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53章 这是报复

第2353章 这是报复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宋检不喜欢京城,他不喜欢京城的寒冷和灰暗。

在南方,哪怕是冬季,可入眼依旧是带着妩媚。

他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吟诵着那首忧国忧民的词,眉间多了郁郁。

翰林院就是个养望的部门,至少在目前就是这样。

而作为翰林院侍讲的宋检还没有被分配具体的职务,为此他已经跑过了不少关系,可从南方清理开始后,那些关系都没敢出手为他谋划。

翰林院是清贵,可却算不得实权部门。

侍讲的职责就是为皇帝和太子讲学。

可大明目前没有太子,就算是玉米被册封为太子,太子少师,大明兴和伯方醒也在边上盯着呢,哪里轮的到他宋检去上课。

至于皇帝就更扯淡了,从登基至今就把翰林院当做的了摆设。

不过想来好笑,一个对大明各阶层的情况都不大了解的官员去给皇帝讲解儒学,然后还得要把那些内容和现实联系起来,分析一番,让皇帝跟着学。

这很好笑吗?

宋检站在皇城外,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突然觉得自己的职务就是个笑话。

他在怀念严州。此刻的严州会冷,刺骨的冷,可却柔美。

可严州只是江山一隅,他不想把那里当做是世外桃源,所以就求了关系,终于调到了京城。

未来在何方啊!

翰林院侍讲的活计不多,不,现在几乎是没有。

开始他惶然,后来就安之若素,反正俸禄不会少一个铜板。

而且他也不靠俸禄养活一家子。

要小心锦衣卫和东厂啊!

宋检低下头,慢悠悠的去了城西。

没事情做,可不能在衙门里发呆,所以宋检就经常以搜寻古籍为名出来。

若说对古籍的喜爱,大抵翰林院说是第二,就没人敢自称第一。

所以也无聊的上官就睁只眼闭只眼的同意了,于是宋检就经常得了出来的机会。

北平城里的年味渐渐的浓郁起来,可宋检没心思去感受这些。

辛老七也没心思去感受这些。

他和叶落雪就站在前方,看着宋检缓步走来。

“老爷说最爽快的还是直接压下去,可于大势并无好处,只会激化矛盾,所以不得已而用了这等手段。但不可遮遮掩掩的。”

叶落雪点点头,说道:“宋检来了,我去。”

辛老七点点头,他现在更想的是和叶落雪过过招。

这里有好几家书店,宋检进去转了转,然后又出来。

他准备找家酒楼等着吃午饭,最好是有女人的那种。

而秦楼自然是最好的地方,而且那里的掌柜和伙计很机灵,从未有客人的信息泄露出去过。

上次被方醒弄了一把,圣地惨遭封杀,无数男人为之哀嚎。

但是快过年了,方醒也不好做的太过,于是就在秦楼的掌柜托人来求情时放了一马。

而年前不少人的兜里都多了不少钱钞,秦楼的生意就越发的火爆了。据说里面的姑娘每日洗面的水都把附近的暗沟给香透了。

他雇佣了一辆马车,一路到了秦楼。

秦楼的后门看着很厚实,仿佛从未打开过。

马车停在后门处,车夫下车,用力的捶打了一下大门,喊道:“有客人来了!开门!”

那仿佛从未开启过的厚重木门缓缓从里面打开了。门轴里肯定是经常上油,所以悄无声息。

“大爷来了,请进。”

一个伙计很熟练的把宋检迎到了三楼。

青楼的女人一般在午饭前都是悠闲的,所以宋检到了三楼时,不少女人都在睡觉或是闲聊。

别以为女人睡觉不打鼾,有的鼾声能让人睡不着,

耳边听着鼾声,前方是几个趴在栏杆上笑着说话的女人。

“哟!有客人来了。”

几个女人发现了宋检,顿时就收了笑容,或是端庄,或是妩媚的诱惑起来。

为了激发她们的积极性,这里接客都是提成的,所以竞争很激烈。

而宋检是豪客之一,自然能得了这些女人的青眼。

几个女人都看向了那个装的端庄的女人。果然,宋检看都不看,就指着那女人说道:“去你的屋。”

随着房门的关闭,外面那些女人都在吃吃的笑着,聚在一起低声说话。

“两个假正经,听听他们的动静。”

“那个看着是文人吧,会不会吟诗呢?”

