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44章 一主一仆,威震都查院

第2344章 一主一仆,威震都查院

方醒带着家丁站在都查院的大门外面,左右两侧都有不少人在围观,大多是官吏,少部分是百姓。

五城兵马司的人在听闻是方醒在都查院找麻烦后,直接把这个片区的巡查给撤了。

惹了方醒他们怕报复,惹了都查院他们怕被弹劾。

神仙打架我们惹不起,你们自己玩去。

于是在都查院的门前,方醒神色冷漠,步步逼人。王彰须发贲张,张开双臂,就像是一只护崽的老母鸡。

“兴和伯,这里是都查院!”

王彰护在前面,按理林詹就该庆幸,并老实点。

可他却双目喷火,走过来说道:“兴和伯,难道下官说错了吗?”

方醒有些诧异于他的胆色,正在重新检讨自己看人的眼光。

“你不过是幸臣,从文皇帝开始,你通过交好如今的陛下,成功的取得了皇家的信任,一直延续到现在,你的侥幸够了吗?”

方醒愕然,竟然笑了起来。

边上的人本就是在惊讶于林詹的胆量,觉得这货有些直臣的意思,借此机会扬名后,就算是在宣德年难有寸进,可等那个啥……换个皇帝之后,或是方醒倒霉之后,他大抵就要开始风光了。

这就是投机!

但这是官场上的规则,只要你成功,只要你针对的人是大家所讨厌的,或是上位者要准备对付的,那么恭喜你,你要发达了。

“你想说什么?”

方醒突然问道,显得很好奇。

“换做是旁人,哪怕是几位整日跟在陛下身边的学士,他们遇到这等情况都只能唾面自干,然后上奏章请罪,可他却……”

“他在有恃无恐,你们看。”

右边围观的人群中,一个须发斑白的官员在给身边的年轻同僚说着自己的见解,很是得意。

“他在逼近,王大人在阻拦,这是最后的底线,一旦他动手推开王大人,事情就闹大了,都查院不会善罢甘休,哪怕刘观都不成。”

他的官服暴露了他的等级很低,七品,真是芝麻般的官员。

可他身边的年轻官员们显得很是信服他,都在倾听着。

“兴和伯历经三朝而不倒,文皇帝如爱护子侄般的照看他,引得他在文皇帝驾崩之后发誓此生只做兴和伯,这便是天意啊!否则哪用都查院的去弹劾他,仁皇帝都会罢了他的兵权,免得君臣相忌。”

有人不服气的问道:“谁知道他是不是想好了要用这一招来以退为进?不升爵也无所谓,当今陛下和他渊源颇深,信重非常,一个兴和伯比什么侯国公都得用,谁知道这一切是不是他在当初拒绝时就想好了的!”

老年官员没回身,只是叹息道:“你们不懂啊!许多时候人就是这么陷进去了,那股子士为知己者死的念头一冒出来,就再也消不去了。”

这时一个从六品的官员不屑的道:“我不懂?我不懂为何能比你官大?而你却只能在刑部慢慢蹉跎。”

顿时周围就有不少人恍然大悟,然后有刻薄的说道:“怪不得他喜欢给新来的官吏说些官场的厉害关系,原来是不得志啊!”

“那还听个屁!倚老卖老的家伙!”

年老官员看看周围这些目露鄙夷之色的官吏,苦笑道:“我只是不喜那等绞尽脑汁,整日揣测上官的日子罢了,不过你等既然不听,那我还说什么?还不如有时间打个盹,回家还有精神去教小孙子。”

众人都不信,都觉得他是想讨好卖人情,所谋甚大。

这时那边的方醒面色更冷了,而督查院出来的人也更多了。

有人笑道:“兴和伯这下要坐蜡了,大概找个借口离去是最好的选择,否则今日之后他怕是没脸再来三法司这边了。”

“都查院的……你们看,居然连洒扫的都拎着扫帚出来了,这可是同仇敌忾啊!”

“那林詹据说在都查院不大讨人喜欢,不过对外大家都要丢掉恩怨,共御外辱,好!”

“这次兴和伯怕是要栽了,不知道陛下会是什么应对,这京城啊!要热闹喽!”

“活该,他在南方清理投献抓了多少人?杀了多少人?他的双手沾满了士绅的鲜血,下地狱去吧!”

周围都是轻松或是厌恶仇恨的话,这也反应了方醒在官场上的名声。

臭!

