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46章 意外同意的安伦

第2346章 意外同意的安伦

“别找本官。”

胡濙冷冰冰的把第五位来访者拒之门外。

从方醒殴打林詹开始,到被人发现他和朱瞻墉随后‘碰头’,不少人都迸发出了让人胆寒的热情。

热情很旺盛,却让胡濙觉得恶心。

“都是利欲熏心之辈,别沾惹,不然脱不掉。”

胡濙的警告当然要被重视,于是闫大建就把这个意思传达了下去,礼部上下顿时肃然。

等安排好后,闫大建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所有的房门都关上了。

关上了房门,也就关闭了八卦的传播,至少姿态是做出来了。

闫大建听着此起彼伏的关门声,自言自语道:“兴和伯,你这可是自作孽啊!”

……

方醒在作死!

这是京城公认的事儿。

殴打林詹,这是跋扈。而后和朱瞻墉碰头,然后朱瞻墉马上就走了,这在许多人的眼中就是焦虑和心虚。

说不清大明究竟有多少人恨方醒,以前是官员和士绅,而在南北清理投献和诡寄之后,连许多百姓都恨上了他。

“他断了多少人的财路?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这天下有多少人恨不能他明日就被凌迟处死,你说这样的日子可能过下去?”

金幼孜觉得方醒是个疯子。

“若说士绅是一块巨石,那他方醒顶多就是一枚蛋,以卵击石,咱们且拭目以待吧。”

这时有人来了,在门外没进来,却能听出口音是平时给他们端茶倒水的小吏。

“诸位大人,方才有人上了奏章,说是天下汹汹,为了大明的长远,最好是按照秀才、举人、进士的等级,每个等级的人给个明确的优惠,一人多少亩田地之内免税,这样既可避免了投献诡寄,也能让士林噤声,各安其位,如此天下就可太平了。”

这小吏口齿清晰,哪怕是低声说话,值房里的人也听得清清楚楚的。

等他说完后,杨荣干咳一声,外面传来跺脚的声音,然后脚步声渐渐远去。

“这是心有不甘,借机生事,而方醒不检点就是诱导,乱七八糟,让本官头痛!”

说完后值房里一阵安静,咳嗽声也不闻。

“黄大人的身体也不知道如何了,说是肺疾,得静养。”

杨荣揉揉眼角,说道:“陛下依旧没管啊!”

金幼孜说道:“方醒肯定要进宫和陛下解释,否则事情闹大了,陛下也会为难,挥泪拿下他也不是不可能。”

杨溥眼中的异彩猛地爆了一下,问道:“可是有风声?”

……

方醒来到了东厂。

从他扇了安伦耳光之后,东厂上下都视他为对头,只是作为皇帝的家奴不得私自动手,这才憋到了现在。

于是在门外他就毫不意外的被拦住了,拦截他的番子在颤抖,却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要是方醒给他一耳光就好了,若是一拳打晕更是好上加好。

这也是投机。

“本伯要见见汪元。”

番子一愣,刚想拒绝,辛老七说道:“从金陵到北平,若是有什么手脚要做都足够了,去问安伦吧。”

番子遗憾而又庆幸的进去了。

他遗憾的是自己准备好了挨打的准备却找不到借口,不,是被辛老七吓住了。

若是方醒动手,顶多就是掉几颗牙,身上青肿。

可这些痛苦却能在安伦那里换来嘉奖,说不定过几年就会变成档头。

没有野望和梦想的人就是咸鱼,而这位渴望权利的番子却最终没敢去尝试激怒方醒

“汪元?”

安伦在喝茶。冬天坐在温暖的屋子里喝一杯热茶,非常的惬意。

他低头看着微黄的茶汤,嗅着茶香。用右手在茶杯上方挥动了一下。

水汽被打散,就像是一幅画被人泼了墨,再也感受不到原先的韵味。

在边上整理此次南方谋逆名册的陈实抬头道:“公公,汪元是南方名士,而且还和逆贼文方有勾结,怕是不好见外人吧?再说……”

他飞快的看了安伦一眼,没看到异色,才敢继续说下去。

“清理田亩之事就是在冒险,触怒了天下的士绅,方醒蛊惑多年,一朝成事。可那些士绅可会甘心?他们若是联起手来,那还真只能杀了方醒来安抚天下。”

安伦还在看着茶汤,茶杯上方的水汽重新变得渺渺,意境闲适淡然。

“让他见。”

陈实惊讶的道:“公公,陛下那边……就算是陛下那边不管,可终究是落了我东厂的面子。”

安伦被当街扇耳光,对东厂上下来说就是奇耻大辱。在陈实看来,此刻安伦最该做的就是严词拒绝,然后马上进宫向皇帝禀告此事。

而清理田亩看似顺利,那是因为皇帝是用了武力来压制士绅。

压制只可一时,一旦那些士绅重新振作起来,会有多少人想吃方醒的肉,喝他的血。

在恨意几乎可以烧干那条沟通南北的大运河的基础下,方醒做什么事都会被人放大查究。

而皇帝……

那个来报信的番子已经走了,安伦喝了一口茶,惋惜的看着水汽散乱,说道:“天地君亲师,天地过于缥缈,所以人世间最为尊贵的便是帝王。”

这话非心腹不得听,所以陈实很感动,眼中都有泪水渐渐蓄积。

“那些士绅不敢,至少明着不敢诽谤陛下,可方醒呢?他算是什么?若非有军队压阵,全大明的士绅都会一拥而至,把他撕成碎片。”

安伦放下茶杯,突然问道:“闫大建最近如何?”

陈实想了想,“公公,他很老实,每日点卯上下衙,回家就不出门。”

“哦?是不错。”

安伦仿佛是在惋惜的叹息一声,随口问道:“他的儿子呢?”

“公公,闫春辉在福建还没升官,在当地的名声极好,都说他高风亮节。”

“好,咱家知道了,继续盯着,盯紧些,咱家总觉得闫大建不是好人。”

……

东厂也有牢房,不过不多,主要是关押重要人犯。

方醒被带着往里走,最后在一排砖房的前面停住。

砖房看似坚固,可却容易被人从里面慢慢的挖通。

方醒觉得这肯定是安伦的主意,否则东厂那些锦衣卫调过来的老手哪里会不知道这些禁忌。

有人过来开了一间砖房的门,番子带着方醒进了里面。

打开门之后,里面的光线不错,让方醒看的清清楚楚的。

方醒看到了地桩!

房屋的中间是一棵金属地桩,而披头散发的汪元就是被铁链束缚在了地桩上,看铁链的长度,也就够的上边上两步的马桶,再远就不能了。

汪元眯着眼看着被光线笼罩着的方醒,然后眨巴着眼睛笑道:“你倒霉了?”

方醒走过来,鼻子抽抽,说道:“本伯记得你很爱干净,如今却在这腌臜的地方受罪,稍后会被送到西市去挨一刀,你觉得如何?”

汪元的讥讽被方醒的预告给击碎了,他重新低下头去,问道;“方醒,那你来这里作甚?是了,那些士绅不敢对陛下如何,但你这个始作俑者和操刀者却跑不了,方醒,你会被无数人诅咒,你的全家都会被诅咒男盗女娼……”

方醒看着他怜悯的道:“垂死之人的话,本伯就当是放屁。本伯来此就一件事,你们喜欢资助帮助那些有前途的官员和读书人,告诉本伯,那些人的名字和来历。”

汪元抬头冷笑道:“反击如大潮,方醒,你在金陵有多得意,那么在北平就会有多绝望,你是活该,这是报应,至于名册,你想要吗?那就砸破老夫的脑袋,自己去里面找吧。”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