,将领的心情渐渐郁积。

身后传来了皮鞭抽打人体的声音,惨叫声让人头皮发麻。

将领回身,就见到一百余明军俘虏正在扫地。

监守他们的也只是一百余哈烈军士,但这并不是他们大意,而是明军俘虏的脚上都被绳子捆住了连在一起,跑不了。

那些明军俘虏都穿的破破烂烂的,但好歹不是棉衣就是皮袄,看似很宽厚。

可将领却知道这是因为篾儿干需要用这些战俘来做文章。

每一次肉迷使者来到撒马尔罕时,篾儿干都会授意手下带着他们去看这些明军俘虏,并说这是最近游骑俘获的,以震慑肉迷人。

所以在被虐杀和各种死因让俘虏消亡了大半后,篾儿干就下令要‘善待’他们。

这些明军俘虏都麻木的在扫着地,一个哈烈军士正在和同伴炫耀着自己刚才的挥鞭是多么的精准,周围的人都在笑。

气氛很轻松。

那些明军渐渐的扫到了将领的这边,他嚼着嚼不动的蹄筋,就在一个明军俘虏扫到自己的身前时,他张开嘴,噗的一下把没嚼烂的蹄筋吐在脚下。

那个明军俘虏麻木的伸出扫帚,准备把蹄筋扫走。

“告诉他,吃掉。”

通译大声的对那个明军说道:“吃掉那个蹄筋。”

那明军的身体一颤,麻木的目光扫过将领,再低头看着蹄筋,干裂的嘴唇颤抖几下,说道:“不。”

通译对将领笑道:“他说不吃,很倔强。”

将领咬掉了羊腿上的最后一丝肉,满足的叹息道:“下一次一定要让他们烤好一些,那蹄筋可以弄出来。”

通译不知道他莫名其妙的感慨是什么意思,刚堆笑着准备奉承几句,一只大脚就踢翻了那个明军俘虏。

俘虏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被将领一脚踩在腮帮子上。

他的右脸压着石块,骨头那里在咯吱作响,像极了先前将领嚼蹄筋的声音。

将领指指一名军士,那军士呆呆的过来,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愚蠢的东西!”

将领不禁骂道:“王说要善待他们,可你们总是喜欢克扣他们的食物,所以他们需要吃肉,明白吗,他们需要吃肉。”

那军士大抵有些蠢,居然还没反应过来。

通译却很机灵的蹲了下去,然后把那一团蹄筋拾起来。

“不!”

在汉人的眼中,吃别人嚼烂的东西,那几乎就是胯下之辱。

所以俘虏在极力的挣扎着,呆滞的眼神瞬间变得凶狠。

这次没有傻子,几个军士过来按住了俘虏。

“吃吧,这是肉,也是大人的仁慈,你要牢牢的记住。”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