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08章 约定

第2308章 约定

韩都原本叫做韩六,世代在金陵种地为生。

他还记得祖父临死前,幸福的说终于还清了欠别人的钱,然后长长的叹息一声就去了。

那声得意的叹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因为据说是因为那些债主在蒙元末期的战乱中流离失所,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所以大多数债务都被老天爷抹去了。

到了他父亲这一辈就经历了大明初创,以及靖难之役,依旧是乱。

所以他父亲很聪明的把自家的田地诡寄在一位举人家,五十多亩地,一年能省下不少钱粮。

等到了他时,已经全家都是那位举人家的佃户,但日子也还过得去。

他觉得自己很努力的在养活着自家的五个儿子,可那老举人死了,他的儿子黄环止步于秀才,但却通过关系做了金陵府里的什么小官。

韩都借过钱,就是和主家借的,一贯钱,利滚利,最终他一辈子都还不上,终于从投献的农户变成了黄家的佃户。

货真价实的佃户!

太阳很大,韩六听说那位黄大人回家了,就拎着一只鸡来求见,只想让这位不差钱的大官人把佃租降一些。

侧门打开了,出来一个韩六认识的人,黄达,是黄家的管家。

知了在拼命的嘶叫着,让人心烦意乱。

韩都赶紧把鸡拎在身前,然后讨好的对黄达说道:“达爷,这是小的……小的…..”

他笨嘴笨舌的忘记了心意这个词,可黄达却看都不看这只鸡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问道:“你来作甚?”

韩都尴尬的道:“达爷,小的……小的想问问……”

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来求见黄环的,他怕了,被黄达的气势给吓住了。

见他结结巴巴的,黄达不耐烦的道:“究竟是何事?再不说就滚!”

韩都想滚,可想到家里那五个儿子,他不知从哪涌出来的胆子,就说出了来意。

“佃租?”

黄达皱眉看着他,厌恶的道:“你别忘了当年老太爷给你取的名字,那可是一字千金!”

韩都这个名字就是那位老举人当年偶尔路过韩都家门,看到傻乎乎在门口玩耍的韩都时,随口问了一下,然后就把六改成了都。

所以韩家当时还高兴了好久,觉得沾染了文曲星的气息,自家的老六怕是要有大造化。

可时至今日,韩都依旧在种地,而且把自家的地,成功的种成了黄家的地。

家中又要断粮了,韩都不敢再向主家借钱,只想请主家把佃租降一些,他再去出嫁的女儿那里厚颜张嘴,好歹弄些粮食回来。

想到这里,韩都觉得有些快活,就说道:“是是是,主家的恩情小的一辈子都记得,只是……家中实在是活不下去了,达爷,小的……佃租是约定好的啊!当时您说一辈子都不会改……”

他毫不犹豫的跪下了,却牢牢的抓住了手中的公鸡。

公鸡在咯咯咯的叫唤着,黄达厌恶的道:“那是你自己过不下去了,和别人有何关系?至于约定?什么约定?谁看到了?滚!滚回去,带着你的鸡,老爷不稀罕!”

韩都一下就软了,磕头道:“达爷,小的求您了,只要降一些,和去年一样就够了。”

黄达伸脚准备踢翻他,眼珠子一转,就说道:“看在你恭谨的份上,给你个主意。”

“多谢达爷!多谢达爷!”

韩都欢喜不胜,磕头如捣蒜。

黄达的声音变得有些缥缈和慈悲,“老爷慈善,先前才说了,庄上若是有活不下去的庄户,尽可借给他们钱粮。”

韩都的脸颊在颤抖,欢喜消失了。

远处来了几个庄户,见这边有人下跪,就过来看热闹。

然后他们就看到韩都高举双手,右手抓住的那只公鸡在惨叫着,然后奋力的啄了那只手一下。

粗糙的大手一松,公鸡落地,然后得意的鸣叫几声。

而韩都的嘶喊声在他们的耳中却是惨叫。

“不!达爷!小的不敢借啊……”

这喊声撕心裂肺,带着惶恐和绝望,让人心颤。

那几个庄户一听是借钱,马上就侧身做出转弯的模样,可身体却向着这边倾斜,就想听听最后的结果。

“借不借?”

黄达冷冰冰的踢开了膝行过来的韩都,冷冰冰的问道。

“不能啊达爷!还不起……”

“那就滚!饿死也死在家里,佃租别想拖欠!”

韩都懵懵懂懂的回了家,然后才发现自己失魂落魄之下,居然忘记把那只公鸡带回来,就疯了般的跑去找。

可黄家的大宅门却关得紧紧的,门外黄土铺地,公鸡没有,鸡毛倒是有几根。

那只鸡就是韩家最后能换钱的东西,如今丢了,那韩家就是名副其实的家徒四壁……

“我的鸡……”

一炷香后,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韩都躺在黄家的大门外呻吟着,良久,他的儿子们才怯生生的来把他抬回了家中。

……

方醒的宴请很难得,所以得了通知的都按照时辰赶到了他的驻地。

一进来没发现什么宴客的欢喜模样,那些军士依旧是冷冰冰的。

等到了地方后,大家才发现,今日来赴宴的就是六部尚书,外加都查院的鲍华。

这是鸿门宴吗?

七个人面面相觑的站在那里,用眼神在交流着。

稍后方醒来了,却没有酒菜。

七人心中忐忑,不知道方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方醒坐下后,说道:“大明的国势蒸蒸日上,如今的局面宏大,若是往前看,不管看几百年还是几千年,可有这等威势的朝代吗?可有这等蒸蒸日上的势头吗?”

七人摇头,在没有了解方醒的用意之前,他们不想发表意见,以免站错队。

方醒的目光看向外面,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陛下旨意到了……”

李敬再次出场,这七人中聪明的已经联想到方醒到了金陵差不多十日了,却不见动静的古怪。

而北平离金陵那么远,有旨意来,多半是事先就有了默契的举动。

是什么?

等李敬念完了圣旨后,那七人都面色惨白。

果真是要动手了啊!

在北方的清理结束之后,有人说皇帝会马上清理南方,为的只是趁热打铁,不给南方士绅蓄力的准备。

可这种分析却在一片乐观中被忽视了。

今日旨意一到,皇帝的强硬几乎让人窒息。

那么这十天方醒在等待什么?

有人想起了薛禄和刘观,还有近期异常忙碌的东厂和锦衣卫。

这是在做准备!

方醒端坐上首,淡淡的问道:“陛下的旨意在此,谁反对?”

鸦雀无声,一室寂然。

……

一切准备就绪,方醒站在了金陵城外,看着周围的地形说道:“金陵乃是龙盘虎踞的好地方,南都当之无愧。今日我等就为这好地方清理些渣滓,出发吧。”

就在他的身后,一队队骑兵已经整装待发,随着命令分散奔赴各地。

他们就是信使,来回查看各地情况,及时上报的信使。

而今日就是约定一起动手的日子!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