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38章 天下父母心

第2338章 天下父母心

方醒拿出了做父亲的样子,断然斩断了土豆对自由恋爱的过多奢望。

“你找来也行,我和你娘看了再说。”

他自己前世时也相过亲,也见到那些无数自由恋爱的男女最后变成了怨偶。他甚至还记得自己一个表哥当时找了个女朋友,结果被长辈说不好,最好散伙。

表哥自然是不信的,和那妹纸深深的爱着。

结果一年多后结婚,矛盾马上凸显,甚至都动手了。

所以方醒在那之后比较相信长辈看人的眼光。

而土豆却在想着那个青楼的女人,他依旧无法忘记那些香味,以及那让他莫名其妙怀念的呼吸。

方醒在装作不经意的看着他,用一个父亲的忐忑目光在观察着自己的儿子。

是的,他没法不忐忑。

前世的时候他也曾幻想过三妻六妾,家中红旗飘飘,外面彩旗不倒的生活。

可幻想只是幻想,那是生物本能,抢夺交配权的本能。

等他在这边娶妻生子之后,他就对前世的幻想嗤之以鼻。

人是感情动物啊!

……

晚上的时候,方醒和张淑慧说了此事。

“.…..少年好奇这是常事,我给他说了,十八岁之前不许乱来,不然短命。”

夫妻久别自然是要亲热一番,屋里没有炭盆,可张淑慧依旧汗湿鬓角。

“夫君,以后要派人盯紧了土豆,妾身就怕那些女子去勾引他,到时候伤了骨血。”

在当娘的眼中,自家的儿子大抵是天下第一帅,再好的女人也只是勉强能配得上。

方醒很困了,但还是坚持着说道:“你放心,土豆知道分寸。”

张淑慧嘟囔道:“他还是孩子呢!”

方醒没了回应,张淑慧下意识的道:“夫君……”

方醒啊了一声,然后迷迷糊糊的道:“好,等以后他七八十了还是孩子。”

“胡说!”

张淑慧有些恼怒,再想和方醒辩驳,却听到了轻微的鼾声。

方醒此行北上几乎都是快马赶路,只求在年前赶回京城,所以几乎骨头都散架了。

张淑慧心中愧疚,然后悄然起身。

她披着大衣在窗户边看了看外面,然后悄然开门出去。

天上雪花缓缓飘落,哪怕是晚上也能看到。

院子里已经积了一层雪,幸而雪还没化,不然要小心摔跤。

张淑慧小心翼翼的走下台阶,一路摸到了外面。

土豆和平安现在已经不在他们夫妇的厢房了,而是搬到了外面。

没有月光,灰蒙蒙的天空,可视线依旧清晰。

张淑慧到了土豆的卧室外面,就从窗户往里看了一眼。可里面却被窗帘给挡住了。

她悻悻的继续往里看,想从窗帘的缝隙看到土豆。

半晌她无功而返,就走到门边,把耳朵凑上去,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听了许久,她皱着眉头低声道:“好像是睡着了吧……”

于是她又听了一会儿,直至打喷嚏的欲望忍无可忍,这才急匆匆的回去。

回到卧室后,温度一下变暖,张淑慧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

从金陵到北平,在进入北方后还遭遇了大雪,方醒这一路赶的很辛苦,战马都被拖垮了几匹。

所以他一觉睡得很香,直至被吵醒。

“啊嘁!”

他缓缓睁开眼睛,然后看到坐在梳妆台前的一个女人在打喷嚏。

“你是谁?”

长途跋涉后睡个好觉,脑子容易发蒙。

方醒看看那个女人是古装,就再看看屋顶,还有家具。

哥穿越了?

惊讶瞬间就像是闪电从大脑里闪过,方醒一下就清醒了。

张淑慧回身讶然道:“夫君……”

方醒贪被子里暖和,还不想起,就说道:“昏头了,以为是在外面。”

张淑慧笑了笑,然后又打了个喷嚏。

“你这是怎么了?”

方醒一下从床上翻起来,外衣也不披,走过去摸摸她的额头,然后毫不犹豫的伸手抄住她的腿弯,右手扶住她的背部,一下就把她抱了起来。

“夫君!”

张淑慧下意识的搂住了方醒的脖颈,然后才赧然道:“快放我下来。”

方醒抱着她放在床上,给她脱了外衣,然后盖上被子。

张淑慧面色绯红,眼中似乎有水光流动,低声道:“夫君……”

方醒俯身摸着她的额头,皱眉道:“昨晚你起夜了?”

张淑慧抿着嘴角,好似在偷笑,竟然有些俏皮。

方醒没奈何继续问道:“可是出去了?”

见她点头,和无忧生病时一般的乖巧,方醒叹道:“后面有马桶,你肯定是看土豆了吧。”

张淑慧点头,方醒说道:“孩子懂事的,你是关心则乱。”

他过去推开门,说道:“开一下门透气,你记得盖好被子。”

见他出去,张淑慧才缓缓闭上眼睛,然后嘴角噙笑,就睡着了。

稍后小白就进来了,见张淑慧还躺着,房门却开一半,就嗔道:“昨晚折腾久了吧。”

张淑慧还在睡,小白觉得不对劲,就出去找方醒。

“老爷出去了,说是进城。”

今日没什么风,小白回去时,得了方醒交代的秦嬷嬷已经把房门关上了。

“夫人有些发热,老爷进城去请御医。”

一个多时辰后,方醒带着御医来了。

御医被带进内院有些慌,就说道:“兴和伯,不方便吧?”

方醒只是摇头,等到了卧室后,小白已经叫人拉起了帐子,朦朦胧胧的看不清里面的人。

方醒皱眉道:“要看面色,甚至要看舌苔才能确诊,拉开。”

那御医低头道:“下官能悬脉。”

“悬个屁!要不要本伯给你找根线?”

御医被方醒顶的尴尬,方醒见状就说道:“那是哄人的,医者父母心,再说只是看看罢了。”

御医心中感慨,拱手道:“悬脉确实是……不大准,可下官有时候出入宫禁,还有那些富贵的地方,不如此不行啊!”

帐子已经被掀开了,张淑慧低着头坐在那里,小白弄了张薄薄的帕子放在她的脉搏上。

御医飞快的看了张淑慧的脸色,然后偏头拿脉。

方醒在边上说道:“摸着额头有些发热,打喷嚏,舌苔……淑慧张嘴我看看。”

方醒也觉得御医看舌苔不妥,就自己看了看。

这人太急了啊!

御医苦笑着收敛心神,仔细感受着脉动。

稍后他叫换了只手,等两只手都把脉后,就笃定的道:“兴和伯,尊夫人这是风寒,下官开个方子,吃两日就罢了。只是要注意别再受寒,出汗时不许贪凉。”

这是个靠谱的御医!

方醒送他出去写方子,然后叫人去买药。

御医见他客气,就交代的更细致了些。

等走的时候,方醒送他到了门外,从家丁手中接过一个包袱递给他。

御医背着药箱子,看了外面的马车一眼,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下官只是本分罢了。”

方醒笑道:“快到年底了,只是一些家里卤的牛肉,从塞外来的新鲜牛肉,回去尝尝。”

御医觉得方醒真是客气,在勋戚和权贵中算得上是没有架子,所以回去就难免说了些方醒的好话。

可市面上却有些关于方醒的坏话在流传着。

——泰西人沿途搜刮抢夺了许多金银珍宝,相当一部分被方醒给贪了。

俘虏还在路上,没到京城,所以这些话很快就传的有鼻子有眼的,让人不得不信。

方醒也知道了,但他现在就顾着照顾生病的张淑慧,没搭理。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