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27章 自相残杀

第2327章 自相残杀

轰隆!

雷声在云端盘旋下来,很闷。

黄俭穿着一身青衫,站在院门内对汪元拱手笑道:“老师有三年多没来过这里了吧?”

汪元木然的道:“你有妻儿,我自然不好常来。”

黄俭看了一眼天色,说道:“要下雨了,老师请进。”

汪元刚进去,雨滴就落了下来。

汪元回身掩门,大门缓缓合上,门缝中,汪元那张冷冰冰的脸上,突然渐渐温和。

而就在他的身后,略微高些的地方,几乎是同一个位置,一张脸也在笑着。

黄俭在诡异的笑着。

两个脑袋,两张脸在门缝中渐渐重合,渐渐从双眼开始消失,最后戛然而止,一切都被掩盖在了门内……

雨在下!

院子里,雨水稀疏落下,地面湿润了一瞬,然后湿痕马上消失。

灼热的大地上尘土飞扬,雨滴卷着尘土再次落下。

湿痕渐渐连成了一片,雨滴越来越重,敲打在地面上,就像是敲打在心头。

屋檐下,汪元在看着这一番变化。

黄俭也在看着,“雨从无根处生,落地为尘。这便是大道,神仙想来也是吧,落入凡俗就是凡人,老师多年自矜,可有所得?”

汪元怔怔的看着雨水落地的景象,闻言微微一笑,说道:“你那堂兄被拿下和方醒无关……”

黄俭并未愤怒,“老师早就知道的吧,然后自己恨毒了方醒,却把我堂兄的事栽在方醒的头上,然后看着我像是个傻子一般的去刺杀方醒,而我认识王柳碎的消息老师应该也是早就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局,老师让弟子钻进去的局。”

汪元伸手探出屋檐下,感受雨水滴在手心的温度,却是温热。

他有些失望,说道:“万事不会骤然变化,四季轮回,都是渐变,你呢?”

黄俭笑道:“老师那些年在外面口碑颇佳,一是修桥铺路,那是要名声。二是奖掖后进,遇到聪慧的士子都会温言相交,甚至解囊相助,这是收买。一是人心,二是种因,若是那些士子有谁中了进士,自然是要念着老师的好,不然老师的好名声在,只需在背后说一句坏话,那人怕是要名声扫地……”

汪元捻动手指,感受着湿润,说道:“人一辈子就这区区数十年,老夫大半都过了,却不肯安静,却是为何?”

就像是学堂上老师向弟子发问,黄俭认真的想了想,说道:“凡人衣食足就够了,老师不喜美色,不好享乐,看似清心寡欲……”

汪元缓缓回身,微笑道:“然后是什么?”

黄俭说道:“实则是利欲熏心,可却只是布衣,不得入朝堂指点江山,所以就在江湖中给人添堵,看着朝局有一些自己改变的迹象就喜不自胜……”

他脸上的焦躁早已消失,竟然看着很是平和:“老师,您更多的是想为子孙铺路吧。在他们成材之后,南方名士之后,官场上有不少受过您恩怨的官员,啧啧!想想都让人悠然神往啊!”

汪元抚须笑道:“世家便是这么做的,一代代的积累,然后厚积薄发,子孙人才辈出,出将入相,不绝于缕,这才是老夫所追求的目标。”

黄俭笑了笑,却是带着讥讽的味道:“老师,当初文方二人被仁皇帝看中,并简拔,这是谁的手笔?若说是殿下听闻他们的名声而招募,那只是笑话,大明有才之人千万,他们不过是花钱弄来的名声,真要招募人手也轮不到他们。”

汪元楞了一下,然后说道:“此事倒也没什么机巧,当年的仁皇帝做太子时喜爱文章,身边有些老儒,老夫和其中一人交好,书信往来,多为文方他们夸赞,逢年过节用他们的名头送些礼物进京罢了。”

黄俭愕然道:“就这些?”

