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26章 才有消息就报捷

第2326章 才有消息就报捷

室内一阵沉寂,那家仆见状知道不是好事,就悄然退了。

汪元拿着这张纸走回去,双膝交叉坐下去,仔细看着这张纸,仿佛在研究笔迹。

黄俭如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他喃喃的道:“是谁?想弄谁?我和人无仇无怨,那些青皮也不会弄我。若是方醒,他不会这般威胁我…….”

“你是坐马车回来的?”

汪元突然问道,黄俭随口道:“那么热的天,当然要坐车,不然晒成肉干给你吃吗?”

汪元没反应过来,还在发呆,黄俭的眼神渐渐的活了过来,他指着汪元说道:“哦……原来是你吧?那人和你有仇!对,肯定是和你有仇,这是给你看的。”

汪元抬头,淡淡的道:“若是老夫,他就该弄在门上,而不是你的背上。”

黄俭呵呵笑道:“我的妻儿都走了,那人知道我回来必然就是独居,给谁看?而且这天看着要下雨,我是男人,哪有每日换衣服的,说不定下午一场雨就淋掉了…….没错,就是你,哈哈哈哈!”

汪元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你是疯了!”

黄俭大笑不止,状如疯狂。

汪元握着那张纸的手不禁用力,把边上捏成了一团。

……

天色晦暗,已经被拆掉的小台子下还有些血迹,周围还有十多个闲人还在说着这场难得一见的剐刑,说到精彩处,人人眉飞色舞。

一阵风吹过,吹来了尘土,也吹来了湿气,更吹来了血腥味。

“要下雨了!”

乌云下挂着带湿气的风,几乎九成九要下雨,于是街上的人有的小跑,有的疾步,那些商铺也开始收拢摆在外面的东西。

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传来,脚步匆匆的行人就看到两个军士往前跑。

随后就有消息传来,鄱阳湖里竟然出了一股水匪,四处乱跑,到处劫掠。

这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才将剐了郭候,血迹还没凝固,竟然又有人造反了。

而且那是水匪,鄱阳湖里一藏,到哪剿去?

而鄱阳湖的周边全是人口,九江府,南康府,饶州府……

还有南昌府,要是那些水匪哪天发狂了,半夜摸上岸来,长途奔袭南昌城,估摸着方醒的兴和伯爵位可就保不住了。

……

“.…..伯爷,水匪抢了些收税的船,然后进了湖里,时常出来袭扰,饶州等地苦不堪言,就令小的报了上来……”

来报信的居然是军士,而且是饶州府的。

方醒理解这种惶恐不安,而且这种紧急事务就该及时禀告。如果饶州先上报布政使司,等布政使司再上报的话,那在方醒的眼中就是渎职。

“多少贼人?”

军士挠头到:“伯爷,不知道,他们洗劫了几个村子,逃出来的人都说好几千。”

“扯淡!”

方醒挥挥手,等军士走后,他召集了薛禄等人来商议。

“几千人?扯淡!”

薛禄等人的反应和方醒一致。

“真要有几千人,那真是要彻底清洗南方了。不可能。”

一张地图被摆在桌子上,方醒指着鄱阳湖说道:“当年太祖高皇帝和陈友谅大战时,正逢枯水,战船竟然搁浅……贼人必然想着现在水深好躲避,而周围广阔,无法封堵,必要时他们化整为零,直接上岸……”

“派水师去!”

薛禄建议道:“从金陵直接上去,然后召集附近的军队展开围剿。”

李隆看着地图说道:“这个要骑兵才行,有骑兵在岸上盯着,一旦得了消息,马上就能冲击。”

宋琥也觉得非骑兵不可,“若是拦截不成,让他们给跑了,下次可就麻烦了。毕竟湖中吃的多,他们要真躲在里面不出来,除非多派些战船去,否则不好找啊!”

他们的建议不错,在方醒看来,不,是从作战的角度上看来不错。

可方醒却皱着眉,指指鄱阳湖说道:“可那些是什么人?”

薛禄一怔,然后恍然大悟,拍拍额头道:“老了老了!老夫真是老了,还是兴和伯敏锐,果真是名将!”

宋琥和李隆多年未曾征战,完全是懵的,让薛禄见了也是心中叹息,对武勋的未来越发的不看好了。

方醒起身道:“名将纯属扯淡,阳武侯您就别夸我了。来人。”

门外进来了一个小吏,方醒吩咐道:“派人往江西一路搜过去,找到信使,让他一路报捷回来。”

薛禄笑道:“一群土鸡瓦狗,什么都不懂,只消略微围堵,保证无处可逃。”

……

黄俭觉得这是个好消息,至少能让方醒焦头烂额,然后顾不得去查找当年的事。

是的,他觉得方醒已经开始在寻找当年刺杀的幕后指使者。

所以他惶然。而汪元也不轻松,以前他笃定这个案子不会连累到自己的身上,可在看到方醒处置郭候一案时的手腕后,也有些疑神疑鬼。

黄俭站在城门里,和陈默在闲聊着,从美食聊到女人,最后他败在了陈默的猥琐上。

“大哥每日都要消息,这是有事?”

陈默漫不经心的问道,黄俭却冷冷的道:“无事,好奇。”

“信使来了,闪开!”

一声大喊,陈默赶紧跑到了边上探头看去。

一队骑士快马冲进了城中,有人喊道:“鄱阳湖大捷,全歼水匪!”

陈默的目光随着信使而移动,说道:“才将说水匪造反,这还没下雨呢,就被剿灭了?”

黄俭也呆滞了……

事情很快就曝光了:一个渔夫听人说南边要和大明划江而治了,就异想天开的要造反,结果他一说,竟然有不少人愿意跟着。

当然,这里面也有当地官府压榨渔民的因素,报捷的同时,江西方面的请罪奏章已经往北平去了。

这三百余人大着胆子袭击了鄱阳城,饶州知府慌了,就派人去查探,可那些水匪洗劫了村庄之后就再次回到了湖里。

他想剿匪,可看看自己的胳膊腿,最后只能让人去金陵和布政使司报信。

“.…..南昌那边早就发现了水匪,当地派了十余艘船,上面带着不少军士,只是一个照面,那些水匪就主动降了……”

“晦气!”

薛禄骂了一声,起身道:“喝酒去了!”

方醒说道:“近日无事,诸位辛苦,可以去歇息。”

最近一段时间大家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听到这话薛禄带头,一起找地方喝酒去了。

稍后陈默来了,说了一些情况。

“.…...黄俭想跑……”

方醒起身拍拍陈默的肩膀,说道:“你做的不错。”

陈默堆笑到道:“兴和伯,那些青皮如今都听我的话,要什么消息都有。”

方醒点点头,然后吩咐道:“召集人手,本伯想去看看。”

而此刻的汪元已经站在了黄俭家的外面。

黄俭家在前院,是当年汪元专门叫人隔出来的小院,很是清幽,也是两人师徒情深的见证。

天空中响起了一记闷雷,院门打开了,声音完全被掩盖在雷声之中。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