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97章 暴怒的朱高煦

第2297章 暴怒的朱高煦

“都滚下来!”

一声暴喝惊醒了土豆,他一愣,然后急忙就挣脱了这个女人的手,慌乱的道:“告辞了。”

“小哥哥……”

声音缠绵,如果回身的话,土豆会发现人更缠绵。

可他此刻全身都是冷汗,脚下都乱了。

……

大堂已经彻底的变成了垃圾堆,断了胳膊腿的桌子板凳散落一地。

在大堂吃饭的客人早就认出了朱高煦,见是他来闹事,不少人趁着掌柜惶恐时跑了,算是吃了霸王餐。

朱高煦一人站在大堂中间,那些侍卫们都在门外候命。

掌柜已经跪在了朱高煦的身前,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冤死了,压根不知道怎么惹到了这位跋扈王爷。

他的肩膀已经挨了一鞭,那种火辣辣的剧痛让他不禁呻吟了一声,然后又止住了。

满脸横肉,须发斑白的朱高煦就像是一个青皮般的站在大堂里,他在看着楼梯口。

楼上很快就传来了脚步声,有的匆忙,有的缓慢。

当然,少不了叫骂声!

“.…..正在紧要关头居然……”

“看看是谁,弄死他!”

“肯定要弄死他,不,让他在这边为那些女人倒马桶怎么样?”

“好啊!哈哈哈哈!”

……

率先跑下来的是朱瞻域,他冲到大堂里,毫不犹豫的就跪了。

“父王……”

朱高煦冷冷的看着他,大步过去,一马鞭就抽打在他的左臂上。

没有惨叫,朱瞻域只是闷哼一声,然后请罪。

朱高煦一脚踢翻了他,喝问道:“土豆呢?”

朱瞻域身体一颤,抬头道:“父王,他在楼上。”

朱高煦冷笑道:“你们干的好事!”

稍后来了三人,他们骂骂咧咧的出现在楼梯口,等看到大堂的混乱模样和朱高煦后,三人都懵了。

朱高煦恶名远播,北平城中见过他的不少。

那三人想起刚才自己说过的话,顿时脚一软,就跪在了楼梯口边上。

接着朱高煦的几个儿子都下来了,一人一鞭,童叟无欺的朱高煦让人感到胆寒。

“滚出去!”

朱高煦低喝一声,须发贲张的模样吓到了那三人。

他们连滚带爬的往大门外而去,却没看到楼上又下来了一人。

土豆有些茫然,他走下楼梯看到朱高煦站在那里,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全是怒色。

“殿下……”

“回家!”

朱高煦一脚踹翻了掌柜,然后带着几个儿子和土豆上马回府。

汉王又砸了一家酒楼,而且还是一家私下经营娱乐勾当的酒楼,这个消息传的很快,朱瞻基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土豆……”

朱瞻基脸上的阴霾之色瞬间就加重了几分。

“是的陛下,汉王府的几位殿下带着兴和伯家的长子去了那里,然后汉王赶到,砸了那家酒楼。”

朱瞻基挥挥手,等人出去说道:“兴和伯回来怕是要打人了。”

方醒揍过孩子,不过那只是惩戒性质的意思意思。

可朱瞻基记得当初他跟着方醒学习,方醒曾经说过年少和女人乱来,肾水会亏虚,所以少年人最好别开荤太早。

要是他知道土豆差点开荤了,而且还是在那种地方,会是什么反应?

稍后他又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和女人的亲密接触。

那时候他比现在的土豆大一些,第一次亲密接触时很是懵懂,差不多和傻子一个样。

土豆……

而张辅也得知了消息,他捂额叹息着,然后叫人去吩咐吴氏准备一下,赶紧去方家庄安抚张淑慧。

大户人家对自己孩子的规划都很早,甚至连多少岁开荤都有规矩在。

张淑慧是从英国公府出去的,虽然那时她是深闺少女,可一些规矩也是懂的。

这妹子怕是要哭了吧!

……

张淑慧没哭,只是在发呆。

小白在边上劝道:“夫人,土豆不是没那个吗,再说……”

她想起了自己当年给方醒做陪床丫头的事,然后就陷入了回忆之中。

张淑慧的心情差到了极点,等看到小白一脸甜蜜的模样,不禁就掐了她一把,说道:“盯紧了平安。”

小白哎哟一声,然后双眼一瞪,说道:“谁敢勾引平安,打死!”

张淑慧只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谁给剜了一刀,她随后召集了家里几个年轻的丫鬟,还是那句话,谁敢勾引家里的少爷,打死!

平安还在懵懂的年纪,自然不知道这些。

而无忧只是挂念着自己在涿州的小姐妹什么时候再来,然后又拿着那些肉干,愁眉苦脸的计划着哪些现在可以吃,哪些要留给小姐妹。

最倒霉的就是土豆。

回到汉王府之后,汉王赶走了那些儿子,单独把他留在了书房里。

说是书房,可最多的却是兵法的书籍,然后就是挂满墙壁的地图。

这些地图土豆在自家老爹的书房里见到过,而且有几张好像这里都没有。

他现在算是彻底的清醒了,羞愧难当。

朱高煦喝了一杯热茶,依旧还有些气咻咻的。

他把马鞭随手放在桌子上,说道:“懂不懂?”

土豆一怔,就点点头。

朱高煦有些尴尬,想了一下,说道:“方醒不在,他要是在,今日他敢和本王拼命……”

他挠了一下后脑勺,说道:“当年本王还小,母后就叫人交代了,不许早早的和女人亲近,说长大会拉不得弓,骑不得马,所以本王就听了,后来果然力大无穷……”

土豆已经醒悟了过来,听到朱高煦的话后就说道:“多谢殿下教诲,小子知道了。”

朱高煦那时候自然不知道什么肾水,什么肾虚,可他对自己母亲徐皇后的话却很是尊崇。

“你还小,以后敢去和女人厮混…….打断腿!”

朱高煦不适合教导孩子,最后还是转为了威胁。

土豆面红耳赤的应了,心中感动。

朱高煦是有名的粗鲁,连自家的儿子都懒得管教,最多就是喝骂和责打。

可对他,朱高煦却难得的说了道理。

土豆一路出去,想起当年方醒说过朱高煦适合做朋友的话,不禁暗自同意。

还没到住处,就有人追了上来,叫他赶紧去演武场。

演武场里,常建勋拿着一柄火枪,熟知火枪的土豆一看就知道是燧发枪。

朱高煦问道:“可会这个?听说你们书院里每日都有操练,本王怕是多问了。”

土豆点头道:“殿下,小子还打过不少次。”

“拿去!”

朱高煦随手就把火枪扔了过来,见土豆稳稳地接住,就骂道:“都学着些,整日就知道走马章台,以后就是火器的天下了,要学!”

一群儿子都唯唯诺诺的应了,朱高煦却又开始了骂人。

“看好了,然后你等还得练齐射。”

于是一群人围在土豆的身边,听他介绍火枪各个部位的情况,看他操作火枪。

“嘭!”

土豆发射了一枪,然后介绍道:“这是燧石打火,然后火星引燃药池里的火药,一路引燃进去,就是定装的铅弹……”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