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04章 水师大捷

第2304章 水师大捷

“大捷,水师大捷!”

盛夏中的北平城懒洋洋的,最热情的大抵就是知了。

进出城的百姓都会在城门里多停留一会儿,躲一下太阳的暴晒。

当听到急促的马蹄声时,守门的军士就驱赶着在城门里停留的百姓。

等听到报捷的喊声后,不用他们驱赶,天子脚下的百姓马上就展示了素质,瞬间就闪开了一条道。

风尘仆仆的骑兵冲进了城门,连疲惫的战马都打起了精神,长嘶一声,竟然还能再次加速。

马蹄踩在水泥道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报捷的骑兵按照规矩,要经过前面的街道,把好消息通报给京城百姓。

“水师大捷?”

“没错,看看他们,晒的黑漆漆的,肯定是一路从南方快马赶来,好!”

“好啊!水师大捷,泰西人也不是我大明的对手,安稳了!日子安稳了啊!”

“你怎么知道是和泰西打?”

“蠢材蠢材!放眼大海,除去泰西人之外,谁还值当兴和伯派人来报捷?”

一群百姓和商人混杂站在一起,和边上的一群青衫人泾渭分明。

一个商人随口驳斥了边上的读书人,等醒悟过来后,就有些后怕。可想起去年那些被军队收拾的士绅,就吆喝:“这等好消息,该去大醉一场,为大明贺!”

“对对对!今日那些酒楼肯定会打折,走,一起去!”

连那些百姓都呼朋唤友说是去喝酒,留下那群读书人在阴沉着脸。

艳阳高照,可依旧晒不去这些人心中的阴霾。

北方的清理已经镇住了那些士绅,可也在士绅和皇帝的中间划下了一道鸿沟。

这是一道几乎难以填满的鸿沟。

从此之后,士绅再也不是大明最坚定的‘支持者’了,更不是大明基层的统治者。

“那个人……不是说他不懂水战吗?”

一个读书人喃喃的问道。

死一般的沉寂被打破,众人都感到了炎热,就跑到了后面的屋檐下躲避。

气氛很让人难受,这群士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没有一丝高兴或是兴奋的情绪,仿佛这不是捷报,而是报丧。

“他不懂水战,可洪保在,傅显在,他们都是水师的老手,那洪保更是单身闯泰西的狠角色,大明水师天下无敌……”

“那个阉人!”

“阉人干政,还能领军,让人想起了……前唐啊!”

这个话题犯忌讳,几乎是可以被抓进东厂和锦衣卫的罪名。

可这十余人都没当回事,自从特权被取消之后,他们就觉得自己被大明抛弃了。

你抛弃了我,还想我与你同甘共苦?

做梦去吧!

“那人的运气真是不错,竟然遇到了泰西人出来晃荡,有洪保和傅显在,换了我去也能取胜。”

“他走了狗屎运,那些泰西乡下人估摸着被火器一炸就炸跑了,然后追击了事,唾手可得的功劳啊!”

“呸!功高震主,看他这次升不升爵!”

“对啊!”

一群人都相对而笑,有人说道:“妙极!此次功劳很大,少说也得变个兴和侯吧。”

“哈哈哈哈!”

“走,喝酒去!”

……

宫中的气氛依旧沉凝,派去南方的人依旧没有回音。

杨荣有些焦躁,以至于嘴角起了几个泡,对外的解释是天气热上火了。

“.…..今年北方的赋税会有一个很大的提升,南方……陛下,加上奴儿干都司的大米,以及塞外的牛羊,今年南方几乎可以不用输送米粮北上了。”

这是一个好消息,哪怕代价是士绅离心,可北方能粮食自给,这本身就是一个能让大家安心的重磅消息。

一阵轻松的笑声之后,朱瞻基说道:“奴儿干都司每年产粮不少,加上土豆,北方第一次自给自足,诸卿,什么叫做苦寒之地?在大明的手中,那是塞外江南!”

朱瞻基的神采飞扬只是一瞬,可群臣却感受到了皇帝心中的那份不羁。

别动不动就抬出什么祖制来辖制朕。

当年迁都时,你们说什么北方乃是苦寒之地,粮食无法自给,而且最重要的是,北平直面异族的马蹄和长刀,太危险了啊!

可现在异族在哪?

“听闻阿台部放牧牛羊都发财了?”

朱瞻基轻松的问道。

杨荣也轻松的答道:“是的陛下,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出的主意,说是自己卖更赚钱,于是阿台经常上奏章,恳请开放鞑靼部自由经商的权利,臣几次压了下去。”

这等小事到不了朱瞻基的面前,所以他只是笑道:“大明的百姓都没有自由经商的权利,如何能先给了别人?”

这话里的偏向很明显,还带着些许暗示。

路引!

自从方醒在金陵闹了那么一出之后,路引制度就引发了大讨论。

大明出台了不少政策,但是能让上下都欢喜的不多,而取消路引的建议却引发了一致赞同。

大家都准备装傻,可老实人杨士奇却说道:“陛下,取消路引还得要看。若是取消了之后,每个地方要增添多少人来管理客户?巡检司是不是要增加人手?户部那边是不是要想想怎么给每个人都弄个户贴,还要不好仿冒的,这些林林总总,都要仔细盘算啊!”

朱瞻基点头赞赏的道:“杨学士老成谋国,正是这个理。”

杨士奇顿时就欢喜了,可杨荣却想到了当年方醒的那个提议。

——逐渐增加县以下的官吏人数!

这是釜底抽薪,抽调士绅最后的特权!

治国如流水。

流水遇到阻拦不会硬闯,它慢慢的蓄势,然后慢慢的没过障碍,继续前行。

从提议到现在已经很久了,可杨荣想了一下大明最近革新的步骤,却惊讶的发现都是在一步步的压缩着士绅的权利。

而当初方醒提出的增加县以下官吏人数,这便是终极目标。

先提出终极目标,然后一步步迈进,不急不躁。

这是一种科学的方法。

更是让人吐血的节奏!

杨荣觉得嘴角的血泡更疼了,扯着心肺的疼。

“大捷……”

正在沉默的君臣被这声大喊震惊了。

什么大捷?

杨溥回身看去,问道:“哪来的大捷?”

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可却感到了难过和煎熬。

朱瞻基霍然起身,目光炯炯的道:“去,带进来!”

俞佳亲自出去,稍后带进来一个军士。

军士行礼,朱瞻基缓缓坐了回去,问道:“何处大捷?”

第一次面圣,那怕是被精心挑选出来的,可军士依旧激动的不行。

“陛下,水师大捷……”

杨荣的身体一个颤抖,很剧烈的颤抖,然后嘴角的血泡破了一个,鲜血顺着嘴角流淌下去,他竟然没有知觉。

杨士奇欢喜的看着报捷的军士,杨溥欣慰抚须,金幼孜欢喜之后微微皱眉……

朱瞻基接过捷报,快速的看了一遍,说道:“水师出了海峡就遇到了泰西船只,一路斗智斗勇,几次作战,最后在快到天方海域时遭遇联军主力,双方大战,大明水师一战击败泰西联军……”

朱瞻基的情绪也有些压制不住了,他挥舞着手中的捷报,振奋的道:“击沉、俘获联军战船两百余艘,敌酋仅以身免!”

“好!”

杨士奇难得的眉飞色舞,“陛下,此战之后,泰西人必然不敢东窥,海上安稳了!”

杨荣沉声道:“不是安稳了,二十年罢了,弄不好还用不上二十年,泰西人就会再次派出更强大的船队来挑衅大明。”

这是个越来越稳重的首辅,让朱瞻基很是满意。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