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54章 人生只是一场演出

第2354章 人生只是一场演出

翰林院侍讲宋检被人打断了双腿,这个弹劾方醒最疯狂的官员之一完蛋了。

当东厂的人把他拖回去时,宋检忘却了痛苦,也没敢喊冤的模样让人知道他不干净。

这是来自于方醒的报复,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动手的就是陛下身边的那个叶落雪,当年黄俨谋逆时他保护过咱们。”

虽然外间认识叶落雪的人几乎没有,可仅凭着那句特别俊美,和辛老七在一起的描述,杨荣就判断出了叶落雪的身份。

“他和辛老七在一起,而且是公然动手,那就是没准备隐瞒。”

杨士奇觉得事情有些失去了控制。

杨溥冷冷的道:“此事应该以林詹被打而终结,可陛下终究是忍不下那口气,就派了他去。这代表着陛下的不满,所以都察院该收敛了。还有那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居然也敢跟着都察院弹劾,这是觉得国朝的奏章都是废纸吗?”

金幼孜也不满的道:“在咱们这个位置才知道士绅在干什么,收取投献和诡寄就是在喝大明的血,此时见不到危机,可百年后如何?”

“陛下要清理这些是好事,哪怕手段激烈了些。可为政者在许多时候都只能使用霹雳手段,心慈手软那是在埋葬大明。”

“他们在闹什么?不该拿到的东西,那和贪腐有何差别?人人都去贪腐,大明能支撑几年?”

金幼孜对最近的弹劾风潮很是反对,甚至还建议皇帝把那些奏章全部漂没了。

作为辅政学士,他们再讨厌方醒,可也会知道顾全大局。

“大明目前需要的是稳定,在没有外敌的威胁之下,正是积蓄国力的时机。家国家国,士绅们既然享受了许多好处,那就应当先国后家,不然圣贤的学问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还怎么有脸以天下为己任?”

金幼孜的话引发了共鸣,连杨溥都在看到南北清理的结果之后,已经彻底的转换了立场,变成了坚定的支持者。

“托北方土豆丰产和奴儿干都司的福,北方以后怕是不会缺粮了。”

杨荣看事情的角度和大家有些细微的差别,更高瞻远瞩。

“北方的粮仓差不多快满了,明年南方的粮食会持续减少北运,所以本官已经建议陛下明年在整个大明减免粮税。”

……

“方醒果然是武人,哈哈哈哈!”

汉王府里,朱高煦正在喝酒看美人跳舞。

这一队舞女是最近瀛洲那边送来的,很是乖巧。

来报信的常建勋尴尬的道:“殿下,秦楼被封了。”

那是多少男人的圣地啊!

一个舞女渐渐靠近了朱高煦,她的腰肢跟随着鼓声在急速的扭动着,渐渐的把浑圆的臀部朝向了朱高煦。

朱高煦冷冷的看着,说道:“瀛洲女子,别想着生下本王的孩子!你们不配!”

“滚!”

有人带着舞女们走了,朱高煦才说道:“方醒这是在一箭双雕,本王就说他怎么回来没对付秦楼,原来是在这等着呢!果然是宽宏大量。”

土豆差点在秦楼失去了第一次,方醒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那个地方。

秦楼被封,一时间让许多男人如丧考妣,甚至有人在秦楼外面逗留,只为了一个答案。

但是秦楼是被东厂封的,没人敢去东厂问何时能重新开门,所以年前的京城注定是要少了几分妩媚。

方醒丝毫没有成为男人公敌的觉悟,因为他正在等着林詹。

午饭的时间到了,林詹自然是要出来。

有人在家里带了饭菜,中午加热一下即可,可林詹却不愿意麻烦。

他出了都察院,站在街边想着去哪里吃饭。

神仙居自然是不会去的,他想起了昨日几个同僚说的一家酒楼,就准备过去。

他刚侧身就看到了方醒。

“你想干什么?”

林詹的第一反应就是提高了嗓门叫喊着,然后看看左右,想寻人来撑腰。

方醒缓缓走过来,林詹不停在给自己打气,但也只维持了个不退不进而已。

“你很好,没有贪腐。”

方醒的第一句话就让林詹大笑了起来。

边上有人认出了方醒,而这里是三法司的地盘,想起方醒和都察院的恩怨,自然能引人关注。

“是的,本官不贪,刚正不阿。方醒,你想用权势压人吗?那就来吧,看看本官怕是不怕!”

边上的人都觉得事情开始有趣了,方醒肯定是骑虎难下。

这样一位清官不该大肆宣扬吗?而且还是方醒认定的。把自己的仇人说成是清官,这是耿直还是傻?

这下怕是连皇帝都要挠头吧。

这不是蒙元,也不是以后,所以批龙鳞不是什么稀罕事,更不必担心皇帝会雷霆震怒,一刀把进谏者剁了,或是被流放到塞外苦寒之地,和那些野人为伍。

这里是三法司的衙门所在地,此刻出来的官吏不少,大家连饭都顾不得去吃,都在看着这边。

方醒说道:“是,你不贪,因为你贪的是名,求直名。”

求直名有错吗?

林詹依旧是有恃无恐。

方醒并未愤怒,很平静的道:“南北清理导致士绅和官员愤怒,你看到了这个机会,于是就第一个弹劾本伯。”

弹劾你有错吗?

“弹劾本伯的人多了去,可清理投献乃是朝中一致认定的大事。大事当前,你捕风捉影的弹劾本伯,居心何在?”

方醒的话渐渐深入,林詹冷冷的道:“御史有监察之责,兴和伯,你和新乡郡王亲密,这是何意?还有,这里是京城,不是云南,聚宝山卫一直在你的麾下效命,这是什么?藩镇?”

林詹避开了投献的事,只说方醒有权臣或是图谋不轨的嫌疑。

方醒说道:“新乡郡王和本伯的关系不错,这众人皆知。而聚宝山卫乃是保护京城,保护陛下的重要力量,你以为谁都能去执掌吗?”

方醒见林詹依旧不为所动,就说道:“本伯解释这些并不是心虚,你也没有资格让本伯来亲自解释。本伯只想告诉你,捕风捉影就可以弹劾人这种规矩对本伯无效,你要倒霉了。”

林詹有些吃惊,却只是冷笑着说道:“兴和伯尽可利用权势打压下官,且看这世间是否还有铮铮铁骨在!”

好!

这是幻想出来的,也是感受出来的叫好。

方醒叹息道:“本伯若是想弄你,晚上下手就是了,意外很多,谁能想到本伯的头上来?”

这话没人敢质疑。

没人敢质疑方醒在这方面的手段!

所以林詹的面色一白。

边上的人都有些失望。

一般人遇到这等事时,首先最想看到的是彻底闹掰了。

闹吧,林詹大义凛然,方醒暗自下手,然后京城哗然。

别人的生死与我何干?

生死只是演出,热闹才是王道。

林詹面色苍白,依旧倔强。

方醒赞道:“人生就是一场演出,而你显然是想给自己的角色加些戏份,很大胆,很无谓,那本伯就成全你又有何妨!”

方醒再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那些旁观的人都止住了嘀咕,目送着方醒远去。

“这是什么意思?”

有人不解的问道。

“兴和伯的意思是说林大人要出幺蛾子,那么他老人家也随意,大家看看谁更厉害罢了。”

“不对,好像说的是林大人的弹劾并不是真凭实据,而是想求名。”

“求名?”

“对,求名。”

“那么林大人要出名了吗?”

“兴和伯当众许诺,那是当然,否则脸面都没了。”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