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59章 肉迷人来了

第2359章 肉迷人来了

雪化了,撒马尔罕今年的气候有些暖和,地上竟然能见到嫩草。

嫩草点点散落在城外,生机盎然。

撒马尔罕的城墙是老墙新修,经过两代老王的修缮,加上现任的统治者篾儿干的大力投入,如今的撒马尔罕已经成为了一座坚城。

一队骑兵轰隆冲进了城中,他们的盔甲上带着许多长刀劈砍留下的痕迹,神色严峻。为首的在进城时说道:“后面还有骑兵。”

“不是已经停止了吗?怎么还在作战?”

进出城门的人渐渐开始移动,有人就不解的问道。

“虽然胜利了,可后续还需要清理。”

“肉迷人来了吗?”

百姓们在议论纷纷,托篾儿干不再向大明挑衅的福气,哈烈已经太平许久了,得以休养生息。

可随着两国之间打通了联系,那些商人回来时会说着肉迷战士的勇悍,这让哈烈人有些不安。

这时大家都感觉到了脚下传来的震动,纷纷看向城外。

守门的军士开始驱散人群,城墙上有人在高喊着:“是骑兵,最少两千!”

“不是我们的人!”

气氛一下就紧张了起来,原本要出城的人都躲了回去,有人喊着赶紧关门。

“刚才的人怎么说的?”

“说后面还有骑兵!”

于是大家渐渐的放下心来,随着城头上的喊叫在关注着远方。

今天比较潮湿,所以看不到烟尘滚滚。

当震动越来越大时,远方终于出现了一群骑兵。

这些骑兵的盔甲和哈烈区别很大,但他们并未拔出长刀,并且减慢了马速,表明了自己的无害。

“是肉迷人!”

当有人辨认出了骑兵们的旗帜时,那些百姓都缩进了城里,没敢再出来。

“三千人。”

陈登看了外面一眼,低头让自己那冷漠的眼神避开了一个军士的视线,然后低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王琰相信陈登的判断,他看了在在对面人群中一脸好奇的肖顾伟一眼,嘴唇微微蠕动,“肉迷人终于来了,这代表着他们已经达成了盟友的谈判,三千人不多。”

“这可能只是前锋。”

“是的。”

两人沉寂下来,随即有人从城中出来了,稍后带着骑兵进城。

天气不算太冷,至少以前一直在北平西山驻扎着的王琰甚至觉得有些暖和。

那些骑兵的眼神冷漠,带着些微的骄傲。

他们和战马的配合很出色,在王琰看来完全可以去参加大明的献捷仪式。

他们的目光警惕,显然并未完全信任刚升级为伙伴关系的哈烈人。

这是精兵!

精兵王琰不怕,因为黑刺是更精锐的军队。

可肉迷人不来则已,一来就是精兵,这反应出来了双方的关系。

“他们已经很亲密了,至少在上层很亲密。”

王琰已经心满意足了,他悄然隐入人群之中。

小半个时辰后,王琰到了自己的‘家’。

几间土屋就构成了王琰现在的家,而他的邻居有陈登。

撒马尔罕在蒙元人发迹的时代曾经被屠城,后来一直在恢复元气。

老王被大明控制住草原吓到了,他觉得哈烈必须要做出反应,否则迟早会成为大明的菜。

于是他开始远征,然后和明皇成功的上演了双皇会。

哈烈失败了,和朱棣驾崩前的推算一个样,他们不断的在内讧,互相攻伐。

撒马尔罕就是这样渐渐的失去了活力,直至篾儿干再度统治哈烈。

许多失败的鞑靼人和瓦剌人一直在草原上游荡,可随着明军对草原的梳理控制,他们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

