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95章 被抢的土豆,威震汉王府的无忧

第2295章 被抢的土豆,威震汉王府的无忧

“不好了!不好了!”

张淑慧才将洗澡出来,正在被无忧缠着问宫中的酒宴有什么好菜,听到外面的喊声不禁就心中一个咯噔。

小白喝道:“有事说事,叫什么不好了?!”

若说世间小白最崇拜谁,那就非方醒莫属。

方醒临走时说有事大胆的应对,别怕。所以小白就天然的觉得再大的事情它也不是事。

一个仆妇进来,一脸惶然的道:“大少爷被汉王殿下给抢走了。”

什么?

一屋皆惊之后,无忧第一个冲出了屋子嚷道:“大虫小虫快出来,我们去救大哥!”

两条大狗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呵哧呵哧的围着无忧转圈,不时还跳起来,想去舔无忧的脸。

无忧推开两张比自己的脸还大的狗脸,嗔道:“快去追!”

两条大狗马上就往外面跑,无忧回身道:“娘,二娘,大哥会不会被打。”

朱高煦来过方醒无数次,无忧自己就见过。而且朱高煦对她总是要宽容些,不是给肉干就是强笑着哄几句。

所以她现在又觉得这事不对了。

这时两条大狗又进来了,还跟着一个平安。

张淑慧和小白已经换了衣裳,平安在外面说道:“娘,大娘,大哥没事。”

张淑慧和小白一起出来,问道:“那汉王是发疯了?”

平安苦笑道:“殿下说要收大哥做弟子,大哥说愿意,但要等爹回来再说……”

张淑慧已经明白了,她心中叫声苦,说道:“汉王是个混不吝的性子,土豆就不该说什么愿意,只说大人不在家就是了,哎!去,让家丁去汉王府上看看。”

平安说道:“大娘,要不孩儿去吧?”

没等张淑慧同意,小白就说道:“快去快去,顺带回来的时候给你妹妹带些肉干,她晚上要偷吃的。”

无忧在边上看到好像没自己什么事了,就嚷着也要去汉王府。

“你小人家家的,去那边干什么?小心被汉王一口气给吹跑了。”

张淑慧自然是不愿意的,可小白却极力的怂恿。

“怕什么,汉王和少爷交好,他几次见到无忧都笑的慈爱,必定是无事的。”

张淑慧想想也是,觉得无忧去的话,说不定汉王会被她闹腾的没招,把土豆给放回来。

“那就快去快回,记得在夜禁前回来。”

小白觉得事情可乐,就怂恿道:“回不来也不怕,去英国公府住一宿。”

……

于是一辆马车加上家丁和邓嬷嬷,一行人就进了城。

等到了汉王府后,门房见出来做主的居然是平安,就笑的没眼见牙的,一迭声让进去待茶等消息。

等无忧下了马车之后,门房更是踢打着一个小子进去报信,威胁说晚了就打个半死。

到了偏厅里,门房只是给平安上茶,至于无忧,他说兴和伯家的小姐娇贵,可不敢用那些粗瓷和粗茶亵渎了。

无忧没来过汉王府,见老门房有趣,就给了他一个笑脸,然后老门房就发了疯,叫人赶紧去弄最好的点心来。

“那可是兴和伯家的无忧,兴和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居然对老汉我笑了,这得多大的脸面啊!”

老门房在口沫横飞的吹嘘着:“殿下让老汉我把门,就是要老汉脸上的刀疤吓人呢!可你们看看,兴和伯家的孩子可不怕这个,就是武人的孩子啊!”

外人一堆人在听老门房说话,里面的无忧吃了一块点心,对平安低声道:“二哥,他好丑,肯定找不到媳妇,好可怜啊!”

邓嬷嬷一听差点就笑了,而平安却先看看门外,见没人,才说道:“这是别人家,可不许这么说,不礼貌。”

无忧理直气壮的道:“爹说有一说一,他……好吧,我不说他丑,可有些吓人呢!”

平安没辙,只能继续劝,直至有人来接他们进去。

“殿下听闻无忧小姐来了,特地派了小轿。”

好吧,朱高煦这人真的适合做朋友。

他要是看谁顺眼了,那真是掏心掏肺的。

无忧得了小轿坐,平安却只能跟在轿子边上一路进去。

“二哥你也上来坐吧。二哥……”

一路到了里面,因为无忧还小,被一道送去了练武场。

汉王府的练武场是后来把隔壁买了扩建的,几乎一眼看不到头。

“好大啊!”

无忧下了轿子,见到那么大的空地方就欢喜。

一阵马蹄声传来,远处来了十余骑。

“是大哥!”

无忧看到了混在那队骑士里的土豆,就雀跃不已。

“大哥真厉害!”

那边也看到了他们,朱高煦大笑着当先驱马过来,渐渐减速。

马儿打着响鼻在摇头晃脑,无忧见了艳羡,就冲着后面的土豆说道:“大哥,我要骑马!”

朱高煦见无忧没理自己,就笑道:“得意的丫头,本王带你骑马好不好?”

“不要!”

无忧想起了土豆因为没拒绝被抢过来的事,就断然拒绝道:“男女授受不亲!还有,大哥娶媳妇要爹同意了才行,私定终身爹会打断他的腿……”

小小的女娃噼里啪啦的说了一串话,然后就开始喘息。

朱高煦愕然,那些骑士——朱高煦的儿子们也是愕然。

土豆面红耳赤的下马过来,说道:“没有的事,你们赶紧回去。”

无忧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看到那些年纪不一的男子正在笑,就怒道:“大哥你别怕,等爹回来了会为你报仇。”

小女娃的词不达意让人捧腹,朱高煦下马道:“叫人弄些好东西来,肉干多弄些,给无忧带回去。”

无忧正在义愤填膺之际,闻言下意识的道:“要牛肉的,磨牙!”

噗!

所有人都笑喷了。

一个眉目如画的小女娃站在校场边,负手看着一群大男人,还皱着个小眉头,一本正经的数落着,这模样真的让人忍俊不禁。

朱高煦大笑着过去,双手轻轻的抱起了无忧,然后说道:“比我闺女还招人痛爱,回头让方醒把你送给本王养。”

无忧心中一慌,然后认真的道:“不要,殿下,你打不赢我爹的。”

朱高煦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说道:“方醒?本王一只手就能收拾了他!”

当着别人子女的面贬低他们的爹,朱高煦马上就尝到了苦头。

土豆拱手道:“殿下,武力有百人敌和万人敌,家父虽然个人武勇不彰,可也曾多次灭国。”

平安也说道:“殿下,家父常教导小子要知道大势,常说小聪明不算聪明。”

朱高煦被两小子给说的一愣一愣的,特别是平安,还把小聪明暗喻成个人武勇,让他一时没想透。

无忧见他茫然,就想起了他经常给自己礼物的好,还对自己笑,就叹息道:“殿下,他们都说您很厉害,到处都这么说。”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