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28章 毒杀

第2328章 毒杀

城门内,陈三正在分钱,五贯钱他分了三贯给手下,算是比较讲义气的大哥。顶点更新最快

一群青皮得了钱就想去玩耍,哪怕外面下着大雨都拦不住。

陈三点头同意了,见陈默没去,就招手叫他过来。

两人并肩坐下,陈三夸了陈默找来那个土豪,然后说道:“此事他们可满意?”

陈默摸着肚皮憨厚的道:“三哥放心,那对师徒都被你逼的要疯了,那事主肯定满意,不然也不能给钱吧。”

陈三点点头:“只是夜里去惊吓他们,还装神弄鬼……不过装的不像,居然都怕了。”

陈默有些瞌睡,就含糊说道:“他们心虚,所以就怕了。”

……

汪元矫健的冲了过去,然后骑在黄俭的身上,双手去掐他的脖子。

黄俭晕的厉害,他努力掰开汪元的手,红着眼说道:“你居然敢杀我?你居然敢杀人?”

汪元和他争夺着,喘息道:“你居然没下毒?你居然没下毒?”

他先前交换了茶杯,就是担心黄俭下毒,可如今黄俭只是头晕无力,却是他后来下的那药的反应。

所以他懊恼了,早知道黄俭没下毒,他就会换另一种方式让他消失。

黄俭毕竟比他年轻,虽然中了药,可药效却发作慢,他渐渐的积蓄了些力气,就反手捏住了汪元的脖颈,狞笑道:“老子下什么毒?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活?这几晚都有人在袭扰,我还看到了王柳碎的冤魂在哭诉,汪元,这是你的主谋!”

汪元奋力的挣开他的手,然后利用身体的重力,一拳打在黄俭的脸颊上。

他重新捏住了黄俭的脖子,说道:“你死了会变成碎肉,最后消散在世间,是失踪,知道吗,是失踪……”

随着那双手的用力,黄俭的脸上渐渐涨红。

汪元一边发力一边说道:“老夫当年可是练过骑射的,你以为老夫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腐儒吗!你该死了!哈哈哈哈!”

黄俭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过往的经历一一闪过,就如同是一幅幅画在移动着。

他想起了以前在汪元门下学习时的稚嫩和单纯,及至成了他的帮闲后渐渐多了心机。

他最后想到了自己的妻儿,然后就笑了起来。

他的笑有些诡异,汪元正在用劲也没注意。

不知道是从哪里涌出来的一股力气让黄俭爆发了,他用力的掰开那双掐住自己脖子的手,然后猛地抬头撞去。

嘭的一声之后,汪元被撞的头晕眼花,然后被黄俭一脚蹬开。

汪元有些慌乱,他奋力挣扎了几次没起来,最后被爬起来的黄俭坐在了身上,不禁暗自叫苦。

黄俭一拳打在他的脸上,骂道:“你这个老畜生,当年让我为你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后来朝中清查投献你就把田地还了回去,可当年你拿那些田地的血腥呢?难道你就忘了?”

汪元被他打的晕头转向的,就胡乱喊道:“没忘,没忘!”

黄俭一拳打在他的头上,气喘吁吁的停手了。

汪元见他停手了,就讨好的道:“你放开我,回头我给你办户籍……不然你寸步难行。”

黄俭的面色有些白,他干呕了一下,然后说道:“方醒要动手了,我已经想通了,什么妖魔鬼怪都是假的,都是他叫人来弄的,就是想让咱们恐慌。”

他再次干呕一下,眼中多了泪水:“他果然是宽宏大量,明知道你是主谋,我是从犯,却不肯立刻动手,一直等着,结果这些时日咱们如惊弓之鸟,惶然不可终日,这才是他的目的。”

汪元当然知道,但他却在暗中蓄力,嘴里应付道:“是是是,他就是想吓人,等人被吓的六神无主后他才觉得畅快,这就是小人,无耻!”

“无耻?”

黄俭的脸上有些痛苦之色,他神经质的笑了一下,说道:“是咱们先谋算,不,是你先谋算要刺杀他,是谁无耻?”

