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58章 他们是英雄

第2358章 他们是英雄

登基后的朱瞻基一直在努力,他想做到朱棣那等视万物为工具的境界。

开始很不错。

真的,不管是百官还是百姓,大家都觉得这个皇帝不错。

可对勋戚的处置就让他现出了原形。

皇帝重情不是好事。

当然,还可以换一个说法:皇帝的心不够狠,这很不好。

“你们都希望朕无情,可真要无情谁愿意承受?”

朱瞻基回宫了,两个孩子满心欢喜,念念不舍的也走了。

这是一次成功的出宫,至少在年前给了两个孩子不少乐趣。

过年前按理皇帝要赏赐些东西给重臣和勋戚,这个富有人情味的举动大抵和方醒前世过年时单位发年货是一个道理。

这是收揽人情,增强凝聚力的举动。

方醒家也有,不过今年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些不大好。

“夫君,这枣子都干了。”

一车赏赐被张淑慧和小白清理了一遍,结果小白没心没肺的说皇家穷了,张淑慧却有些担心。

“夫君,是不是咱们家的圣眷没了?”

“没有的事,还有你别戳那个肉干,好歹给两条大狗留着。”

方醒并未解释自己的判断,张淑慧就自己出去打听。

等张淑慧一阵风般的冲进了后院时,正在和无忧分坚果的方醒皱眉道:“要矜持,要有……”

“要矜持!”

无忧趁着方醒没注意,就悄然把他身前的一堆坚果扒拉了一些过来,然后正经着对张淑慧说道:“娘,要淑女。”

张淑慧没空搭理她,有些焦急,却又还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夫君,那些勋戚的赏赐少了好多,比咱们家的还少。”

这是一个听到同行家倒霉就会幸灾乐祸的伯夫人,但她也会为了一些弱小而落泪。

这就是人的两面性。

方醒却喜欢这样的妻子,他觉得这样的女人才鲜活,并真实。

那等木雕神像般的的女人,或是做作的女人,不管多美,他都没有多看一眼的兴致。

所以他微笑着起身,问道:“陛下只是在发泄怒气而已,勋戚一体,却不好厚此薄彼,不然内部就会产生矛盾,所以咱们家只是殃及池鱼。”

张淑慧有些泄气的道:“说是陛下昨日收到了奏章,有被俘的军士家属去求了地方官员,官员在年前上了奏章,陛下很是忧郁,于是就随意写了赏赐。”

方醒一怔,然后看到无忧心虚的把自己的坚果又推回来一些,就揉揉她的头顶,然后说道:“陛下重情,觉得勋戚,特别是武勋大多有功,所以一直在犹豫不决,这份奏章……”

这份奏章的时机很好,恰好在年前,恰好在有不少人说勋戚也该要清理一番的时候。

“勋戚不法的多,陛下这是想敲打吗?还是说在讥讽。”张淑慧有些不解。

方醒的眼中多了惆怅,说道:“当年和哈烈大战时,前锋交战激烈,斥候更是每日都在厮杀,只为了探听消息,折断对方的视线。那些被俘的都是精锐……”

张淑慧心中一惊,说道:“不是大胜了吗?那些俘虏没抢回来?”

方醒摇摇头,眼神有些恍惚。

他在回想着当年的大战,语气平静。

“那些俘虏大多被讯问之后处死,大战当前,哈烈人劳师远征,所以不可能带着他们。剩下的非常少……锦衣卫的人已经查明了一百余人,目前都在撒马尔罕。”

女人总是柔软的,张淑慧心疼的道:“这边都在欢呼着要过年,国泰民安,可那些为了大明厮杀的将士却成了俘虏,再也回不来了,他们的家人得多难受啊!”

