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74章 被抽打的强硬

第2274章 被抽打的强硬

说是海峡,可实际上在人的视线内很宽阔.

但是在晴好的天气下,眼力好的也能看到岸边。

一出了海峡之后,顿时四野茫茫,心中就是一宽,但同时些许看不到陆地的茫然也会油然而生。

人是陆地动物,对海洋的畏惧是天生的。

直至人类学会了造船,这才开始和海洋亲密接触。可哪怕是到了现在,出海依旧是一件需要出门前祈祷满天神佛和列祖列宗保佑的事儿。

“小侯爷,出了这里,和大明可就没关系了。”

柳溥本来没什么情绪,等一个想拍他马屁的船员说了这话之后,他就下意识的看向了方醒。

可方醒却没担心这个。

“伯爷,有船!”

一艘战船蓦地出现在视线内,瞭望哨喊道:“是我们的船!”

方醒冷冷的看着前方,“去接应!”

他不知道林正船队是否会遇到洪保所说的那种船队。

铺满海面的船队。

蚁多咬死象!

快船迎过去,然后一起回来。

侧舷,洪保亲自去听消息。

“公公,林大人发现敌踪。”

……

第五天,当两支船队会和时,船队后面带着的两艘破烂的船只引爆了气氛。

林正爬上来,单膝跪地,请罪道:“伯爷,下官冒失追击,请伯爷治罪。”

方醒亲自过去扶起他,欣慰的道:“临战决策不可能面面俱到,不可能事先请示,你何罪之有?”

随即吊篮就吊上来一个俘虏,就是小船队的指挥官。

他走路一瘸一拐的,张嘴说话,见没人能懂,不禁就笑了。

“兴和伯,他这是觉得拷打没用吗?”

王贺阴测测的道:“看来是得该他们出面了啊!”

方醒点点头,随即就有人去带了通译来。

大明也在培养自己的通译,可时间不够,培养出来的泰西话通译还是半吊子。

所以这才不但是大明的通译来了,泰西使团自带的通译也跟着来了。

当见到那个军官时,通译的面色惨白。

等看到那两艘破破烂烂,明显能看出被攻击的战船后,通译更是面无人色。

他担心明人翻脸,然后把使团一行人带回去,长久囚禁在北平。

“你们怎么到了这里?是找到航线了吗?”

熟悉的语言让军官一愣,通译苦笑道:“我是使团的人。”

军官愕然道:“使团就在船上?”

“没错。”

满嘴和平友谊的使团就在船上,而战败的军官也在船上。

是战争还是和平?

若说世间最荒谬的职业,大抵就是外交官。

嘴里说着和平,国内却在磨刀霍霍,甚至都已经动手了,还在拿着橄榄枝微笑。

军官颓然道:“没必要瞒着了。”

通译苦笑道:“是的,他们应该是要去我们那边,你自己看看他们船队的庞大,这不是和平之旅,而你们为这次旅途添加了光彩,危险的光彩。”

明人的架势就是去示威的,而半路就遇到了泰西战船,这真是‘巧’啊!

“问话!”

柳溥拎着木棍过来,他现在浑身黝黑,起码廋了七八斤。

如果是这副模样回到京城的话,那些熟人十有八九都认不出他来。

他用细细的木棍抽打着手心,木棍在军官的身上梭巡,分明就是在找部位下手。

军官看了一眼方醒等人,说道:“告诉他们,我将恪守王国的荣誉……”

通译好心的问道:“你确定自己能扛住吗?”

军官坚定的道:“是的,这也是我被选中来探路的原因之一。”

“好吧,我……将为你祈祷。”

整个使团最安全的实际上就是通译,他觉得明人就算是干掉使团的人,可也会留着他们。为以后的沟通准备。

所以通译态度很恭谨的走过来说道:“尊敬的伯爵阁下,那位军官希望能得到应有的尊重。”

方醒一怔,洪保和傅显相对一视,说道:“什么意思?”

王贺干笑道:“怕不是在做梦吧,还是说被咱们的火炮给吓疯了?”

林正在边上说道:“诸位大人,此人很强硬。”

“强硬?”

军官此刻一脸的坚毅,配合林正的话,让人不禁脑补了一番忠诚的……

“强硬是要付出代价的!”

方醒笑了笑:“柳溥,动手吧!”

那军官看了说话的方醒一眼,随即眼前一黑,柳升冲过来一脚就踹翻了他,然后挥舞手中的棍子,拼命的抽打着。

军官在甲板上翻滚惨叫着,众人神色淡然的看着,洪保和傅显甚至在建议马上出发,去寻找敌军主力。

“.…..如果找不到敌军的主力,大海茫茫,他们随时都有可能突袭,而咱们不可能就守在海峡里……”

“是啊!本官历来都觉得水师应当是进攻的利器,一旦龟缩,那便是守户之犬,一辈子都没出息。”

“咱家出海多次,以前听闻有海盗,船队马上会去搜寻……”

那边的拷打还在进行着,那军官已经开始说话了。

通译尴尬的道:“他说大船队就在大约半个月航程的地方。”

军官开始信誓旦旦的说要保住尊严,可只是被抽打了一番之后,竟然就招供了。

明人纷纷微笑,通译见了越发的尴尬了,心中暗恨:挺不住就别装硬汉啊!这下丢人可丢大了。

一番问话结束,柳溥在沉郁多日后,终于得意了一回,说道:“德华兄,小弟居然有些拷打的天赋,以后就算是不在军中厮混,东厂和锦衣卫也能去得。”

锦衣卫和东厂需要各方面的人才,鸡鸣狗盗的本事都行。

所以一年四季他们的大门都敞开着,欢迎各方‘俊杰’加入。

而且这两个地方的待遇丰厚,身份‘显贵’,一旦被考核录取,那真是权财双收啊!

于是那些自觉有些特殊本事的人就经常往那边去,若是有胆子大的在两个衙门前蹲守,一定会看到那些或是沮丧,或是喜欢的应试者。

那军官被抽的浑身肿痛,在甲板上呻吟着,有人去叫郎中来检查,方醒趁机说了自己的态度。

“他们的导航没咱们的厉害,而且林正此次一举拿下那三艘船,让他们无从得知我军的情况,所以……本伯很期待他们继续在那待着,能继续前进那就更好了。”

“出发!”

“我们要去迎击敌人!”

船队上下一阵欢呼,出海后从未遇敌的将士们总算是有了目标。

方醒把柳溥叫到了边上,说道:“此人说什么尊严,那么他必定就好面子。而我让你当众抽打他,而不是让锦衣卫的上来上刑,就是在羞辱他,打掉他所谓的尊严……”

柳溥的脸上还残留着兴奋之色,闻言就失望的道:“怪不得……不过德华兄,你怎么能看出他的本性呢?”

方醒笑道:“等你和更多的人打过交道,等你吃过许多亏之后,你就会有这个本事了。当然,前提是你愿意去总结这些人事。”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