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72章 还有它

第2272章 还有它

“是明军的火器!”

如果说先前泰西人还有一丝侥幸的话,那么在看到那些黑点扑过来时,没人觉得今天能够幸免。

“嘭!”

黑点飞快的放大,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撞了上来。

“嘭!”

船身在摇晃,木头烧糊的味道随着硝烟升了上来。

两枚铁弹从甲板上掠过,一阵脆响之后,留下了两个血肉胡同,呼啸着冲了过去。

一只手臂在半空中飞舞着,最后撞到了指挥官的小腿上。

指挥官单膝跪下,此刻战船几处中弹,硝烟渐渐弥漫上来。

他透过硝烟,看到对面距离越来越近的明军再次开始转向。

侧舷是他们攻击力的来源,再次转向,这就是要准备用另一侧来攻击。

指挥官张开嘴,想喊什么,可战船突然一个倾斜,他不由自主的顺着滑向了侧舷。

然后他就看到对面的明军正在狞笑。

巨大的火力优势下,林正大胆的把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了两百步开外。

这个距离之下,如果是陆地,长弓手们有把握让甲板上的明军饮恨。

可这是大海,再好的箭术也只能用于覆盖性的攻击。

军官还在下滑中,他放弃了控制身体,喊道:“放箭……”

三艘遭遇攻击的战船上,那些还站着的长弓手们纷纷张弓搭箭。

为了能更好的保证准确性,他们甚至走到了船舷边上,依靠船舷来维持身体的平衡。

“放箭!”

战船上升起一小朵黑云,黑云升空,然后沿着一个抛物线向着明军战船而去。

“弓箭手!”

林正见到对方居然还能还击,而且长弓手之多,射程之远都出乎了他的预料。

他大喊一声,甲板上的人都拼命的寻找保护。

准备跳帮的军士有盾牌,他们蹲下,把身体躲在盾牌后面。

而极少数的人,比如说林正就倒霉了。

运气好的就躲在船舷后面,极力把身体贴在船舷上,这是天生的盾牌。

箭矢呼啸而至,大部分一头扎向了甲板。

林正躲在船舷后面,祈祷着满天神佛,不要有箭矢往这边来。

黑云扎了下来,甲板上多了许多声音,惨叫声响起三次。

林正看到一支箭矢朝着自己而来,他尽力的躲避着,可却是枉然。

“咄!”

箭矢穿透林正的甲衣,然后他觉得胸腹处一阵滚烫。

我死了!

“大人!”

林正睁开眼睛,眼前就是箭羽,看方向箭矢就是垂直落下。

“大人!”

副将连滚带爬的冲过来,然后满脸悲色。

林正觉得胸腹处火辣辣的痛,却有些怪异。

他握住箭杆,副将悲声道:“大人,别!”

林正用力的一抽,箭矢就被抽了出来。

意料中的鲜血飙射并没有发生,林正看看箭矢,不禁就笑了起来。

“老子命大!弄死他们!”

“轰轰轰轰轰!”

……

苏门答腊,当船队映入眼帘时,施二姐不禁就问道:“没人去给伯爷报信吗?”

“有,但伯爷还是来了。”

施二姐忧心忡忡的道:“就怕林大人的船队……初战失利可是大伤士气啊!”

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当年被陈默等人带回来的土人,微笑道:“那些种子都长成了树,他们说再过两三年就能有那个东西了。”

当小船把方醒送上码头时,码头上跪了一片。

这便是天使的待遇。

王贺开始念旨意,方醒肃然站在边上,却在打量着那些土人。

那些土人已经不见了当初的茫然,面色红润,有几个居然有了小肚子,显然日子过的非常的舒坦。

旨意念完,方醒上前说道:“那些树如何了?”

上次郑和来时就叫人去看过方醒交代的橡胶树,只说已经发起来了,成树了。

施二姐说道:“伯爷,都长大了,他们说最多三四年就能出那个东西。”

“哦!”

方醒欢喜的道:“看看去!”

他这一路基本上没见欢喜,此刻就为了些树木迫不及待,这个让人难免好奇。

于是一行人就上马而去。

那些土人却不会骑马,就坐上了牛车跟着。

对于方醒不去增援林正,而是来看橡胶树的决定,洪保和傅显自然是牢骚满腹。

等到了一片林子前时,方醒下马过去,急切的看着这些树木。

就那么喜欢?

“好!”

方醒居然从头看到尾,再出来时,外面的人已经等了许久。

那些土人在笑,他们现在已经能说大明话了,甚至聪明的还会写些大明文字。

他们也有了妻儿,施二姐令人好生善待他们,于是这里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天堂。

“来人!”

“伯爷!”

方醒指着那些土人说道:“赏他们酒肉布匹,以后他们就是大明人了!”

然后地上就多了十多个跪着的人,那些曾经在热带雨林中挣扎求活的土人热泪盈眶,有人在喊着陛下万岁。

施二姐令人善待他们,可却里外分明。

而通过在苏门答腊这几年居住劳作的经历,这些土人也知道了大明的强大,更知道大明对自己人的好。

是的,和当今世界各国对国民的态度来说,大明官方如今的态度几乎称得上是爱民如子。

一个强大的大明,一个对自己人友善的大明。

这样的大明,谁不想成为其中的一员?

所以方醒的话一出口,这些土人激动欢喜,让在场的大明人不禁为之骄傲。

至于酒肉……

方醒到来,施二姐早就准备好了补给,于是一边运送补给,一边就叫了厨子来整治酒菜。

“.…..这一批还少,作为种树,一旦铺开,首要就是在南海诸国种植,爪哇等地就不错。”

方醒洗了个澡,出海至今,在占城的日子舒坦些,其它时候和普通的将士相比,也就是舱室是单独的,不用闻别人许久未曾清洗而产生的脚臭味。

大堂很宽敞,座椅无不是大明的规制。

方醒坐在主位上侃侃而谈,在化解这些人对橡胶树的不解。

“这树很重要。”

方醒把玩着一枚发芽失败的种子,说道:“这种树能产出一种胶,而这种胶对于以后的大明来说很重要,他的重要性并不在火器之下,这么说你们能明白吗?”

傅显忍不住问道:“兴和伯,敢问这胶有何用?”

其他人都在看着方醒,他们也很好奇,只是却不敢问。

方醒微笑道:“很多用处,百年之后,我希望这种胶能在大明随处可见,百姓每日都要用到有它参与制造的东西。”

洪保不禁惊讶的道:“兴和伯,那为何不带回去种?”

是啊!

施二姐说道:“伯爷,哪怕下官想着能让朝中更看重这边,可这等重要的东西,还是在中原种为好啊!”

方醒好像在发呆,一瞬之后,他说道:“本伯为何要看重这边?”

施二姐答道:“扼守海峡,让大明沿海无忧。”

方醒摊开手心,看着手心里的那枚斑驳的种子,说道:“还有它……”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