“吟什么诗?书中自有颜如玉?”

外面的女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大家都在听着里面的动静。

“上次教你的诗背一背。”

里面传来了宋检的声音,却是在颤抖。

一阵吚吚呜呜后,有女人念道:“衣带松了不后悔,为你……啊!”

喘息声刚起就骤然而止,接着宋检恼怒的道:“让你背诗,不是……果真是不可教也!”

两人后来又折腾了一回,全程就背诵了两首诗词,背的磕磕碰碰的。

稍后宋检就出来了。

他的衣裳整齐,若非是潮红的脸色和身上的那股子腥味,大家都会以为他刚在里面教授一位女人背诗。

外面的走廊有不少女人,见他出来,大多是用手绢捂着嘴在偷笑。

对于她们来说,这等文雅的方式才是好生意啊!

宋检干咳一声,皱眉道:“散了吧。”

女人们哪会听他的,于是宋检没辙,就缓缓下去。

他的身体有些发软,在下楼梯时需要扶着扶手。

身后传来了一阵吃吃的笑声,宋检心中恼怒,就不准备在这里吃午饭。

他到了大堂边上,此刻大堂里已经有了两桌客人。

那两桌客人也看到了他,却不认识。

宋检心中微松,在心中告诫自己,下次别再来了,然后才心安理得的往后院去了。

后院主要是厨房,还有一些伙计的住所。

他顺利的走出来后门,听着身后传来的关门声,终于笑了。

“这就是过日子啊!”

他看看巷子的右边,却往左边去了。

巷子的左侧围墙一直是秦楼的范围,听着里面渐渐多了喧嚣,宋检就冲着围墙呸了一口,骂道:“贱人,早上居然吃辣椒。”

顺着巷子,前方就是口子,外面就是大街。

走出了巷子后,嘈杂一下就来了,恍如从山中突然来到了闹市。

宋检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看到一个漂亮的男子走向了自己。

他有些心动。

是的,大明现在不少地方都开始流行相公了。

有钱的就去找外面的相公,宋检知道的就不少。

此时男女通吃乃是雅趣,士大夫们的乐子。

所以他有些放肆的盯着走来的男子微笑着,甚至准备在必要时暴露自己的身份,或是吸引,或是压制住这个漂亮的男子。

男子近前,宋检开口问道:“家是哪的?”

男子很冷漠的问道:“宋检?”

宋检被这句反问把兴致都弄没了,心中一紧,说道:“你认错人了。”

男子漂亮的脸上多了冷意,说道:“宋检,贪腐、草菅人命。”

宋检心中一冷,恐惧如潮水般的涌来。

他的目光从男子的身侧越过,看到了远处的辛老七。

他的记忆力很好,所以记得辛老七这个人。

辛老七也在冷冷的看着他,任由人潮从身边走过,目光牢牢的锁住了他。

“不!本官要见陛下!”

长街上传来一声尖叫,引得众人纷纷看去。

然后他们就看到一个漂亮的男子飞快的踢了两脚。

虽然相隔的距离不同,有人能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有人只能凭着宋检的惨叫和极度疼苦的脸色来判定他的遭遇。可大家都被这个骤然发生的事惊呆了。

就在宋检即将倒下之际,叶落雪低声说道:“稍后东厂的人会来请你。”

剧痛让宋检几乎无法说话,可他还是嘶吼道:“下官有罪!”

东厂既然准备动手抓他,那么为何还要在大街上行凶?

这是报复!

让大家都看到的报复!

肯定是方醒!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