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94章 读书人的日子不好过了

第2294章 读书人的日子不好过了

“这话大概是敲打更多些,不过伯爷当初说过,那些权贵若是能去海外,那倒是能平息一部分争端。”

黄钟去了书院,两人在研究太后这话的意思。

解缙越发的仙风道骨了,他抚须道:“从太祖高皇帝始到现在,多少权贵?文皇帝靖难成功清理了不少,可终究一代代的只会越来愈多,不说旁的,那些皇亲国戚,那些藩王就是个大问题。”

“这次只是清理了士绅和勋戚,藩王却没动,解先生,各地藩王都在上表……”

“表忠心,哭穷?”

解缙屈指叩击着桌面,不屑的道:“这等手段若是遇到文皇帝,多半是要下旨申饬,可当今陛下却是宗室晚辈,不好出手。”

黄钟指指外面,笑道:“可不是还有个宗室长辈在京城吗?”

解缙笑道:“是啊!那可是个混不吝,谁敢惹他?”

……

“砸!”

一个大汉站在一家酒楼的外面,右手一挥,身后一群家丁就冲了进去。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之后,里面跑出来一个脸颊乌青的男子,看模样是掌柜。

他跑到大汉的身前跪下喊道:“殿下,小的是糊涂了啊!不知道是您,罪该万死!”

大汉正是朱高煦。他缓缓松开手,掌心中的马鞭慢慢的垂下。

“打!”

马鞭飞舞,惨叫声让周围迅速聚集了一批人。

“是汉王。”

“啧!这是仗势欺人啊!”

“汉王仗着自己是皇叔,北平城都不够他走。这还只是打,没动刀子就算是他的福气。”

几个读书人义愤填膺的在嘀咕着,声音忽高忽低,被边上的人听到了,有个矮小的男子挤过来,低声道:“你们在说殿下的坏话!”

卧槽!

几个正在为那掌柜打抱不平的读书人一见此人神态狡黠,顿时就后悔了。

“小的要的不多,两百……”

矮小男子伸出手去,得意的道:“不然等汉王殿下得知有人在背后骂他……”

这边恨得牙痒痒的给钱,那边已经差不多快把酒楼给拆了。

掌柜已经被抽打的遍体鳞伤,朱高煦收了马鞭,骂道:“敢拿别人吃过的汤给本王,你好大的胆子!”

呃……

那几个读书人中间仿佛是闯进去了什么古怪的东西,人人尴尬。

“恶心人!上次这家就闹过,别人吃完的火锅又在后厨弄一下送上来,那是吃口水呢!”

朱高煦的名声不好,大家都怕,可终究还是有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说了公道话。

自从火锅从南到北的流行起来后,大部分商家都在研究怎么让自家的味道更好。

可世间总是不乏贪婪之辈,有一等人就专门走歪门邪道。

清汤自然无需管,可那些麻辣的汤底却值些钱,于是有的商家就把客人吃过的麻辣汤底回收,略微整治一番后就拿来卖。

恶心啊!

分餐制在许多场合依旧流行,所以一想到自己吃了别人的口水,还是同性的,顿时不少人都在喊打得好。

这是朱高煦第一次被人喊打得好,顿时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居然朝着围观的人拱拱手,然后带着一帮子‘恶奴’往城外去了。

那几个读书人刚才的嘀咕不少人都听到了,此刻朱高煦一走,那些百姓也敢取笑他们。

“咦!不是说殿下残暴吗?咋不敢去为那掌柜打抱不平呢?就只敢说,那嘴比刀枪都管用!”

“刀枪?他们的嘴能把刀枪说成了铁水,能把寡妇说成了荡妇,能把白的说成是黑的,厉害得很啊!”

一个大抵是读过书,却对读书人这个群体没啥好感的青衫男子见那几个读书人面色不自然,准备想走,就说道:“整日无所事事,和那些长舌妇一般聒噪。”

那几个读书人干咳几声,然后端着架子出去。

人群自然是不敢拦的,只是在取笑他们。

路边两个男子在看着这一幕,其中一个说道:“如今的读书人成了过街老鼠,也不知道是何时开始的。”

“从科学开始的,此次清理投献,彻底扒下了他们的面具,百姓自然是要奚落他们,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嘛!”

“哎!幸好咱们没走科举之路,否则也是如他们一般。”

“做生意好啊!现今连陛下都说商贾是大明的血脉,对大明财赋颇多裨益,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而那些整日读死书的家伙,迟早会养不活自己去要饭!”

……

“此次清理最大的好处就是让士绅的威信扫地,连那些乡间的愚夫都敢取笑他们,陛下刚下了旨意,要各地官府管好下面的乡村,不可流于形式……”

黄钟在给土豆和平安两兄弟介绍着此次清理的大背景,以及暗中的各种变化和手段。

土豆等他说完后,就说道:“此事倒是好理解,毕竟士绅把乡间都管住了,赋税每况愈下,到哪去了?肯定是被他们给吞了。”

平安也说道:“大哥,他们吞了也得有后患,所以还得要贿赂官吏,吏治腐败和他们也脱不开关系。”

土豆点头,欣慰的道:“你倒是看得细,确实是这样,那些士绅拿了那些钱粮也是怕的,若是那些官吏一直捏着这些事,等待机会再出手,那就是要抄家灭族啊!所以最好就是拉着他们一起下水,这样大家的身上都湿透了,都是一伙儿的,谁会去说?”

两兄弟自己探讨了一番,却不知边上的黄钟正在苦笑着。

方醒教孩子是小时候随你玩,只要你每天那点学习时间能用心学,那当真是上房揭瓦都不搭理你。

然后就进了书院。方家两兄弟在书院里属于不显山露水的那种,成绩也不拔尖。

可黄钟却知道方醒经常单独教导两个儿子,什么都教,甚至那些人心鬼蜮都教。

他不是没劝过,说孩子太小了,那些蝇营狗苟的事情他们知道了,长大怕是会效仿。

可方醒压根不听他的建议,依旧是我行我素。

如今看到土豆两兄弟遇事看的明白,黄钟觉得自己当年还是迂腐了些。

未来的两个伯爵,怎么可能读死书,更不可能不谙世事。

这时外面有人来禀告,看着有些惧怕。

“汉王殿下来了。”

“土豆呢?土豆在哪?”

话音未落,朱高煦就毫无顾忌的闯了进来。

这里是前院,关系好的自然可以进来等候。可如朱高煦这等自己进来找人的还真是罕见。

三人才起身,朱高煦就大步进来,然后目光扫过,就走到土豆的身前,一巴掌拍了下去。

“哈哈哈哈!居然没趴下,好!方醒教的好儿子!”

土豆的身体摇晃了几下,见平安的眼中多了冷意,就拱手道:“殿下留手了,小子侥幸。”

黄钟叫人去倒茶,然后土豆请朱高煦坐下。

朱高煦的身上仿佛是带着冷意,威慑外露,“方醒最早也得在秋季才能回来,听闻你有文有武,可愿跟本王学战阵厮杀之法?”

土豆一愣,然后拱手客气的道:“多谢殿下,小子自然是愿意的,可家父……”

这是客套话,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土豆都没有直接拒绝,甚至都没有婉拒朱高煦这个要求的资格,所以他想拖一下,等方醒归来再做打算。

再说朱高煦是有名的粗汉,说不定过一段时日他就忘记了此事。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