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85章 我们要怎么做?

第2285章 我们要怎么做?

“杀敌!”

柳溥奋力砍翻了一个泰西人,他喘息着环顾四周。

长枪手已经被围在了甲板中间,外围的泰西人不断投掷铁锤等重兵器砸进去,长枪手已经难以为续了。

啊……

柳溥仰头无声的长叹着。

身上的甲衣变得越来越沉重,手中的长刀越挥越慢。

林正已经加入了战团,他和副将被堵在船头,已经在拼命了。

“******”

柳溥又被围住了,他的腰部中了一刀,甲衣堪堪被斩破。

一柄长剑刺来,柳溥艰难的格挡开之后,长刀挥斩,竟然卡在了对手的脖子里。

两人扑倒在一起厮打着,等柳溥拔出长刀起身后,就看到甲板上的拼杀已经停住了。

所有人都在看着远方。

呆呆的!

柳溥在剧烈的喘息着。

他看到了林正和副将,他们也在呆呆的看着前方。

哪里有什么?

……

轰!

突然被引爆的情绪一下就传到了史密斯哪里。

他面色惨白的道:“那是什么?”

“是谁的船?”

瞭望哨疯狂的嘶喊道:“是明军!天呐!看不到边的船队……”

庞大的包围圈里外,不管是泰西人还是明人,他们都在看着北方。

史密斯冲到了船头上,他恨不能身高能突然高出一倍。

无数的船帆林立,从那些缝隙之中,他看到了黑点。

一闪而逝!

那是什么?

右翼包抄的里斯本将领处于包围圈内北边的最边缘,所以他看得最清楚。

无数黑点渐渐变大,无数风帆遮蔽着海面……

他想起了一句话,洪保出使泰西时说过的话。

——当大明愤怒时,能铺满整个海峡的船队将会出现在泰西,用怒火为大明夺回尊严!

明军出现了,就在他们全歼明军小船队的当口,他们及时出现了。

“不……这是个圈套!这是个该死的圈套!我们上当了!”

才将狂喜的心情一下就跌落谷底,才将全歼明军的踌躇满志全部化为惶然。

史密斯跌跌撞撞的往前去,可船头就那么大,他已经站在了最高点。

阳光明媚,远方的风帆渐渐清晰。

他们在全速赶来!

“这里还有谁能拥有那么大规模的船队?”

史密斯失态了。

他岩石般的脸颊在颤抖着,他握紧了刀柄,却没拔出长刀。

“是谁?”

他嘶声问道:“是谁在那里?”

而最前方的里斯本将领已经要疯了。

明军战船那独特的造型让人印象深刻,他数了一下,有十多艘。

而这只是战船,更多的船只都在鼓帆前进。

“这是他们的主力……”

……

“伯爷,林正部正在被围攻。”

瞭望哨的消息早就传到了方醒这里。

他放下望远镜,对柳溥安全的顾虑只是闪了一下,随即他就回身道:“都准备好了吗?”

他在微笑,可眼中却盛满了怒火。

熟知他的人知道,大战就在眼前。

傅显站在前方,身后的甲板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阵列。

他大声的道:“伯爷,准备好了。”

船队在全速进发,聚宝山卫的将士们来到了甲板上,他们开始检查装备;无数战船的侧舷处,火炮窗口已经打开,幽深的炮口在阳光外闪烁着幽光。

“这是泰西船队!”

方醒背对战场,大声的道:“泰西人不甘心,他们要挑衅大明,而现在你们所看到的的就是杀戮,他们针对大明水师的杀戮。”

洪保目光复杂的看着方醒,他不相信方醒会不知道泰西人的凶猛,但他依旧还是让林正带着三艘战船为主的船队前出哨探。

这是诱饵吗?

洪保看到了前方的惨烈,明军的船只被重重围困,硝烟已经很淡了,说明火器已经失去了作用。

冷兵器……

洪保无法、也不愿意去想象此刻那些明军船只上的血淋淋。

他只是看向了方醒,目光不善。

“我们带着使团而来,我们将要送他们回家,我们抱着极大的诚意,但…….”

方醒愤怒的道:“但这些善意换来了什么?”

他的话被层层传导出去,包括了甲板下的舱室。

“……我们带着诚意,但交换来的…..”

通译在跟着外面的声音翻译着。

“.…..他们从丛林中闯入了进来,他们发现这里和平,这里富饶,于是他们就想抢掠!”

仓室内,多克喃喃的道:“这是怎么了?阿贝尔,这是怎么了?”

阿贝尔同样在呆滞中。

“我听到了轰鸣,还有无数的喊声,那是什么?”

亨利在隔壁的舱室里喊道:“开战了!那些蠢货开战了!”

多克嘿嘿的笑着,“是啊!那些蠢货,他们不知道大明的强大,以为就能一举击败大明的水师吗?愚蠢啊!”

“能赢吗?”

昏暗中有人问道,怯生生的,让多克怒火中烧,却不愿认输。

“能!我们能赢!”

“.…..我们要怎么做?”

通译依旧在翻译着。

“我们要怎么做?”

方醒在怒吼着。

前方的敌军已然慌乱,法兰克使团归国的副作用——魔神的名字响彻云霄。

“让我们……横扫千军!”

方醒挥舞着拳头怒吼道。

“横扫千军!”

无数拳头在挥舞着,无数张脸庞在涨红着。

“横扫千军!”

万众欢呼,声音盖过了此刻战船上的所有声响,也盖过了浪涛拍击船只的声音。

声音传遍了战场,柳溥的身体里仿佛重新被注入了能量,他挥舞着长刀劈砍着,喊道:“杀敌!杀敌!”

“援军到来,杀敌!”

“轰轰轰轰轰!”

恰在此时,甲板下的火炮一起开始了咆哮。

硝烟弥漫中,无数铁弹砸了出去。

两侧的泰西战船就像是大风中的小花在颤抖着,然后开始渐渐倾斜。

“反击!”

柳溥第一个冲了上去。

他的长刀挥斩充满了力量,当者辟易。

幸存的明军展开了反击,剩下的长枪手重新结阵,然后重新起步前进。

泰西人的心态彻底的乱了,他们看到了那边快速赶来的船队。

船队不可怕,因为他们也有三百多艘船。

可明人的船队至少有一百余艘,而且其中十余艘小山般庞大的船让他们想起了先前发飙的宝船。

不说明军里面有多少带着火器的战船,就那十多艘大船就能让人头痛。

“史密斯,我们需要撤退!”

“不!”

史密斯已经冷静下来了,他说道:“我们的粮船跑不过他们,所以,战斗吧,无论什么手段,让我们去战斗吧。”

法兰克将领愣在那里,喃喃的道:“没了吃的,我们会饿死……”

明军来势汹汹,如果抛弃粮船逃跑,那么这一路会饿死大半人。

或是内讧死掉大半人!

没有选择的余地!

“进攻!为了王国,让我们进攻!”

于是泰西船队勇敢的迎着明军而去。

“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无数泰西人看到明军援军的规模后,都惶然不知所措。

士气荡然无存,只是对明人的恐惧让他们选择了听从上官的命令,发动进攻。

他们希望能用疯狂的进攻来吓住明人!

“别担心,我们能赢!”

“那些明人只是胆小鬼,他们会畏惧我们鲜血,是的,让我们去流血!”

“攀爬上去他们就无能无力,我们能以一当十,只要能爬上去,明人就只能认输。”

就在这些声嘶力竭的嘶吼声中,明军船队的甲板上多了许多人。

无数军士在甲板上开始披甲。

他们很快把自己笼罩在钢铁之中,然后列阵。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