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91章 万事都说不定

第2291章 万事都说不定

北国的春天总是会来迟一些,许多地方积雪依旧。

宣德三年下半年的清理让整个北方都变成了战场,无数军队在虎视眈眈。

北平城的城墙上比往年多了许多军士,他们不只是盯着城外,同时也在盯着城内,

城墙下那些进出的人都会看一眼城门的侧面,那里有一处深色的痕迹。

就在上个月的月底,一个家中大半田地都是投献而来的士绅就撞死在那里。

时至今日,经历过当时的人还能记得那个场景……

“狗皇帝,你不得好死!”

尖利的叫骂之后,在守城军士还在瞠目结舌中时,那人就决绝的一头撞了过去。

那是嘭的一声,就像是把西瓜砸在地上,摔碎时的声响。

一辆马车从城外进来,守城的军士见了就疏导了一下秩序。

马车的前后都有家丁护卫,在进了门洞后,里面传来了女孩的声音。

“娘,他们说这里有人撞死了。”

“娘,我要看看。”

“坐好!不许看,不然会撞邪!”

“可是他们说爹能辟邪啊!”

“胡说!你爹又不是菩萨,辟什么邪!”

“娘,他们说爹浑身…都是煞气,不管什么邪气都不敢来。”

“.…..”

马车一路到了宫外,然后张淑慧带着无忧下车。

两个嬷嬷早就等在了宫门内了,见了她们母女,其中一个就笑道:“娘娘没念叨,所以夫人不算迟,不过公主可是生气了,说是无忧小姐还没来……”

等见到了皇后一家三口时,皇后正跟着玉米在殿前小跑,气喘吁吁的。

而端端就站在边上给玉米加油:“玉米加油,母后马上追来了,啊……快跑啊!”

她在边上给弟弟打气,等见到无忧后,就欢喜的道:“无忧快来,我给你留了好吃的肉干。”

皇后听到叫嚷就一把拎住了玉米,然后回身道:“这时节少了许多菜蔬,嘉蔬署那边弄了什么棚子,出了些好菜,就让你来拿些回去。”

玉米开始还挣扎着想继续跑,等看到了无忧之后就喊道:“姐姐,一起玩。”

无忧冲着他做了个鬼脸,说道:“你太小了,不和你玩。”

玉米仰头看着胡善祥,两腮的肥肉开始鼓起来,严肃的道:“母后,玩。”

胡善祥头痛的道:“让人带你玩吧。”

“母后,要姐姐。”

玉米很是霸道的要端端和无忧陪着玩,结果被两个女娃过去一阵哄骗,外加威胁给弄懵了。

于是他跟屁虫般的跟着两个姐姐去找吃的,而胡善祥和张淑慧就在外面晒太阳。

经过一个冬季的休养后,胡善祥看着略微胖了一些,不过贞静依旧。

宫中此时算是相对稳定,皇后管着宫务,但心慈手软,于是赞颂声不绝。

而孙氏自从生了玉哥之后也没见跋扈,反而因为皇帝经常去她那边而更加的低调了。

而太后也开启了‘养老模式’,近乎于隐身状态。

“母后准备今日召见不少勋戚的女眷,让本宫昨日拟了单子,本来不想写上你,可母后那边说一定要让你来,还说什么兴和伯能辟邪,不知道兴和伯夫人如何。”

胡善祥无奈的苦笑着。

张淑慧也是苦笑,说道:“来就来,只是那些勋戚最近被陛下敲打的厉害,清理田亩他们也跟着遭殃,迁怒我家的也不少!”

“那母后这是什么意思?”

胡善祥也觉得太后这是在为难张淑慧。

张淑慧也想不通,不过许多事情躲是躲不过去的,所以她的心态倒是不错。

“她们总不能打架吧,所以下午我就看着,多吃些,让她们变成斗鸡眼。”

说起斗鸡眼还有个笑话,那就是无忧和端端比瞪眼。

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在瞪着对方,而且一动不动,自然是让人发笑。

可她们的毅力不小,等分出胜负时,两人的眼睛都是定定的,笑喷一堆人。

待了半个时辰后,张淑慧带着不舍的无忧出宫。

“母后,那边还有个弟弟,可不跟我们一起玩。”

端端已经到了好奇心非常旺盛的年龄,经常在宫中乱跑,然后也会听到许多消息。

她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胡善祥少不得要仔细的给她解释一下。

“那个弟弟……还小,还不能和你们一起玩,娇嫩着呢,就和玉米一般,等大些就好了……”

胡善祥说的艰难,端端却突然说道:“母后,他们说父皇喜欢那个弟弟,不喜欢玉米……”

“姐姐!”

在边上玩耍的玉米听到端端提到自己的名字,就侧身过来,笑的很可爱。

胡善祥的身体僵在那里,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端端,良久叹息一声,说道:“那些人在胡说八道,你父皇喜欢玉米,经常会叫人带过去教导呢。”

……

“那人家里查清了吗?”

宫中依旧寒冷,但是暖阁里的炭盆已经被减少到了一个,好歹不用再频繁的掀开帘子透气了。

安纶低眉顺眼的道:“陛下,那人叫做陶攀,家中千余亩地都是投献来的,自家中了举人之后就不思进取,整日吟诗作对……被收了田地之后,他整日在家中饮酒玩……喝醉了就骂,那日他撞死在城门里时,就是喝醉了。”

朱瞻基沉吟了一下,说道:“那便不管他,还有,那些勋戚和各地的武将可有动静?”

俞佳的头埋的更低了,说道:“陛下,勋戚有人在背后叫骂,名册和骂了什么奴婢这边都有,稍后呈上。”

“至于武将……兴和伯在金陵时清理了一番,南方的武将都有些怕了,消息传到北方之后,就奴婢这边知道的,就有十多人和外间的商人士绅断了关系…...”

朱瞻基把手中的奏章放下,起身在室内转了一圈,然后说道:“襄城伯李隆喜欢和文人交往,西宁侯宋琥倒是知机,可终究过于油滑,却和军中的杀伐果断不符,怪不得皇爷爷当年不肯重用他们。”

他这是在自言自语,可这等话哪里是室内的俞佳和安纶能听的。

于是两人都几乎把脑袋垂到了胸口,只求皇帝别再说这些事了。

“武人惜身……”

朱瞻基在门帘那里站住,俞佳急忙过去打起帘子,然后他步出暖阁,出去前却还说了一句话。

“人性本私啊!看不透就不配做帝王!”

宫中自然是没雪了,于是宋老实的活就少了些,每日洒扫完毕之后就找小鸟。

积雪深厚时,宫中被冻僵了不少鸟儿,宋老实发现了一只之后就去拯救,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的成了爱鸟达人。

朱瞻基走出宫殿,见宋老实在各个角度转悠,不时还蹲下去仔细看,就走过去说道:“这时节鸟儿都飞走了,你还找什么?”

北方的春天不一定暖和,可植物却开始冒出了嫩绿,食物多了,鸟儿就得救了。

宋老实抬头见是皇帝,就说道:“陛下,万事都说不定呢!昨日奴婢还救了一只鸟儿,只是它怕得很,一直在抖……”

“万事都说不定……”

朱瞻基冰冷的心中多了些暖意,点头道:“是啊!历朝历代的忠臣孝子都没断过,可见世间自有正气在,不该一概论之。”

“.…..后来奴婢找了米粒它也不吃,奴婢就把它放在屋里,等回头进去开门……它就飞跑了……没良心……”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