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39章 士绅的报复

第2339章 士绅的报复

土豆很内疚,他觉得是自己不懂事,不争气,把张淑慧给气病了。

于是他就在书院里请了假,汉王那里自然也不去了,每日在家侍奉母亲汤药。

方醒对此乐见其成,只是想起张淑慧才三十多点就被儿子当成了老太君,就忍不住要笑。

他牵着无忧站在外面,稍后土豆端着空碗出来。

“你来。”

方醒见他面色凝重,虽然也想借机敲打儿子,可终究还是不忍。

土豆把碗交给了丫鬟,然后走了过来。

方醒松开手,对无忧说道:“去陪你娘吧。”

等无忧进去后,方醒指指前方,父子俩就在院子里散步。

“爹,孩儿不孝。”

土豆很沉痛的模样让方醒暗自点头,觉得自己的儿子至少不是那等纨绔。

“知道汉王为何要把你带到府里去操练吗?”

土豆说道:“知道,陛下有意在年前年后检阅勋戚和勋戚子弟,殿下是好心,想让孩儿不掉队。”

方醒点点头,沉吟了一下,决定把另一层意思告诉他。

“这只是一个原因,我方家一脉从不以个人武力彰显于当世……汉王把你带过去,和为父在南边弄的那件事有关。”

“爹,是清理南方的田亩吗?”

土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然后面色有些悻悻然,大抵是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方醒点点头道:“为父临行前去过汉王府,请他必要时看住你们。”

这是从未有过的慎重。

土豆难以置信的道:“爹,这是京城,天子脚下呢!”

方醒笑道:“是啊!可为父在南方却是在挖墙脚,挖断了无数人家的墙角。那些人和京城的不少人都很亲密,造反都有几百起……”

见土豆在沉思,方醒说道:“你想想,他们连造反都敢,敢不敢对你下手?”

张淑慧和小白在方醒走后不大出门,最多就是和无忧进宫,可那是有侍卫一路保护,安全无虞。

而平安大多在书院,只有土豆作为长子要时常出去,代替方醒应酬某些事情。

“爹,那姨娘和欢欢那边呢?”

“那边为父也托付给了锦衣卫。”

土豆眨巴着眼睛,恍然大悟道:“爹,您不让锦衣卫来保护我,是担心孩儿的名声吗?”

“扯淡!”

方醒轻笑道:“在你们的安危之前,名声分文不值!”

方醒见他迷茫,就解释道:“你是为父的长子,以后肯定是要牵涉到一些朝政之事,所以我请了汉王帮衬,这只是要让那些人怕,让他们知道为父知晓了他们的念头。”

“为父还担心汉王粗心,还给陛下打了招呼,让他必要时动用宫中的人来保护你。”

方醒做事不说洒脱,可却喜欢快意恩仇。

可就在家人的身上,他却婉转求人,这和他的秉性不符。

方醒见他低着头,就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谁知道汉王很够意思,直接把你带到汉王府,放出话说收你做弟子,那些人大抵就怯了。”

土豆低着头,良久问道:“爹,那您为何不能让他们怕呢?”

方醒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想了想,认真的道:“汉王可以不管不顾,而为父却有着一些抱负,所以做事不会没有底线,大抵是这样吧。”

见他有些失望,方醒不禁就笑了,说道:“许多事情为父都没给你说,你只需知道,若是有人做事没底线,为父会让他到地狱里去忏悔。”

土豆这才想起方醒的那个名号。

宽宏大量,也就是说,方醒实际上是在装善良和本分!

“汉王掺和进来,就代表着陛下也掺和进来了,还有你舅舅他们也在,知道吗?”

方醒不肯给他说朱瞻基不好明着出手的原因,“你大了,以后这些事情你可以琢磨,但却不能钻进去,变成个只知道阴谋的家伙。”

见土豆在思索,方醒拍拍他的肩膀道:“有些话你不乐意和为父说,可以去找解先生和黄先生请教,他们都是智者,也能为你解惑。”

黄钟很忙,在外面传出那些谣言后,他就在收集消息。还没好好休息的家丁们被他派了出去,去打探是否有人在想煽动些什么。

下午他就去请见方醒。

“伯爷,此事大概不是蓄意的。”

书房里没烧炭盆有些冷,方醒搓搓手,给他倒了杯热茶。

“那么就是清理田亩的后患,南方有人被拿下了,北方有人在愤怒,感同身受还是亲戚朋友?”

黄钟说道:“亲戚朋友的可能大一些,南方此次几百起造反事件,震惊了陛下,也震惊的北方,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些人肯定会不满。”

“那就不管。”

方醒想休息到过完年,他觉得谣言最多在年前就会消散。

可黄钟却有不同看法:“伯爷,在下估计有人会借机生事。”

……

在家的日子很逍遥,书院开始放假了,方醒带着三个儿子和闺女出去打野兔。

雪地里,只要顺着脚印,就能找到那些猎物。

一群人屏住呼吸在看着辛老七,而前方就是一只野兔。

辛老七面无表情的松开手,箭矢飞出去。

野兔的耳朵一动,正准备跑时,已经被箭矢钉在了地上。

“爹,要活的!”

被方醒蒙着眼的无忧在快活地叫嚷着,等睁开眼睛时,却看到了一只死的不能再死的野兔。

小刀笑嘻嘻的道:“小姐,这野兔是自己撞上来的,一下就死了。”

方醒看了一眼他手上的血迹,这家伙刚才硬生生的撇断了野兔的脖子。

无忧摇摇头,“不要,我要活的,养在屋里面。”

“臭烘烘的。”

方醒单手抱着欢欢,另一只手牵着她,说道:“差不多了,我们回去。”

回到方家庄时已经是下午了,有客人在等候。

方醒在前厅见到了这人,却不认识。

“老爷,这是锦衣卫的人。”

这人起身拱手道:“伯爷,先前有人上了奏章,说您在海外吞了一笔金银,而且和方政弄虚作假翻脸,是准备在海外建国。”

方醒点点头,辛老七就带着这人出去。

黄钟来了,说道:“伯爷,这就是那些借机的人。”

方醒说道:“我和方政弄了一出斗殴也没想瞒着谁,许多人都知道,可金银是怎么回事?真有人当真了?”

黄钟苦笑道:“关于海外的情况多有传闻,以前说是蛮荒之地,后来拉回来了不少金银,那些人又说海外多金银,难啊!”

方醒无奈的道:“在海上不可能,上岸后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更不可能,那些人在想什么?”

黄钟正色道:“伯爷,他们怕是在想利用您和方政的关系做文章,毕竟很亲密。还有……您执掌聚宝山卫的时间太长了,十几年,让人无法不疑心会不会变成了私军。”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