汪元一怔,黄俭大笑道:“你从来都是觉得天下人亏待了你,你做什么都是对的,你杀人也是对的,可是?哈哈哈哈!”

汪元被他说中了心态却没什么羞耻,只是看着他在大笑。

大笑很快变成了咳嗽。

咳嗽渐渐加剧。

“药效来了,哈哈哈哈!”

这次换了汪元大笑,他虽然被黄俭骑着,却已经没了讨好和慌乱。

黄俭急促的喘息着,看着汪元的说道:“你先前下了毒!是了,你说我背上有东西,然后趁机下毒……”

“没错!”

汪元得意的道。

“你不得好死……”

黄俭又开始喘息起来,他的胸腹处在涌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翻滚一般。

“你不得好死!”

黄俭突然大喊一声,然后一张嘴就喷出了漫天的血雾。

血雾落下来,汪元满头满脸都是。

他呵呵一笑,轻轻的就把黄俭掀翻在地,然后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说道:“你该死了。”

黄俭再次喷出一口血雾,血雾落在他的脸上和胸上,看着斑斑点点的。

他仿佛舒服了些,就嘿嘿的笑道:“老家伙,你以为方醒会放过你?”

汪元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淡淡的道:“你死了,你会消失于世间,死无对证。老夫是南方名士,那方醒正在清理田亩,南方人对此恨之入骨,他没有证据就对老夫下手,那老夫愿意束手就擒,只是要怀疑他的名将称呼是哪来的了!”

他得意的走到黄俭的身前,“为将者要审时度势,如今南北都清理了田亩,那些士绅和百姓得多恨他们?此时最好的应对就是无事,不扰民。他要是敢动了老夫…….哈哈哈哈!那就是找事!”

他大笑着,而黄俭却气息奄奄。

“你不得好死……”

黄俭现在只担心自己的妻儿会不会被汪元骗回来,然后一一处置了。

他看着外面的雨,眼角有泪水滑落。

雨水密集落在屋顶,发出密集的声音,然后在屋檐处滑落,形成了雨幕。

他就看着这雨幕,渐渐的露出了微笑。

雨很大,声音也很大。

汪元终于恢复了过来,闭眼说道:“等明后日我会说你卷着不少钱钞跑了,而你经常去找青皮的事早就落在了大家的眼中,所以你是潜逃,而老夫及时报官,这便洗去了嫌疑…..到了地底下别说没了你的户籍……”

黄俭只是在微笑,他看着外面,那微笑越发的浓厚了。

“那个方醒坏了文方他们,老夫前十年的投入几乎白费,他迟早也会死。”

汪元渐渐的放松了下来,他走到桌子前方拿起茶杯,叹息道:“这种毒药不多了啊!老夫用在你的身上也心疼,你还不快去?”

黄俭嘿嘿的道:“你要死了……”

“哈哈哈哈!”

汪元背对大门笑道:“老夫算无遗策,那方醒只是个武夫,什么狗屁的名将!老夫的麾下若是能有十万,也能扫清天下……”

“十万可够了吗?”

一个声音突然问道。

汪元习惯性的道:“老夫将兵,当然是多多益善,咦……”

外面的雨声变小了,可屋顶上的雨声却丝毫没变。

而且刚才说话的声音他有些熟悉,恍惚听过。

他在缓缓回想着这个声音,然后刚才黄俭的微笑就浮现脑海。

那是快意的微笑。

一个马上就要死去的人,他有什么快意的?

刚才他看向了哪里?

汪元只觉得心跳如雷,他放低了声音说道:“你下毒给为师,最后却自己毒到了自己,这也算是天日昭昭,稍后老夫就去报官。”

“哎!师徒一场,你何时变成了这等模样,让为师心疼啊!啊!”

他终于转身过来,最后的一声‘啊’却是惊呼。

这是意外的惊呼。

汪元退后了一步,然后又稳住了身体,拱手道:“见过兴和伯。”

屋檐下,方醒的目光扫过室内,面色严峻。雨幕在他的身后落下,竟好似他披着一肩流水……

外面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那是军队。

脚步声越来越近,方醒微笑道:“你们师徒这是在弄什么?”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