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42章 你相信谁?

第2342章 你相信谁?

离过年不远了,宫中处处都在忙碌着,皇后也说了,大明如今风调雨顺,自然会惠及宫中,今年过年会比去年更好。

这就是钱啊!

于是大家都勤快了几分,猜测着皇后娘娘会多发多少钱。

几个重臣脚步匆匆的被引着往暖阁来了,几个太监见他们脚步匆匆,面色凝重,都在窃窃私语。

谁都希望年前能安安静静的,可往往事与愿违。

“这是要搅乱大明!”

“这是离间君臣,该杀!”

一个太监走出暖阁,目光左右扫过,那些太监急忙退了回去。

“陛下息怒。”

暖阁里,杨荣已经看了奏章,不禁心中叫苦。

“喜怒?朕要请这位林詹息怒才是。”

朱瞻基冷冷的道:“王彰来了没有?”

俞佳出去问了一下,稍后就带着王彰来了。

王彰满头雾水的进来,行礼后,上面就砸了一本奏章下来。

皇帝刻薄的道:“看吧,别跟朕说你不知道。”

王彰看了奏章,只看了那个名字就心中叫苦。

等他看完全文后,心中不禁涌起杀机,恨不能马上赶回都查院,一刀剁了林詹。

可立场啊……

王彰不同于刘观。

刘观对皇帝是近乎于谄媚的服从,而王彰却不行,他的性格和官职都不允许他变成个应声虫。

他抬起头道:“陛下,臣万死,只是言路不可阻拦,否则百年后,臣恐大明再无人为朝政发声,再无慷慨赴死的臣子。”

好!

连杨荣都在暗自为王彰叫好。

皇帝现在对都查院的压制是越来越深了,而他的打手就是刘观。

杨荣本来就担心皇帝会借着这次弹劾方醒和方政的风潮再次出手,到时候朝堂上下都是一个声音。

所以王彰的坚持在这种时候就显得极为难得。

朱瞻基冷笑道:“这么说朕还得要多谢他了!”

王彰说道:“陛下,林詹在都查院多年沉寂,原先臣建议把他调离都查院,只是……”

那是吏部的锅,蹇义说道:“陛下,臣记得当年都查院想调动三人,其中两人已经出了都查院,吏部发现其中一人为官懒散,尸位素餐,就压了下去。”

“尸位素餐?那为何不动?”

朱瞻基觉得有人占着茅坑不拉屎,就该全部赶回家吃老米饭。

蹇义对此有些印象:“陛下,那林詹当年也曾一月弹劾五名官员。”

“有趣。”

朱瞻基说道:“一个踌躇满志的御史,后来怎么变成了尸位素餐……”

……

方醒随后也收到了消息,甚至是一字不差的把那份奏章都复制了过来,但并不是他的手段高超,而是林詹已经疯了。

“德华,如今这份奏章被传的到处都是,外间不少人都在起哄,说什么你要陈桥兵变,黄袍加身。”

张辅都来了,而且神色焦虑。

徐景昌也来了,这厮竟然在笑,“德华,那奏章里可是说你出征的次数太多,把我等武勋都当做了摆设,以后你就在家歇息吧,哥哥我率军出征,也让徐家的旗号在沙场上重新立起来。”

这话听着有些刺耳,可徐景昌能亲自来,在皇帝还没表态的当口,已经很见交情了。

所以方醒笑道:“你率军出征?我怕会全军覆没啊!”

笑话说完,徐景昌微微眯眼,冷冷的道:“可要我动手吗?”

这话杀气腾腾的,方醒还没反应过来,张辅也淡淡的道:“你的人怕是会被盯着,若是不便,为兄这边也有几个机灵的手下,不说弄死,打断他的腿也就罢了。”

方醒心中感动,说道:“此刻外面沸沸扬扬,我虽然也敢对那林詹下手,可事后陛下那边却不好做了。”

徐景昌大大咧咧的道:“是了,要不就再等一个月,年后哥哥我叫人下手。”

方醒只是笑了笑,却没答应。

张辅见状就问道:“你不会是准备自己动手吧?”

方醒摇头道:“不会。”

等送走了两人,黄钟才说出了自己的忧虑:“伯爷,虽然您领军不多,可战无不胜,在军中的威望很高,可林詹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由此就能引出许多可能……”

方醒看到了解缙,一脸急色,脚步匆匆的解缙。

他微笑道:“那些只是枝节,我几次都有机会……比如说仁皇帝去时,所以……”

“德华慎言!”

解缙的脸有些发青,却不知是冷的还是急的。一进来就板着脸呵斥着。

方醒起身道:“这些年若是要较真,机会多不胜数,所以这些只是积怨。”

解缙显得有些焦急:“可此次弹劾不只是御史,群情滔滔,陛下会不会趁机……”

后面的话他说不下去了。

黄钟补充道:“泰西新败,大明水师天下无敌的形象深入人心。哈烈丧家之犬,肉迷遥远,伯爷,大明目前已无威胁……”

“飞鸟尽,良弓藏吗?”

方醒含笑问道。

解缙回身看看,再次回头时,已经换了严肃的神色。

“当年老夫也算是位高权重,可一朝触怒了文皇帝,转眼就进了诏狱,若非你和……若非你相救,老夫尸骨早寒。”

当年的事一直在解缙的心中,渐渐的让他去审视自己当年的作为。

“帝王无私情啊!若是把什么都寄托在帝王的看重上,那不是智者所为。”

解缙毫不犹豫的就选择站在了方醒这一边,并抱怨道:“这事你应当早些告诉老夫,好歹老夫多年宦途,早就看透了这些,也能帮你分忧。”

方醒笑道:“我虽然仇人遍及天下,可却不乏友人,解先生,伯律,晚上一起喝酒?”

解缙皱眉道:“先想个应对之法再说,否则也是酒入愁肠。”

方醒说道:“这一切都要建立在陛下猜忌的基础上,解先生,可他会猜忌吗?或是说他会觉得我是个威胁吗?”

解缙摇摇头,“帝王的性子大多喜怒难测,信重和猜忌只是一瞬。”

黄钟欲言又止,然后沉默。

这是赞同解缙的意思。

“我对他有信心。”

炭盆里的炭火烧的正旺,方醒用火钳在边上的炭灰里刨了一下,俯身抓起几颗连壳花生。

花生外壳黄黑,而且滚烫。

方醒左右手交替丢着花生,最后丢在了桌子上。

一人一颗,趁着还热剥壳。

红衣的花生米进了嘴里,轻轻一压,微软。

“很香。”

解缙和黄钟都觉得别有一番味道。

方醒吃了花生,意犹未尽的道:“无忧最喜欢跟着我烤东西,解先生,伯律,就算是为了她,我也不会让那些人得逞。至于陛下,我相信他。”

“德华……罢了!”

解缙颓然,黄钟只有苦笑。

方醒起身拍拍手,门外出现了辛老七。

“叫几个人,咱们去都查院转转。”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