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98章 殴打方政

第2298章 殴打方政

在方醒从北平出发时,一份旨意就同时出发去了缅甸。

方政接到旨意后就丢下了陈兵边境的麾下,自己带人一路赶到了那个新建的码头。

他只是比方醒早到了两天,甚至还没来得及厌倦了土豆粉丝,方醒就来了。

铺天盖地的船队让那些修建码头的土人顶礼膜拜,敬为神灵。

这就是大明此刻在东方的威势。

宣慰和宣威,一字之差,里面的味道就差了许多。

别说古人不知道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道理。

一手抓仁,一手抓兵。

一手抓贸易,一手抓防卫。

大明从来都不迂腐,至少到目前为止,它的帝王不迂腐。

你要听从我的话,我不干涉你的内政,但你要和平的呆在那里,别闹腾,别去侵占周边的国家…….

你要对大明保持恭谨,是的,仅此而已。

所以这是一个宽厚的帝国,它从不会带给藩属国战火,相反,只会带给它们繁荣。

你是愚昧的土人也好,大明也会和你做朋友,然后通过贸易让你们越活越好,越来越开明……

而你仅仅需要做的就是保持恭谨,并不能背叛。

方醒看着岸边那些跪着的土人,说道:“大明必须要时刻保持着危机感,否则一旦没落,这些恭谨就会变成贪婪和觊觎。”

“他们?”

洪保觉得方醒是被泰西人给刺激的有些草木皆兵了。

“不只是他们,什么都有可能,所以我想告诉你们,在海上,大明必须要做大海的主人。”

柳溥在仔细的倾听着,大海对于他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领域,哪怕他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

傅显想起了方醒一直对泰西的警惕,还有肉迷和哈烈。

他想了许多,他知道水师能单独建立也有方醒的功劳。

功劳太多了些啊!

小船靠岸,方醒当先登岸。

“下官见过伯爷!”

一群人行礼,方醒点头道:“多礼了。”

方政直起腰,然后就笑道:“等你两日了。”

两人多年没见面,可一见面却少了生疏感,仿佛昨天才在一起喝酒。

“方大哥看着养尊处优啊!”

方醒拍拍方政的肚皮,和他开了个玩笑。

方政看到洪保他们收起了冷漠,就知道这是方醒在给他撑面子。

这是我方醒的朋友,别当做一般的武将轻视。

从朱棣驾崩后,防备武将的风声又出现了,只是朱高炽不蠢,所以并未听从。

而朱瞻基登基之后,有人说天下太平了,不说马放南山,可那些武将们也该要盯着些,免得他们跋扈。

跋扈这个词在此时的含义比较丰富,大抵就是骄兵悍将,以后说不准会变成第二个安禄山史思明什么的。

这种奏章不少,可朱瞻基大多不理会,直接扣留。

如果他需要处置或是敲打调离某位武将的话,那么从这些奏章里找出弹劾他的出来,就是天然的工具。

可朱瞻基却不屑于用这种手段。

他有他的骄傲,他可是朱棣教出来的!

“那么多缴获?”

方政看到那些样式不同的船一一靠过来,然后那些俘虏被赶上了岸,不禁欢喜的道:“德华,大功啊!”

傅显在边上干咳道:“是啊!大功!”

王贺有些尴尬的退了出去,洪保却说道:“兴和伯,可是想升爵了吗?”

一群混蛋啊!

方醒心中感激,就说道:“可准备了酒菜?”

方政说道:“有,刚打到了不少猎物,酒水也是我从那边带过来的。”

“那我今晚必定要一醉方休,只是我的酒德却不好,爱打人……到时候你们可得离远些。”

众人一愣,随即就知道了他的打算。

“给他们吃粉条?”

船队的人员加上俘虏,每天消耗的物资都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方醒没辙,只能靠岸来这边吃几天,然后到占城之后再补给一些物资。

“我迫不及待的想回家去看看,想家了。”

在码头边的营地里,方醒和方政单独说话。

方政苦笑道:“我也想回家看看,可……”

缅甸依旧有些不稳定的因素,而暹罗在侧,算是个威胁,所以朝中的意思很简单。

“朝中总是说要稳住这里,可现在已经稳住了,这边的日子比以往好过了许多,百姓提及大明都是欢欣鼓舞,巴不得把自己算作是大明人。”

方政在这边待的时间不短了,可武将却没有资格挑选地方戍守,朝中和皇帝又没动静,他只能趁着几次述职的机会回京看看。

“主要是大海。”

方醒解释着把他留在这边的原因:“正如你刚才看到的那些俘虏和船只,我们和泰西人刚进行了一场大战,我们大胜。”

“可这只是开端,泰西人知道了航线,以后必然会寻机出来,而这里……”

方醒用食指在虚空划了个简单的地形图,说道:“这里是海峡外,而且陆地连接了大明,所以至关重要。”

“可我们总不能下海吧?”

方政觉得大明谨守海峡就够了,出了海峡,那是处处都可用兵,哪里守得住。

“在海上大明需要的是进攻,一旦发现敌人,我们无需防守。”

方醒指指外面说道:“而这里将会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方大哥,你别忘记了,这里直通大明,而其它地方……占城那边离大明太近了。”

“所以占城就成了鸡肋?”

“对,没错。”

方醒觉得身上有些发痒,才想起自己许久都没洗澡了。

“这里是海峡之外,敌军必来之处,否则他们得担心后路。”

方政想了想,“那么这里要坚守吗?”

“不一定。”

方醒说道:“前方我们还会设立补给点,以及小船队,这样就可以提前预警,一旦发现敌踪,就能一路报信……海峡里面,以后会是大明船队的一个重点方向。”

屯兵海峡内,一旦有警,船队能马上出击。

随后方醒就找了炭笔来,在纸上画出了示意图。

“这里是鼍龙湾,从鼍龙湾之后,我们就该警戒着他们,一路设立补给点和小船队,及时预警。”

方醒从鼍龙湾拉出一条线,到了代表着这里的地方。

“大明很难在锡兰到鼍龙湾一线囤积船队,补给太艰难了,所以目前只能暂时采取预警的手段,而你们这里能威胁到敌军的侧翼,他们必须要占领……”

“那就撤退引他们上岸,然后干掉他们。”

方政是宿将,这等谋略自然不缺。

“对,拖住他们,或是分散他们的兵力,当然,这一切都得建立在敌军一路突破到了这里。”

方醒觉得身上真的在发痒,于是就准备去洗澡。

不过在洗澡之前他还得做一件事。

“打架了!”

“伯爷和方大人打架了!”

“不,是伯爷殴打了方大人,方大人没敢还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