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86章 谁的反击

第2286章 谁的反击

“伯爷,敌军反击!”

“他们在点火!有火船!”

十余艘前端带着锋利长矛的火船被点着了,然后风助火势,火助风力,当先扑来。

一旦被长矛刺进船体里,那就是跗骨之蛆,不烧干净不罢休。

“船上没人!”

傅显的话让人觉得好笑。

火船上哪来的人?大烤活人吗?

“宝船上前!”

这个才是傅显的本意。

无人操控的火船不会转向,船首有钢铁的宝船压根就不怕什么长矛和火焰。

于是十多艘宝船冲到了最前方,它们那庞大的身躯就是天然的防线。

“漂亮!”

当看到宝船轻易的就把火船碾压在海里时,方醒不禁用右拳砸了一下左手心。

所有的火船在宝船的面前就像是孩子般的无助,被一一撞开,然后被碾压下去。

“他们的船太小了。”

洪保对宝船的感情很深,哪怕现在作战的主力变成了战船,可他依旧舍不得宝船退出第一线。

“失败了史密斯!失败了!”

法兰克将领歇斯底里的在叫喊着,史密斯冷冷的看着他,说道:“那只是给他们的一个小麻烦!”

“那么我们能做些什么?”

“用热血去赢取胜利!”

“进攻!我们进攻!”

战船上的战士在集结,长弓手们在集结,他们将会给明人一次箭矢的洗礼。

双方在迅速接近,可宝船却开始减速了。

不,史密斯喃喃的道:“他们没减速,而是战船的速度更快!”

明军的十多艘战船就像是猎犬,从宝船之间的空隙里钻了出来,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

“它们更大!”

处于最前方的里斯本将领猛地在船上倒退了几步,然后回身喊道:“退后!我们退后!”

没有人反对,这艘战船开始减速。

“该死的!那是更大的战船,明人一直在等着我们,史密斯那个蠢货,这是一个圈套。”

里斯本将领的面色灼红,就像是刚和情人来了一场般的亢奋。

“他们的大船无需进攻,只要碾压就能让我们大部分船只成为垃圾。而他们那些战船……可怕的战船……”

“他们转向了!”

无数战船聚集在一起,仿佛这样能让恐惧消散。

当一声尖叫传来时,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转向。

明军那十余艘战船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正在准备用侧舷对准他们。

而在后面,被缠斗的林正船队已经开始了撤离。

“我们应当夹击他们!”

柳溥的身上全是鲜血和碎肉,他的双眼红的就像是刚吃了一块人肉的野兽,还觉得没吃饱。

林正也好不到哪去,他的身上还多了几处伤痕。

副将在指挥船队在袭扰下集结,林正得以喘息。

“大局已定,无需我们夹击,他们输定了!”

“那我们为何不夹击!”

林正看着怒不可遏的柳溥,说道:“这不是陆地,也不是草原,我部损失惨重,若是夹击,很有可能会导致敌军溃逃,那就是罪人。”

他觉得柳溥只能算是一员猛将,但缺乏谋略。

“伯爷是要给泰西人一击重击,所以并未让我们夹击,就是想干掉更多的泰西船只,让他们在此战之后,不敢在东窥,这才是伯爷的目的啊!”

提到方醒之后,柳溥明显的就冷静了下来,然后带着人去收拾那些尸骸。

甲板上尸骸堆积如山,箭矢插在尸骸和甲板上,看着就像是一片庄家。

海风吹过这片‘庄稼’,渐渐的带来了呜咽。

林正看到几个军士哽咽着在尸骸堆里扒拉,呼喊着,他深吸一口气,问道:“火炮准备好了吗?”

副将的腿受伤了,他撑着一根长枪过去问了,回来说道:“炮组损失不小,不过马上就能再次开火。”

三艘伤痕累累的战船在掩护着宝船和其它船只撤离战场,而十余艘泰西战船就像是跳蚤般的在纠缠袭扰着。

甲板下,角落里堆放着同袍的尸骸。

受伤的炮手包扎完毕,却不肯去歇息。

一个左手受伤的炮手瞄准,然后用右手和膝盖顶着沙袋移动。

一个肩膀受伤的军士也过来了,两人奋力的调整着火炮的角度,然后等待命令。

那些纠缠的泰西战船渐渐逼近——这是火炮停顿了许久给他们的勇气。

“点火!”

“轰轰轰轰轰!”

一十余艘战船一起打出了一波铁弹,铁弹形成弹幕,冲进了密集而来的敌船中间。

铁弹击穿木板的声音接二连三,甲板上的鲜血和肢体一起在飞舞,链弹从风帆中间呼啸着穿过……

“杀敌!”

左右两翼的敌军已经逼近了,方醒所在的宝船处于战船后的第一线,能看到那些泰西人的长相。

无数长弓手在张弓搭箭,这是他们对大明火器的回应。

正面战场此刻一片狼藉,十余艘泰西战船在火炮的打击下惨不忍睹,当泰西人认为明人要转向用另一面开火时,火炮再次打响。

“轰轰轰轰轰!”

一半开火的策略让一个侧舷能行使两次打击任务。

那些欢天喜地冲上来的泰西战船倒霉了,第二次打击直接击沉了五艘战船。

“很难打,要对准水线附近才行。”

傅显在观察着战况,而方醒却在看着侧翼。

侧翼的敌人蜂拥而至,而宝船和老式战船正在保护侧翼。

这就是史密斯认定的机会。

“他们有火器的战船不多,无法掩护整个船队,我们只需从侧翼突破,然后席卷过去,那就是一场大胜,一场对我们而言至关重要的大胜!”

他看到了狼狈逃回来的里斯本将领,却只是冷冷的一笑。

“大胜之后,我们可以乘势直接进攻明人本土,去摧毁他们的造船厂,掠夺他们的工匠为我们所用,只要五年!”

史密斯坚定的道:“只要五年,我们就能和恢复过来的明人相抗衡,懂吗?我们要的是学习他们技术的时间!”

“那是什么?”

这时前方有人在问道。

史密斯走过去看了一眼,只是一眼,他就面色沉凝。

“稳住!宝船稳住!”

“列阵!火枪兵列阵!”

命令一连串的发布出去,宝船都稳住了。

侧翼顿时就多了十多座‘小山’,那些泰西战船就一头撞了上来。

宝船上的火炮开始点火,然后无需瞄准,朝着船只密集处打就是。

可这只是杯水车薪,见宝船的攻击手段只有这些,那些泰西人大喜过望,都急吼吼的靠了过来。

“盾牌……”

那些长枪兵和刀盾兵都举起盾牌,而火枪兵们只是微微低头。

箭矢如期而至,恍如乌云压顶。

叮叮叮!

因为敌船太矮小,所以长弓只能采取仰射,穿透力不足。

箭矢在板甲上无功而返,抓钩已经挂上了侧舷上,却无人去斩断。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