“这只是陛下在发泄不满,至于那些被俘的兄弟,陛下早就安排人去了撒马尔罕,伺机出手。”

“能救出来吗?别到时候还折损了勇士进去。”

女人喜欢用数量来计算一件事的正确与否,可这是战争。

无忧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感受到了气氛的凝滞,就过来站在方醒的身边。

方醒看到女儿乖巧,就轻声道:“这是战争,有人会死去,但有人不该死,为此我们必须要付出代价去营救他们。这和输赢无关,只是不愿丢下袍泽。”

皇帝发了年货,不管好坏,进宫谢恩总是应该的。

方醒到时看到了不少勋戚,加上那些文官,竟然有些大朝会的意思。

人一多就分了派别,在皇帝到来之前大家各自扎堆。

快过年了,御史也不想纠结这些违规的事,于是声音渐渐的就大了起来。

“一百多人?不多啊!”

“是不多,大明俘虏了更多的哈烈人。”

“怪可怜的,要不就交换吧。”

“对,交换,咱们两三个换一个,他们总会愿意的吧?”

一群文官在为被俘的明军操心,武勋这边的孟瑛说道:“派过使者去问了交换俘虏的事,哈烈人不同意,他们惧怕那些俘虏回去之后会影响民心士气。”

呃!

文官那边倒是没想过这种可能,有人就说道:“要不就花钱吧,咱们花钱把那些为国效命的将士赎回来。”

“他们不肯。”

孟瑛的话让大殿内多了些冷意,文官们不自在的低下头。

“我们也不肯。”

张辅介绍着军方的态度:“他们既然还准备和大明为敌,那大明就不能用钱来交换那些被俘的将士,那对他们来说是侮辱。”

这个逻辑很没道理,可武勋们都纷纷点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武人的血性还未消散,这是个好消息。

随后朱瞻基就来了。

“要过年了,普天同乐,家家团圆,朕在此也祝诸卿来年事事顺畅。”

群臣齐声感谢皇帝,并祝皇帝一家子过年吃好喝好,身体健康。

朱瞻基微笑着,等群臣说完后,他渐渐的收了笑容,说道:“朕前几日接到了一份奏章,一位母亲向朕提出了请求,她想儿子了,她想在明年过年时能做饭给自己的儿子吃。她请求朕,愿意用自己剩余的寿命来奉献给朕,只求自己的儿子能够回归。”

群臣都有些懵。

什么时候一个民妇的请求都能在奏章里出现了?

而且这个请求还被皇帝珍而重之的提了出来。

杨荣出班说道:“陛下,臣请再派使者前去哈烈。”

这是要准备花大代价把那些俘虏赎回来。

群臣默然,夏元吉出来说道:“陛下,快过年了,臣等可以一家团聚,欢庆佳节,可那些将士却只能被关在黑暗的地方,吃不饱,穿不暖,臣感同身受,户部今年颇有结余。”

夏元吉的话扫清了大家对钱财的担忧,于是气氛再度轻松起来。

有人轻笑道:“陛下,哈烈人现在不富裕,咱们多给些金银,他们肯定会见钱眼开。”

轻松的气氛渐渐蔓延,对这个年前的小插曲,大家都觉得不算是。

朱瞻基在感受着这股气氛,平静的说道:“朕不准备和哈烈人交易。”

呃!

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想把那些俘虏弄回来,可哈烈人不肯交换俘虏,那不就只能用钱去赎回来吗。

只有方醒知道朱瞻基在想什么。

他想到了黑刺那空荡荡的营地,想到了回京见不到袍泽而茫然的武川。

皇帝很淡然的说道:“朕的职责就是照看大明,照看万民。将士们为国拼杀,被俘为奴,朕不能忍,不会忍,一支军队早就已经出发,此刻应该已经到了撒马尔罕。”

群臣愕然,并震惊。

兵部尚书张本不知所措的看着皇帝,近乎于冒犯:“陛下,他们被俘了。”

作为兵部尚书,他竟然不知道哪一支军队出发了。

皇帝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看着群臣,沉声道:“他们是英雄,当有人在贪婪的侵吞着土地和财物时,他们在作战;当有人怀抱美女,杯中装满了美酒时,他们在被人奴役。”

气氛多了些紧张和尴尬,特别是勋戚们,他们总觉得皇帝这话里的味道不对。

朱瞻基再次强调道:“他们是英雄,所以朕派出了军队去营救他们。朕会在京城等着他们,在此之前,朕只能向天祈祷,祈祷他们一切平安。”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