这些人大多都来到了撒马尔罕,而王琰就是其中的一员。

他当时是带着三十余人,以一个小部族成员的身份向篾儿干献上了忠诚。

他们当然没有见到篾儿干,但还是得到了这几间土屋作为栖身之所。

这里没有玻璃,为了保暖,窗户自然是不需要的。

屋子里有些潮湿,家具很简单,就一张用石头垒成的床,外加一个火塘和两张黑的分不清颜色的毛毯。

王琰就像是在这里居住了几十年一般的点起了火,然后开始烧水。

等水开了时,肖顾伟来了。

黑!肖顾伟看着黑漆漆的。

为了避开一些麻烦,在来到这里之前,他们一路都在晒太阳。

“大人,肉迷人来了,可他们是来协助哈烈人防御,还是准备进攻大明,目前无法弄清楚。”

王琰喝了一口热水,扣着指甲缝里的污泥,低头说道:“他们目前不敢,除非是觉得自己足够强大。但在那等情况下,肉迷人将会成为这一切的主宰。所以篾儿干不会轻易同意向大明发动进攻。”

肖顾伟笑嘻嘻的道:“大人,若是肉迷人吞了哈烈怎么办?”

“那就是大明的敌人。”

王琰说道:“他们的结盟支撑不了几年就会因为利益纠纷而分崩离析,这一点篾儿干和肉迷人应该都会很清楚,而他们的目标就是大明,其次就是泰西。”

肖顾伟不屑的道:“大人,那些肉迷人也敢一边冲着大明龇牙,一边和泰西人作战吗?他们没那个胆子和实力。”

王琰看到了他的不屑,就分析道:“别小看了泰西人,兴和伯出海还不知道会不会去泰西,若是去了,以后咱们对泰西就有底,但本官最希望的还是开战。”

肖顾伟不解的道:“大人,大明同时在两边开战,怕是会扛不住吧。”

王琰叹息道:“我如今才知道为何陛下要把自己看重的武将送进武学里去,那是栽培啊!”

肖顾伟觉得这不是好话,就讪讪的道:“大人,下官若是说错了,还请指教。”

“咱们缺的就是眼光,而武学里专门有一科,好像叫做什么战略,教的就是这个。没学这个的武将会在某个时候止步不前。”

王琰跳过武学分析道:“泰西若是想和大明为敌,目前只能靠水师,可大明水师会怕吗?”

肖顾伟收了嬉皮笑脸,肃然道:“不会,大明水师会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

“这就是了。”

王琰很冷静的继续分析道:“泰西人也在害怕大明,那么他们和肉迷人就是天然的盟友,至少在大明的强势被削弱之前,他们的关系将会牢不可破。”

人类总是这样,特别是地缘政治更是可以用神经病来形容,可许多莫名其妙的决定还是做出来了。

“大明不会凌虐哈烈和肉迷,可他们却怕,从前汉开始他们就在怕咱们,现在是大明,汉儿再次崛起,他们怎会不怕!”

异族实际上最怕的还是华夏的文化,只要凝聚起来,万众一心,把那些文化去芜存菁,那么不管是任何朝代,都会有让人心甘情愿俯首的软硬实力。

肖顾伟想了一阵,有些心虚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大人,那么泰西人会不会坐山观虎斗?他们只需要怂恿,许诺和平,然后不断提供兵器和粮食给肉迷人,就可以看到大明疲于奔命。”

“陆路太远,他们若是没有发疯的话,就不会派出大军。”

水路不用提,不管是王琰还是肖顾伟,都对大明水师信心满满。

“那么现在的局势很复杂。”

王琰作了总结:“肉迷人和哈烈人联手之后会变得强大起来,泰西人若是不敢在海上挑衅大明,说不准就会怂恿肉迷和哈烈和大明为敌,他们就在边上伺机而动。”

“不过这等大事非一两年就能成,所以最近几年应该无事。”

肖顾伟叹息一声,觉得又失去了一次出战的机会。

“勘察清楚了吗?”

王琰突然问道。

“勘察清楚了,里面都是咱们的人,单独关押,人数一百多。”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