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49章 天道轮回

第2349章 天道轮回

从战国开始计算,无数君王都曾经进行过革新。

有胡服骑射的赵武灵王,有重塑大秦骨架的商鞅;有北魏孝武帝的革新,也有宋神宗和王安石的绝地改革,那是因为这块土地经常会面临绝望。

而每当在这个时候,无数仁人志士就会涌现出来,或是激烈,或是上善若水,他们希望用革新来挽回国运。

而在这个革新的过程之中,帝王的态度和抗压能力成为了最关键的因素。

朱瞻基回想着自己在此次南方清理投献中承受的压力,不禁放松的道:“当时朕已经做好了从北方统帅大军南下平叛的准备,朝中的臣子们都在劝朕放低些要求,只要给那些士绅们看到好处,此事就不难解决。”

方醒对这种态度只能报以呵呵。

“一旦屈服了第一次,那么北方是不是也要重新走回头路?到了那时,谁还把君王的威严放在眼里?”

什么叫做一言九鼎?

没有这个一言九鼎,帝王失去了威信,这个国家大抵就要开始孕育危机了。

独特的文化孕育了一代代的百姓,禁锢的政策让百姓无所适从,所以他们需要皇帝。

而失去了权威的皇帝显然只能是各方势力的玩物。

“对,别人都可以屈服,帝王,朕却不能屈服,一旦屈服,后续朕就会处在风暴中心,大明就会风雨飘摇。”

不过是做了几年的皇帝,朱瞻基对人性的认知却恍如是经历了半生的老汉。

方醒见他疲色渐去,就担心他走另一个方向,说道:“所谓今生来世,实际上无人知晓,咱们能做的也只能是活着,尽力的活着。”

在俞佳担忧的目光中,朱瞻基平静的说道:“若没有来世,那帝王和百姓有何区别?再尽力也是黄土一杯,有何用?”

这是个在不断成熟的皇帝,他会遇到许多麻烦和困扰。

帝王的麻烦和困扰自然是要独自承受的,而承受的后果会导致帝王的性格发生变化。

而朱瞻基比那些帝王要好的地方就在于他可以找方醒来发牢骚,倾吐自己的不解,或是纠结。

“祖宗在上,子孙在下,作为中间的我们,能懈怠吗?”

朱瞻基的眼中恍惚了一下,然后起身道:“出去走走。”

两人出了暖阁,一直走到乾清宫的大殿下面。

宋老实在前方寻摸着什么,等回头见了朱瞻基和方醒,就夹着扫帚过来,欢喜的道:“陛下,没鸟了。”

方醒的脸颊微颤,朱瞻基却温和的道:“京城里的雪都化了,那些鸟尽可去找地方取暖,不会再有鸟儿冻僵了。”

宋老实失望的叹息一声,然后就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天空有些灰蒙蒙的,却不是什么雾霾,而是一些散乱的云。

“这一年多以来,朕夙夜难眠,唯恐哪日遍地烽烟。”

朱瞻基负手缓步前行,方醒落后一些,发现他的背部竟然有些驼了。

他才三十一啊!

方醒心中惊骇,觉得自己是不是低估了打击士绅给朱瞻基带来的压力。

“京中各部都在互相盯着,朕所能倚仗的也就是火器卫所,可若是有人骤然发难,朕也会措手不及。”

朱瞻基的背影看着有些萧瑟,帝王的孤独再也遮掩不住了。

“人这一生总得要迎接各种挑战,太孙时的,太子时,帝王时的,度过了难关,就是收获的季节。”

方醒只能干巴巴的安慰着。

朱瞻基止步,幽幽的道:“朕自然不会怕这些,既然做了帝王,就得有时刻被人挑战的准备。从开始到结束,正如同皇爷爷一般,从未中断。”

“只是皇爷爷却从未低过头,那朕自然也不会低头。”

朱瞻基的声音渐渐的振奋起来:“南方造反,军队却没乱,可见大明的根基牢固,倒是让那些士绅失望了。”

朱瞻基回身,见方醒有些神思恍惚,眼中也多了些无奈和软弱,就说道:“朕只是在你的面前说说罢了,过后就忘,明日朕自然会调理心思,重新做回君临天下的帝王。”

……

“爹!”

方醒回到家中,无忧第一个迎了出来,见他手中拎着个油纸包,就欢喜的问道:“爹,是不是糖?是不是糖?”

两条大狗在方醒的身边转圈,不时跳起来去嗅嗅那个油纸包。

方醒俯身单手抱起无忧往里走,说道:“是蔗糖,不过你可不许多吃,不然烂牙。”

“好好好!”

急着吃糖的无忧点头如捣蒜。她右手抱着方醒的脖颈,冲着两条跟在方醒身边的大狗嚷道:“你们不许吃,狗牙会烂掉,到时候啃不了骨头。”

到了里面,张淑慧见了就说道:“夫君,无忧大了,该自己走。”

“不!要爹抱!”

无忧一下就抱紧了方醒的脖颈,方醒也说道:“趁着丫头还小,能宠就宠吧,等大了就不行喽,到时候天知道是谁家的。”

土豆和平安也在家,却在里面算账。

小白出来的时候头发还有些湿,见到方醒就委屈的道:“正准备给大虫和小虫洗澡,结果无忧听到您来了就往外跑,两条刚进盆的大狗就踢翻盆跟着去了。”

方醒把无忧放下地来,说道:“鸡飞狗跳才热闹啊!”

他不喜欢那种太过规矩的气氛,父子见面躬身行礼,问候,然后教训,吃饭时也是寂然无声。

方醒觉得自己的骨子里永远都不可能成为那种标准的贵族。

“娘,是兽糖!”

无忧打开了油纸包,然后欢喜的冲着里面喊道:“大哥二哥,有兽糖。”

快活的无忧总是能让周围的人心情愉悦,张淑慧却觉得她活泼过分了些,担心以后难找婆家。

“夫君,无忧该学规矩了。”

方醒宠溺女儿,所以张淑慧也只能用这种迂回的方式来提醒他,闺女该学贞静些了。

方醒诧异的嗯了一声,然后问道:“学什么规矩?”

张淑慧低声道:“无忧以后若是要嫁人了,肯定是要侍奉公婆的,没有规矩……”

方醒的脸颊在颤抖,张淑慧叹息道:“夫君,您再疼爱她,可终究有一日也要出门啊!”

这时土豆和平安已经出来了,两人先冲着面色难看的方醒躬身行礼,然后就和无忧一起看着那油纸包里的兽糖。

蔗糖甜,而且经过几次过滤等工艺再加工成的兽糖更是甜的单纯,一般的孩子压根都经不住这种味道的诱惑。

“怕什么,咱们在呢!”

方醒强硬的说道:“就算是咱们不在了,也还有土豆和平安他们,总能护住无忧。若是被欺负了,那就打上门去,接回家来。”

张淑慧无奈的道:“一家人的事不好说呢,到时候咱们成了外人不好掺和,那还不如早早的让无忧学了规矩和手段,以后自身站住了,谁也不敢欺负她。”

想到自己的闺女以后要嫁人,方醒心中微痛,有些恼怒的道:“到时候找个分家自己过的。”

张淑慧无奈,只得放弃了这个话题。她担心再说下去,方醒弄不好就要开始物色合适的人选了,然后再一步步的把那个孩子按照他心中的女婿模样去培养。

晚上时,方醒看着一家人坐的满满当当的,突然感慨道:“当年父母肯定是这样欣慰的看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生老病死,繁衍生息,这就是天道啊!”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