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19章 一鼓而下

第2319章 一鼓而下

黄俭很慌,随着霍严殉国的消息传来后,他越来越慌。

他知道皇帝会暴怒,然后会严查南方,那么方醒会不会乘机彻查当年他遇刺的事?

所以他去找了汪元,威胁着让他送自己去躲避,可却被茶杯砸了额头。

他当场发誓要让汪元好看,然后依旧带着家眷住在汪家。

这是要死一起死的意思,可汪元却不好撕破脸赶他走,不然会被说成是小人。

而且到了那时,汪元为了避嫌,怕是不得不说些黄俭行踪诡秘之类的话来撇清。

可现在时机不对,霍严的殉国让气氛变得壮烈了起来,方醒趁机拿下黄俭他没话说,可事后呢?

规矩的人别人大多不怕他,因为可以判断出他的动向。

可方醒循规蹈矩吗?

汪元认为不可能,所以他才忍黄俭忍到了现在。

“他在干什么?”

汪元派人在跟踪黄俭,每天都能收到两次消息。

“他在城门处问了消息,一贯钱的消息,然后又和几个青皮说话,开始还好,后来就没人理他。”

汪元冷笑道:“他这是想跑了,可方醒在城中,哪个青皮敢接他走?”

那仆役垂首道:“老爷,兴和伯今日见了不少人,那些商人都是他蛊惑的,他还去了曹家,然后曹瑾请了邱帧他们吃饭。”

“知道了。”

汪元的声音中多了不屑。

“那些人能做什么?不过是腐儒罢了。”

……

腐儒,这不是个好词,你要是当着读书人的面说他是腐儒,那几乎就是在抽他的耳光。

黄俭就被一个青皮骂了腐儒,却没有反驳,因为那青皮是个喜欢相公的。

被一个青皮给‘看上’了,那感觉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他骂骂咧咧的回到了汪家,也不去见汪元,然后就躺着睡觉。

他的妻儿这段时间不敢惹他,所以只是躲在厢房里。

不知道睡了多久,黄俭肿着眼睛起来,随便洗把脸,然后对媳妇说道:“你许久没回娘家了,明天带着孩子一起去,住个十天半月的再回来。”

他的媳妇狐疑的看着他,直至没看到开玩笑的迹象,才说道:“夫君,很远啊!”

黄俭进去收拢了一番,出来时手中多了个布袋子。

“往年你说买些田地,好歹给孩子以后傍身,我存了许久,加上你那里的钱钞,这次回去请丈人帮衬帮衬,买一两百亩地,记住了,要问价。还有就是田地挂在孩子的名下,他十六了,可以了。”

他的媳妇有些慌,问道:“夫君,可是有祸事?”

黄俭板着脸,他以前一直板着脸,最近却是忘记了。

“胡言乱语,什么祸事?为夫只是累了,老师这边没什么前途,难道为夫要带着你们一辈子寄人篱下不成?等田地买好了,为夫也该带着你们回去了。”

他的媳妇憧憬的道:“是啊!到时候咱们的孩子一定好好的读书,考个举人,家里的田地就不用交税了……”

……

安乡县,当林群安带着五百余人的火枪兵飞马赶到时,县城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包围的军队有三千余人,分属两部,现在做主的是一个千户官。

林群安拿出文书验证了身份,然后就接过了指挥权。

站在城下,看着城头上那些战战兢兢的贼人,林群安点点头,身后那千户官开始介绍情况。

“开始逆贼约有八百余人,都是那郭候的人。那逆贼早就有了打算,提前从几个县把那些孔武有力的庄户都叫了来,杀掉了十多个不肯附逆的庄户祭旗,然后就攻打县城……”

“还知道杀人祭旗?”

林群安觉得那郭候肯定是有预谋的。

“是,咱们抓了俘虏,问话之后才知道那郭候御下极严,以前还吹嘘说自己饱读兵书,若是为帅,定能一扫外敌。”

“扯几把蛋!”

林群安冷冷的道:“沙场征战都是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什么狗屁的兵法,实力才是王道,兵法有用,要刀枪来做什么,摆样子!?”

那千户官在南方承平已久,被林群安几句话就说的讪讪的,心中腹诽着:老子早就想攻打了,可那边的信使一路亡命的赶来下令,说是只要围住,不然还等到你来作威作福。

林群安不知道他的腹诽,知道了也不在意。

他举起望远镜看了看,说道:“敌军胆怯,少数骨干在打气,不过本官断定最后三轮火枪齐射,那些逆贼必然会崩溃,出击吧。”

千户官听他说的轻巧,就劝道:“大人,贵部才到,好歹歇息一夜,吃了饱饭再说。”

林群安摇摇头,“不了,这等土鸡瓦狗,若是还要隔夜攻打,被伯爷知道了,本官哪有脸面再统御聚宝山卫。”

“进攻!”

阵列齐步向前,接近城墙时,上面稀稀拉拉的飞下来十余支箭矢。

“官兵来攻打了!”

那些贼子都慌了,有人想跑,被人用长枪的杆子抽打了回来。

林群安看到一个五十余岁模样的男子在挥舞长剑叫喊,就喝令道:“半个时辰之后,本官要在县衙点检俘虏!”

进入射程之后,火枪抬起。

“嘭嘭嘭嘭!”

一轮齐射之后,城头倒下了十余人,剩下的人居然都站在上面,也不见躲避。

那千户官惊呼道:“大人,怕是精兵。”

精尼玛!

林群安跟着方醒南征北战,什么场面没见过。

他拔刀前指,喝道:“攻城!”

千户官心中暗骂,却没敢抗令,只得带着麾下往前冲。

才冲出去,第二轮齐射开始了。

硝烟淡淡,城头上一声喊,然后那些贼人冲散了那些所谓的‘督战队’,跑的无影无踪。

半个时辰后,县衙前跪着一排贼人,为首的正是那位郭候。

喊杀声渐渐的低微,一群群俘虏被押解过来。

那些俘虏先前还是农户或是青皮,一朝跟着郭候造反,那股子戾气就被激发出来了。

“按照伯爷的吩咐,手上有人命的杀,没人命的流放。”

林群安接到的命令就是快刀斩乱麻,可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问他们霍大人的遗骸在哪。”

那些百姓也被叫了来,县衙前满满当当的都是人,顺着两侧延伸过去。

“霍大人在哪?谁知道?”

有军士去找百姓问话,那些百姓还在懵懂,一个孩子抢先说道:“他们把霍大人喂……喂狗了。”

烈日下,县衙前静悄悄的,那孩子说完后见大家都面色凝重,就以为自己闯祸了,赶紧挤进人群里去寻自己的亲人。

林群安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他喃喃的道:“怎么和伯爷交代?怎么交代?”

跪着的郭候见状就大笑了起来,说道:“都死了爹娘吗?哈哈哈哈!”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