很臭!

非常臭!

臭不可闻!

可就在这片幸灾乐祸的声音中间,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人多有什么用?那林詹把兴和伯比作了王莽,以兴和伯的性子,不管如何都要动手,否则那宽宏大量的名头哪来的?”

在一片暗喜的氛围里,这个与大家截然相反的看法自然被淹没了。

……

“兴和伯,莫要在都查院跋扈,否则本官会进宫向陛下弹劾你!”

王彰的面色微冷,一半是为了方醒的强硬,一半是为了那些后续出来的都查院的官吏。

人少好商议,人多天然就孕育着动手的气氛。

方醒已经走到了王彰的身前,淡淡的道:“王大人,方某说过,若是出于公心,不管对错,本伯不会追究他,可他这是公心吗?”

“这是诛心!”

方醒的目光越过王彰的肩膀,盯住了正在冷笑着的林詹。

“可他也配诛本伯的心?何况还是无中生有!”

方醒的倨傲激怒了王彰的同时,也激怒了那些的都查院的官吏。

林詹一脸悲愤的道:“兴和伯,从前唐到现在,如你这等帝王宠臣不知凡几,可你自己去看看史书,可有谁能得了善终的吗?”

他看了边上那些人一眼,眼中竟然多了水光。

泪水盈盈间,林詹喝道:“下官的弹劾只是当头棒喝,兴和伯,你若是能谨守臣子之道,那你打杀了下官又有何妨?下官甘之如醇,并当着大家发誓,绝不追究!”

“好!”

这番大义凛然的话终于赢得了大家的认可,于是投机的揣测消散大半,林詹一时间成了不畏权贵的代表。

“林大人好样的!”

有人在为林詹鼓劲,更有人在喊道:“这是都查院,动手就是蔑视国法!”

林詹的眼中多了些欣喜,只是一瞬,却被方醒捕捉到了。

他说道:“我本以为你是出于公心,可如今看来你却是想借着弹劾本伯成名,想成名吗?”

林詹正色道:“兴和伯,此时回头还来得及,下官愿意……”

方醒突然仰天大笑了几声,然后低头,右手只是一个扒拉,就把王彰扒到了边上。

王彰没想到方醒会悍然出手,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就失去了平衡。

等他跌跌撞撞的稳住身体之后,方醒已经大步到了林詹的身前。

林詹有些发呆,他没想到方醒真的动手了。

方醒不屑的看着他,说道:“就凭你也配拿本伯来当做升官的垫脚石?”

林詹面色惨白,说道:“兴和伯,这里是都查院,那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

“啪!”

方醒一巴掌就把林詹扇到了边上。

“他居然动手了!?”

有人惊呼着,为方醒的悍然动手而感到了不可思议。

可更多的人却被方醒那句话里的自信给镇住了。

——就凭你也配拿本伯来当做升官的垫脚石?

林詹终于稳住了身体,他张开嘴,一下喷出了一口血水。

“兴和伯,你……”

他说话已经在漏风,可方醒却没有丝毫没有同情心,疾步过去,一脚就把他踹翻在地上。

“兴和伯!”

来不及阻拦的王彰目眦欲裂的喝道。

地上的林詹在翻滚惨叫着,方醒那一脚让他的小腹痛如刀绞。

方醒回头,看着王彰说道:“还是那句话,如是公心,本伯既往不咎,可若是想拿本伯来当升官的垫脚石,那么就别怪本伯动手了!”

都查院的人都在看着林詹在地上翻滚惨叫,没人过去搀扶一把,诸多先前气势汹汹,团结一心的官吏,竟然被方醒一人就震慑住了。

辛老七的目光在周围梭巡着,他百人敌的名声在官场上知道的人不少,所以目光所及之处,人人低头,生怕被他当做要对方醒动手的人。

方醒缓步过来,辛老七侧身护在他的前方。

这里聚集了上百名官吏,先前群雌粥粥,幸灾乐祸。

可现在那边只是一主一仆,就压住了这上百官吏,无人敢出头为林詹说话。

姗姗来迟的俞佳在边上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对跟来的叶落雪说道:“一主一仆竟然压住了三法司,何其惊人啊!”

叶落雪微微点头,看着方醒和家丁上马,然后从右边出去。

人群自动分开了一条道,大家都默默的在看着渐渐远去的方醒。

许久未曾动手,今日一战,方醒的宽宏大量将会再次响彻京城!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