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12章 城头聚会

第2312章 城头聚会

一处大宅子的围墙上,几个脑袋冒出来,其中一个胡须斑白的老人喊道:“这是乱命!哪朝哪代,哪个君王会这般做?这是乱命!”

大宅的外面,一队军士站在烈阳下。

为首的百户官拔出长刀,他用刀尖指着墙头,说道:“十息之内开门,否则按谋逆处置!”

那斑白的头动了一下,眼神悲凉。

“大明……太祖高皇帝……文皇帝……看看现在的陛下吧!他疯了!他在自毁根基!”

苍凉的悲鸣声中,百户官厉声喊道:“破门,反抗者格杀勿论!”

“嘭!”

“杀!”

烈日下,宅子里惨叫声不断,然后就是得意的大笑声。

“大人,这几个女人不错啊!”

几个军士揪住几个女人的头发,一路把她们拖了过来,等到了前院百户官身前,就用力的拉了一下,让她们抬起头来。

百户官舔舔嘴唇,艰难的道:“罢了,有人在府衙坐镇,一旦被他们得知了,咱们都得流放。”

整个南方都在动荡,鲜血和硝烟渐渐弥漫了南方的天空。

……

“伯爷,各处动荡,有人造反,有人顽抗,也有军队趁火打劫……”

费石送上了一本册子,厚厚的。

方醒翻看了一下,说道:“半个月内就能收集到这么多的消息,锦衣卫功不可没。”

边上的李敬心中冷笑,你方醒和锦衣卫指挥使沈阳几乎是穿一条裤子的,当然会帮衬费石,一分功都要说成十分。

“兴和伯,咱家这里也有些消息。”

李敬从袖子里摸出一本册子递上,方醒接过也翻看了一下,赞道:“虽有重复的地方,不过反而印证了消息无误,好,东厂也不错。”

李敬一心想压过费石,却只得了个不错,一时气结,就看了费石一眼。

费石恭谨的道:“伯爷,那些犯事的军兵都被盯住了,只要一句话就能拿下。”

他叫方醒伯爷,这是亲近之意。

文武不相属,有些品级的文官都不会叫方醒伯爷。东厂觉得自家是一个系统,也不肯对武勋低头,于是锦衣卫的态度就有些微妙了。

他们大多叫方醒伯爷,这个就像是武人。

而东厂叫兴和伯,这个却是和文官一个样。

不用叫伯爷,李敬有些得意,就挑衅的问道:“兴和伯,可要现在动手?东厂的人已经准备好了。”

方醒摇摇头,说道:“清理投献和国运息息相关……我便有愧一回吧。”

他可以令人去拿下那些犯事的官兵,可在这个当口动手,那些士绅肯定会趁机鼓噪,然后引导这股子风潮一路发展下去,最终会成什么样?

“大潮席卷之下,不可逆啊!”

大潮一旦逆流,大明就会被冲的支离破碎。

李敬和费石一心就想拿下那些官兵立功,所以心中火热,就等着方醒下令。

可方醒却叹息一声道:“此事暂时压住,秋后算账。来人!”

“伯爷!”

有小吏进来,这是从北京跟来的。

方醒吩咐道:“传令各处,清理投献关乎国运,谁若是不守规矩,本伯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这是要压下的意思啊!

费石和李敬都有些失望,却不敢置喙。

“伯爷,来了不少士绅,说是有话请教您。”

外面来了个军士禀告,方醒楞了一下,等得知有邱帧,曹瑾,丁仁,汪元等人时,就从容的道:“都是饱学鸿儒,这宅子太小了些,却是纳不下那么多的文气,请他们到城头去。”

“城头?”

驻地外,一群‘饱学鸿儒’面面相觑。

“这天气上城头,可是要炙烤我等为晚餐吗?”

有人不满的说道:“难道这宅子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还是说兴和伯觉得我等没资格进去。”

“好了!”

边上有人低喝一声,于是牢骚就没了。

邱帧和曹瑾被自家孩子扶着站在一起,邱帧干咳道:“那些军士也在城头上值守,也没见变成烤肉,走吧。”

一行人骑马的骑马,坐车的坐车,等到了城下时,都抬头看着被晒成白地的城头发愁。

一个人说天气真热,满身汗,那么这算不得真热。

可一个人说天气真热,汗都没出时,这才是真的热到了极致。

烈日下不少人都在出汗,可只是鬓角一处,身上却不见湿痕。

这就是温度太高,连毛孔都封住了。

“伯爷到了。”

方醒恰在此时骑马来了,他下马后拱手道:“诸位贤达辛苦,本伯却不好怠慢,正好有人弄了些冰,咱们今日就在这城头饮酒作乐吧。”

一行人上了城头,有人弄来了椅子桌子,然后抬着木桶上来。

木桶被棉被包裹着,打开后,冷气丝丝往上冒。

一人一杯,而且还是玻璃杯。

玻璃如今在大明是越发的成大路货了,开始户部还想细水长流,可谁曾想有人见玻璃价高,就自己去琢磨,居然弄出了一个方子,做出来的玻璃器皿虽然透明度和模样要差户部的些,可好歹价格便宜啊!

于是夏元吉也没招了,有人建议玻璃官营,可却招致了大家的反对。

官营是好,可钱财买不到活力啊!

要发展经济,就得调动百姓的活力。而在许多时候,活力几乎就相当于创造力。

玻璃杯里装着葡萄酒,每个杯子里还放了几块冰,轻轻晃动杯子的话,冰块撞击杯壁,发出清脆的声音。

方醒也拿着一杯葡萄酒,喝了一口,觉得太酸,也就比醋好些。

他看了一眼那些士绅,大多都在陶醉的喝酒,有人甚至在吟诵着诗词,什么葡萄美酒夜光杯之类的。

可太阳高照,什么夜光杯也挡不住的炽热让人渐渐头晕眼花。

“给勤斋公和远山公他们打伞!”

随着方醒的吩咐,十多个年纪大的老儒的身后就多了一个军士给他们打伞。

“多谢兴和伯。”

几个老儒起身谢了,见方醒也没打伞,心中稍稍安稳了些。

方醒和儒家是对头,他能善待这些人,那多半是敬老。

一个人能敬老,那么就坏不到哪去。

所以气氛渐渐的融洽了起来。

但求见总得有个话题,不然方醒哪有时间陪这些士绅说话。

一阵眼神之后,邱帧就喝了口葡萄酒,嘴唇被酒液染成的紫色犹不自知,说道:“兴和伯,如今南方遍地烽烟,不知朝中可有说法?”

这种试探在方醒的意料之中,他随意的道:“清理田亩乃是朝中早就定下的大事,至于所谓的遍地烽烟,那只是有些人不肯丢掉那些不该得的东西,人心不足罢了!”

邱帧叹息道:“老夫死了一个侄孙……被乱刀砍死,家眷全被拿了回来,如今还在路上……”

“老夫家中有个远方的堂兄,一家子都被杀了,好狠呐!”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