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15章 殉国的文官

第2315章 殉国的文官

等黄俭走了之后,那胖子兀自和青皮们说笑,直至太阳西斜才拍拍屁股起来,说是要去找老相好。

陈三骂道:“你胖的那里都没二两肉,还去找相好?被人压吧!不然家伙事都动不了!”

胖子也不生气,只是得意的道:“我那相好腰肢细,却有力,老子躺着就能舒坦,你们就嫉妒吧,哈哈哈哈!”

半个时辰后,胖子走到了一处大院的后门,他回身贼头贼脑的看了看身后。

“没人。”

一个男子从后面过来,应该是一路跟着胖子到了这里。

胖子这才松了一口气,男子随即叫开后门,两人进了里面。

等见到方醒后,胖子这才表功道:“兴和伯,下官这段时日可是战战兢兢,就怕一夜醒来被那些青皮给弄死了。”

可才说完,他就想起刚才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男子,分明就是方醒派去保护他的。

“有什么消息?”

方醒觉得陈默现在有些青皮的模样了,不禁觉得他当初进错了地方,不是礼部,而是该去锦衣卫,随便做个密探都能风生水起。

陈默这才发现自己在坦胸露怀,他把衣襟胡乱的拉了一下,然后说道:“最近那些士绅都有些慌乱,大部分认命了,有十余人整日呼朋唤友,生面孔进出的频繁……”

这个是在方醒的预料之中,南方的士绅何其多,何其的抱团。

朱瞻基非要让他回来时杀回马枪,就是想利用他的煞气和凶名来压住局面,否则一旦有人铤而走险,薛禄都压不住。

所以他才会去了黄环家,亲自去给那些庄户解释和打气,就是要给南方的农户们做个样子,告诉他们别担心这些,别为了那些小利益就抱紧士绅。

利益,一切终究还得要用利益来说话啊!

方醒走神了,在想着以后农税能否降下来。

除非是把农税货币化,否则越往后粮食就越不值钱,反而需要官方出钱来保值。

这样的局面下,实际上还不如降低农税,然后大力扶助工商,用商税来强壮大明。然后用市场来调动农户的种植方向,不但要种植粮食,也要根据市场来选择种植其它经济作物。

工商发达了,再取消户籍和路引的限制,那么农户还可以选择去做别的。

不过此事关系重大,方醒只是想了想,以后需要朝中的重臣一起来商议,而工商发展更是要和国内国际局势挂钩,此刻无法预测。

“.…..那个黄俭看着有些阴,他那个老师汪元也是个阴的,人称阴师阴徒…….”

方醒一怔,问道:“他们最近如何?”

陈默果真是适合打探消息,没犹豫就说道:“他们好像翻脸了,黄俭经常来打探消息,好像关注军队的进出,汪元不知道,不过他家中的仆役多,朋友多,下官没留神。”

方醒嗯了一声,面无表情的摆摆手,陈默不知自己应对的如何,只得憋闷着退下。

等他走后,王贺进来了,一进来就笑道:“那黄俭被赶下车来,当真狼狈。”

方醒的消息来源并不只是陈默,黑刺的人,锦衣卫和东厂的人,这些都分开打探,他这里只是要人分析各路消息罢了。

方醒再次嗯了一声,然后说道:“北方动了刀兵,我本以为南方怯弱,必然会省事些,谁知道利益当前,那些士绅居然也敢造反,果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王贺不满的道:“那些都是朝廷的赋税,他们果真是不要脸,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忠君爱国,扯淡呢!”

方醒淡淡的道:“别想这些,人性本私,大势而已。你莫忘了,当年大明初立时,那些文人都不愿意出仕,抱着蒙元的牌位在嚎哭呢!”

王贺恨恨的道:“果真是没有廉耻之辈!”

“有奶就是娘罢了。”

方醒对这些看的清,知道是大势在作怪,而那些文人自然是谁给好处就跟着谁,忠臣不是没有,只是相对少而已。

这就是人性,并不以是否读过圣贤书为标准。

王贺难得的怅然道:“我辈苦心孤诣,他们却只顾着自家……”

这话丧气,方醒起身道:“今日那些士绅你觉得如何?”

王贺说道:“都是金陵有名望的士绅,居然敢来找你求情,这是胆大的没边了。朝中定下的大事,他们不但议论,还敢干涉,兴和伯,你今日手软了。”

方醒只是笑了笑。

稍后,各方消息汇总。

“伯爷,南方至今造反五十三起,千人以上的十五起,其中一起攻打县衙,驻军猝不及防,县衙……失陷了。”

方醒拿着表格在看,听到这个消息时,脸颊不禁颤抖了一下。

“安乡县县令……”

“他怎么了?”

方醒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居然有些兴奋。

禀告的小吏有些难过:“伯爷,安乡县知县霍严殉国……”

几个来汇报的小吏都抬起头来,眼中有惊讶之色。

方醒闭上眼睛,眉心紧皱着,说道:“这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大明刨了他家祖坟?还是大明抢了他家的田地……”

那个汇报的小吏有些难过,就冒失的道:“伯爷,那些都是投献的田地,是在挖大明的墙角,哪是他家的土地?”

方醒难过的道:“这是殉国,本伯会禀告陛下,为霍大人……但在此之前,那些逆贼呢?”

小吏说道:“已经被围住了……”

“林群安!”

“伯爷!”

方醒闭上眼睛,说道:“那些逆贼该死,你去一趟,去安乡县,剿灭他们,不过主犯最好是活口……另外,尽量把知县霍严的遗骸寻到。”

“殉国了?”

林群安心中一惊,耻辱感油然而生。

文官的职责是牧民,而武官的责任是保境安民。

可现在牧民的文官却殉国了,武官的脸在哪?

怒火瞬间被点燃,方醒察觉到了,但并未干涉。

“无需多带人,几百人足矣,一路一人三马,尽快来回,让那些逆贼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方醒的表态更是让事件升级。

“去问清楚霍大人的事。”

方醒做出了最后的交代,然后整个金陵城都沸腾了。

因为早有商人把消息带了回来。

神仙居里,一个商人喝的微醺,眼睛红红的说道:“霍大人果真是忠肝义胆,他不懂武艺,却持剑杀了两名逆贼,被俘后……那些逆贼想让他投降,可霍大人当着同意,等那些逆贼召集了百姓和同伙想用霍大人给他们打气时,霍大人却……”

周围鸦雀无声,连神仙居的掌柜伙计都在仔细的听着。

商人哽咽道:“在下是亲眼目睹……霍大人义正言辞的喝骂那些逆贼,那些逆贼恼羞成怒,竟然用烧红的铁棍捅进了他的嘴里……最后……”

周围一阵叹息,有几人眼睛也泛红了。

“最后他们让人用石头砸霍大人,不砸的都杀了。霍大人让他们砸,头破血流的说只要最后投诚,朝中肯定不会计较……”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