汪元缓步进去,说道:“你以为要什么?人情人情,不过是水滴石穿而已。一日不成,那就两日,两日不成,那就三日,除非是枭雄,否则几人能挡?”

两人分左右坐下,中间就隔着一小桌。

小桌不大,距离很近,两人也在微笑,可却让人生出了隔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的错觉来。

黄俭坐下后才想起泡茶,就亲自出去了一趟,回来时手中多了个茶壶和两只杯子。

“家中的妻儿不在,倒是怠慢了老师。”

黄俭很自然的倒茶,汪元很自然的看着茶壶和茶杯。

黄俭指指茶杯道:“老师请用茶。”

汪元摸着茶杯道:“你泡茶的手艺依旧看不到长进啊!”

两人都笑了,汪元突然止住了笑意,然后皱眉看着黄俭的身后,说道:“老夫一晃眼,怎么又看到了一张纸?”

黄俭心中一惊,就起身反手去摸自己的背。

汪元的双手闪电般的动了,瞬间就把双方的茶杯换了个方向。

黄俭依旧在摸背上,汪元又快速的动了一下,等黄俭没摸到,恼怒的回身时,汪元的手已经从那只茶杯的上面离开了。

“却是看错了。”

汪元揉揉眼睛,看着竟然多了老态。

黄俭心中舒坦,觉得这人终究是离死不远了,就得意的道:“老师还是多保养吧。”

汪元唏嘘道:“人老如蜡烛,烛泪流淌,最后成了一滩……”

外面的雨一直在下,可酷热依旧未消,反而多了些闷热。

黄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我知道老师有门路,弄个新户籍也不是事,我只要这个,以后咱们各自不相干。嗯,我发誓,以后各不相干。”

汪元笑了笑,说道:“你的妻儿就不管了?”

黄俭的眼中多了些犹豫和挣扎,然后说道:“那方醒不喜欢折腾妇孺,只要我能脱身,他肯定不会对我的妻儿下手。”

汪元笑道:“户籍出自我手,你无所遁形,难道不怕方醒对老夫下手,然后老夫把你供出来?”

“轰隆!”

天空中一击闷雷,黄俭颤抖了一下,强笑道:“若是老师被他拿了,那便是天意。”

汪元温和的道:“你是想逃吧,大明如今极大,只要有钱,何处不能安身?你这是想躲在某地,等风声住了之后再出来,果然是得了老夫的真传,极为能忍。”

黄俭说道:“以前我一直说方醒会来查那事,可你不信,如今你以为如何?”

“方醒有城府,他能一直忍到现在,那就是想利用此事做文章,或是想让咱们惊恐万状,疑神疑鬼。”

汪元擅长摆弄这些计谋,所以早就看出了方醒的用意。

“老夫是名士,没有把柄他不敢拿人。”

黄俭叹道:“老师果真是算无遗策,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的。只要我能消失,此事自然就平息了。”

汪元看了一眼被他喝了大半的茶水,问道:“你想如何消失?”

黄俭一怔,然后身体摇晃了一下,说道:“我怎地有些头晕?”

汪元的左手一直隐在宽大的袖口里,他双手合在一起,像是在传递什么东西。

黄俭捂着额头,眼睛不住的眨巴着。

汪元微笑着再次问道:“你想如何消失?”

黄俭觉得脑袋发晕,他摇摇头,皱眉道:“你不肯写信给文方他们,可文方他们每月都会给你写信,老师,你还不知道吧,我摹写了之后掉包了三封文方给你的信……”

汪元点头道:“是啊!你最擅长摹写,老夫当年还让你别在这等小道上下功夫……”

黄俭的身体在摇晃,他扶着桌子起身,看看那杯茶,再看看诡异微笑着的汪元,嘶吼道:“你下毒!”

汪元霍然起身,用右手一直握着的东西砸了过去。

沉重的砚台一下就砸在了黄俭的额头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黄俭连退几步,最后重重的倒在地上。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