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79章 优势下撤离(感谢“幸福妹纸”的盟主打赏,生日快乐)

第2279章 优势下撤离(感谢“幸福妹纸”的盟主打赏,生日快乐)

指挥官站在战船上,他的正前方就是明军的战船,双方的距离不远,他甚至能看到杵刀站在侧舷的林正。

身后是连绵凄厉的惨叫声,脚下的震动此起彼伏,然后停止。

他跌跌撞撞的滑了过去,在快掉下去之前跪在了那里,然后在抓住船头边缘的同时,他还不忘保持着抬头的姿态,只是为了看到明军下一步的动向。

明军在转向,并在转向的同时开始后撤。

指挥官看着左右,三艘船已经被打烂了。

真的是被打烂了。

船帆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失去动力的船只还是依靠着惯性在缓缓前行,但速度却越来越慢。

左右两翼去包抄的战船差不多到位了,可包围圈还没成型,正面就被明军击溃了。

这个局面让人愕然而困惑,并震惊。

怎么办?

指挥官在正面的战船上不知生死,两翼怎么办?

而明军已经开始转向了,他们只需完成一个九十度的转向,就能用另一面侧面对准侧翼的船队。

“大人,他们在迟疑!没人下令!”

副将的眼睛在发亮,林正却很冷静。

“我遇到过许多危机。”

林正微笑着,目光冷厉的看着侧翼的敌船。

“但今日只是一个局而已……”

“局?”

副将不解的问道。

林正说道:“还是伯爷说得对,战争从来都是要为大局服务……好!”

说话间,侧舷已经对准了侧翼包抄来的敌船。

“轰轰轰轰轰!”

黑点蜂拥而出,相同的场景让那些泰西人疯狂了。

“撤!”

指挥官嘶吼着,令人传令侧翼开始撤退。

“叫船来,我们弃船!”

侧翼被铁弹打出了一片水花和一片硝烟与血肉。

链弹在甲板上呼啸扫过,无数肢体在飞舞着。

链弹是破坏船帆的利器,可一旦对上了人,那效果比铁弹还惨烈。

甲板上全是肢体和鲜血,所有人都被明军的攻击手段给吓坏了,正在此时,有人喊道:“叫我们撤退,撤退!”

“撤退!我们撤退!”

侧翼的敌军已经被火炮打的丧胆,一片撤退的声音中,几艘船竟然在明军的眼皮子底下开始转向。

明军若是继续转向,那么正好另一边侧舷可以对着他们的侧舷,那可是天赐良机……

副将喊道:“快快快!转过去!”

“撤!”

“转过去,转……”

“撤!”

副将愕然道:“大人,再来一下,保证能留下他们大半啊!”

林正冷冷的道:“撤!”

副将再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冷肃,就哎了一声,大声喊道:“撤退!撤退!”

指挥官坐舟的船帆已经失去了作用,一艘战船冒险靠近,准备接他们过去。

“我们失败了,失败了!”

指挥官看到了侧翼的麾下把自己的侧舷暴露在明军的眼前,不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侧舷火力,那当然是打击面积越大,命中率就越高啊!

“明军在撤退!”

一声惊呼让指挥官睁开了眼睛,他仔细看去,然后又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明军的三艘战船开始撤离战场。

“这是……”

指挥官呆滞了,所有的泰西人都呆滞了。

侧翼的泰西人本来都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明军火器的轰击。

可等了一下却没听到轰鸣声,有人睁开眼睛,就狂喜的喊道:“明军跑了!他们跑了!”

一阵沉寂之后,人人雀跃。

欢呼声传到了指挥官这边,他呆若木鸡的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想想那些火器吧,大,还笨重,打一下就滚烫,他们是不是这样,是不是?”

“是啊!那时候记得他们装药都装了气喘吁吁,都满出来了,然后把石弹放在口子上,一下点燃,声音很闷,然后石弹冲出去,好吓人啊!”

指挥官摇摇头,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可死里逃生的狂喜让他有些疲惫。

明军如果有余力继续攻击,他觉得自己和麾下绝无幸免。

当然,肯定会有几艘船逃过一劫,可谁知道是谁呢!

侧翼的泰西人瞪大了眼睛,而明军的战船就在他们的注视下缓缓离去。

他们疯了?

他们疯了!

指挥官只觉得腰部有东西在上涌,不知道是什么,但却让他觉得自己在飞。

于是他就飞了!

死里逃生后的飞翔!

于是他喘息着,被手下扶住,眼中带着光彩的喊道:“明人的火器烫了,他们没法攻击,现在是我们的时刻,追击!我们追击!”

有人喊道:“明人的火器会冷却,他们会不断的反击!”

“还有,他们很快!”

是的,明人的速度很快,渐渐的就脱离的侧翼的敌船。

可就在指挥官辨认速度时,明人的船却看着好似……

“他们没那么快!追击!追击!”

其实明军出现的突兀,而且丝毫没犹豫就发动了进攻,让泰西人压根就是懵的。

而明军的火器攻击更是让他们毫无还手之力,直到现在,若非是明军突然撤退,指挥官几乎都准备要殉国了。

他们疯了?

指挥官不知道是第几次冒出这个念头来。

侧翼被一轮炮击打的瘫痪的那几艘船都在庆幸着,可随即命令传来。

“追击!我们要报仇!”

于是侧翼的泰西人就开始狂喜,因为指挥官命令追击,那必然就是觉得明人的攻击后继乏力。

于是被打瘫痪的船停在海面上,那些水手和军士在疯狂的抢修着。

他们想报仇!

指挥官下令之后就有些后悔。

“他们会不会是假装的?会不会?!”

船队在集结,指挥官上了另外一艘船,吩咐船帆被打坏的船留下修整,然后马上回去报信。

指挥官觉得这是一个屈辱,可他却下令道:“别追的太紧了,我们保持距离,一次出两艘船去袭扰,他们如果停住转向,那两艘船马上转向,远离他们的攻击范围…….一直这样,一直……拖死他们!”

泰西人都狂喊着,然后迅速展开追击。

……

“大人!”

副将面色如火,盯着林正不放。

“大人,为何撤退?”

林正令自己所在的战船拖在最后面,他盯着追来的敌船,估算着双方的船速,说道:“那是谋略,大局。”

副将还是不解,林正突然身体一松,说道:“好,保持住!”

有人去下令,甲板上顿时一阵忙乱,风帆被人调整着,有人在报告双方的速度。

“大人令,不许拉开,要让他们觉得能追上!”

于是一阵调整之后,双方几乎保持着一个速度,明军有时会减缓船速,然后用火炮轰击着追近的敌船。

双方保持着一个相对稳定的距离在前行着。

“大人,为何?”

副将已经退后了一步,手握刀柄。

一旦他觉得林正有叛国的倾向,他就可以召集军官,然后当众批驳,取得大家的同意后夺权。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