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88章 溃逃和懊悔

第2288章 溃逃和懊悔

“兴和伯,你是想说泰西人会主宰大海吗?哈哈哈哈!”

傅显也笑了起来,笑声会传染,甲板上很快欢声笑语。

是啊!主帅都在欢笑,这场大战还会输吗!

方醒也在笑,微笑。

他的眸子里多了些回忆之色,然后微微讥诮。

“好了吗?”

他突然问道。

洪保和傅显一愣,最后傅显反应过来了,兴奋的道:“兴和伯,好了。”

火枪齐射的声音中,方醒微微点头,眯眼看着前方。

在那里,他相信联军的指挥官就在那里。

两翼的敌军已经失去了斗志,不断轮转的排枪让他们的攀爬变成了地狱之旅。那些准备纵火的家伙更是被狙击手一一干掉,反而让海面上多了几艘燃烧的船只。

而在正前方,十多艘战船正在用连绵不断的炮火狙击着敌人,而且火炮发射的频率越来越低。

这不是因为高温,而是敌船已经怯了。

在海面上,无数船板和人,以及杂物在漂浮着。

那些就是火炮的战果。

而再远一些,那些被火炮打残的战船已经遮蔽了方醒的视线。

战场很广阔,却被那些惨叫和惊呼充斥着。

无数泰西人在叫骂着上官的命令,他们诅咒着上官,被逼着踏上必死之路。

硝烟淡淡的笼罩在战场的上空,方醒仿佛看到有死神在狰狞的笑着。

呛啷!

他拔出长刀,目光渐渐锐利。

整个甲板上的将士都在看着他。

整支船队都在等待着他的命令。

方醒胸中的憋闷渐渐散了去,长刀闪过。

“反击!”

一个千户官回身嘶吼道:“伯爷有令,反击……”

“反击!”

“反击!”

无数人的喊声汇聚在一起,无数人在振臂高呼,把旗号都遮住了。

“反击!”

苍凉的号角撕破硝烟,无数明军在高呼着。

“我们反击!”

“点火!”

甲板下,军官单膝跪在边上,大声的命令道。

一根根粗大的线香往火门杵去,然后火药燃烧传导……

“轰轰轰轰轰!”

无数铁弹越过海面,从开战到现在最密集的一次火炮攻击开始了。

铁弹撞进船体,木屑横飞,木板甚至被整块打飞出来。

一个泰西人被飞来的大块木屑掠过眼部,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一头栽倒下去。

密集炮击下,木屑飞溅,在前方形成了一道幕。

这一道幕还未落下,整个明军船队都已经升起了满帆。

船员们在拼命的调整着船帆的角度,无数人在忙碌着。

“史密斯!”

明军的欢呼声之后,那密集的炮击声让法兰克将领慌了。

他一把揪住史密斯的衣襟,绝望中带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史密斯,你是名将,你是名将,告诉我,我们能赢吗?”

前方的明军船只在加速,而且是宝船在前,用那庞大的身躯去撞击和碾压小的可怜的泰西船只。

明军的战船在这些宝船之间的空隙里用火炮在点杀着漏网之鱼。

这是第一道攻击,而在它们的后面,那些老式战船像是篦子般的在清理着最后的敌人。

这是一道密不透风的攻击线,没人能从中逃脱。

不,有。

唯一的办法就是逃。

“挡住!”

史密斯突然疯狂的一拳打倒了揪住自己衣领的法兰克将领,然后喊道:“挡住!让他们挡住!”

他的眼神绝望而悲伤。

从刚开始围剿明军的小船队开始,他和所有人一样踌躇满志。

可就在围剿到了尾声时,明军的主力却来了。

若是按照数量来计算胜负的话,那么联军必胜无疑。

可那些更庞大的战船太恐怖了,他们的侧舷火炮之多,以至于可以分成两部分开火,这样就延续了火力的密度和填补了转向的间歇。

还有那更庞大的宝船,上面那些明军更是可怕,用火器一排排的把自己的麾下打倒。

前方在崩溃,无数战船已经开始转向,可急切之下,不少船只撞到了一起,一片乱像。

“史密斯,跑啊!”

被打倒在地上之后,法兰克将领却没心情去纠结这个,一下抱住史密斯的小腿喊道:“赶紧走!”

史密斯茫然看着前方的海面。

海面上飘着船板,但更多的却是人。

那些尸骸在海面上载沉载浮着,面色惨白。

他抬起头,看着前方的混乱景象,就喊道:“撤退!全体撤退!”

法兰克将领如蒙大赦的爬起来喊道:“快撤退!别管他们,我们先跑!”

于是这艘战船率先开始转向,然后接收到命令的船队残余开始各自奔逃。

转向之后,史密斯回身看着,就看到了一场溃败。

明军的攻击线已经变了,宝船已经落到了战船的后面。

战船不再齐射,而是逼近奔逃的敌船边上,或是用两三枚铁弹轰击;或是用链弹撕烂船帆;更有甚者,有大胆的明军居然用火油去引燃战船,而那些泰西人竟然不敢反抗,只是跪下请降。

兵败如山倒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多克等人被带了上来,在下面时他们就听到了枪炮声和各种喊声,等上来之后,站在宝船上,居高临下的看到目前的态势,大多都呆了。

他们在舱室里呆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此刻都是在不停的揉着眼睛,然后拼命的想看清前方的情况。

“那不是……”

多克的面色惨白,却不知是久不见阳光还是什么。

他渐渐的适应了光亮,渐渐的看清了态势。

大败!

毫无疑问,瞎子都能从那些大明话中的呼喊里听出谁是胜利者。

多克吸吸鼻子,然后被硝烟呛的眼中含泪。

那是悲伤啊!

他不肯低头,只是咳嗽着,然后泪水滑落。

亨利站在他的右边,嘴唇微微颤动着,紧握的双拳同样在颤动。

阿贝尔在发呆,然后问道:“是哪里的?”

以前的法兰克几乎丧失了海上力量,也就是他们跟着洪保来大明后才建造了不少船只,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事。

阿贝尔还冲着多克和亨利笑了笑,在他想来,就算是要和大明开战,也没法兰克什么事。

“他们终于还是出来了。”

多克苦涩的说道:“可他们为何那么急切?为什么?”

亨利茫然的道:“不知道,按照我来回的记忆,他们出来的太远了。他们不应该跑那么远……”

方醒等人就在前方,通译被叫了过去。

这时左前方出现一艘在燃烧着的战船,宝船毫不犹豫的和它擦肩而过。

恍如摧枯拉朽一般,那战船顷刻间支离破碎。

多克甚至都看到了船上最后几人跳入大海,他甚至从衣着上看出他们就是金雀花人。

海面上的杂物很多,多克的身体摇晃一下,说道:“这是怎么了?”

亨利呆呆的道:“我们失败了,那些蠢货,如果我在,肯定不会答应里斯本参加这次远航,一群野心和大脑不匹配的蠢货……”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