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70章 悍然动手

第2270章 悍然动手

“好!这位大公子一番话就把方家给脱出来了,周典没想到吧。”

“言辞犀利,少年意气,果真是我辈不如啊!”

一阵嘀咕声中,周典却不慌不忙的道:“兴和伯乃是公私分明之人。”

这一句话有些耍赖的意思:我夸你爹公私分明,咱们这事可公可私,难道你还能反驳不成?

马苏在边上看着,心中冷笑。

这周典现在服软了,可他的信号却已经释放出去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好处拿到手了,然后你就想偃旗息鼓?

土豆冷冷的道:“家母与皇后娘娘乃是私交,既然是私交,我为人子,少不得要为家母讨一个公道……”

旁观的人听到这里不仅一愣,心想土豆这是什么意思?

而马苏却明白了,周典半知半解。

土豆站在外面,突然招手道:“你出来。”

周典笑了笑,说道:“本官出去又有何妨。”

他坦然出去,朝着两侧拱手道:“此事本官遵从本心……哎哟!”

周围的人都一下愣住了。

谁也没想到土豆居然敢动手!

而且是一拳封眼,颇得方醒打架斗殴的精髓。

关键的是他居然敢动手……

而且还没有停手的意思。

土豆一拳封了周典的左眼,然后左拳一记下勾,打在周典的下巴上。

如果有慢动作的话,就能看到周典脸部上的皮肉一起往上鼓荡,看着狰狞。

他的嘴巴张开,唾沫飞了出来。

土豆退后一步,右腿高鞭腿,一脚就闷在了周典的脖颈上。

一连串的打击让人目不暇接。土豆收手,周典这才摇摇晃晃的后退,眼神渐渐呆滞。

“噗通!”

周典重重的倒地,周围噤声。

从里面出来的官吏正准备看热闹,却只看到了周典的倒下。

人人噤声,都在看着挺立如松的土豆。

土豆拱手,作了个四方揖,朗声道:“此人拦截家母马车,出言不逊。家父不在,在下在吏部外出手,恳请各位见证。”

说完他就往前方去,而前方就是承天门。

马苏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招呼人把周典抬到了边上的屋子里,然后又给钱让人去请郎中来。

等他忙乎完出来,几个官员还在外面,见他出来有人就赞道:“马大人,兴和伯家的大公子不错!”

“对!有文有武,有礼有节。”

“在吏部外面动手,那不算跋扈。而且算作是私仇,只要不打出毛病也没事,厉害!”

马苏拱手道:“年轻人胡闹罢了,陛下那里自然有处置。”

一句年轻人胡闹,让这些人才想起土豆才十三岁。

呃……

这没法处置啊!

一个官员笑嘻嘻的道:“兴和伯家的大公子刚才出手迅捷,个子又高,说是十八岁也有人信呢!”

这话有些阴,马苏微笑道:“师弟当年出生时,文皇帝赏赐了短剑和笔,汉王殿下送了宝刀……”

瞬间这些官员都哑口无言。

“谁打架?”

这时左边有人在问话,马苏随即就闪了进去,却被那人盯住了。

“出来!见到本王躲什么躲?”

朱高煦背负着双手溜达过来,目光所到之处,那些官员们纷纷行礼。

马苏也讪讪的出来行礼。

朱高煦走过来,一巴掌差点把马苏拍倒在地上,然后问道:“谁打架?”

马苏尴尬的道:“殿下,师弟刚才和人打架。”

“土豆还是平安?”

朱高煦的兴趣很浓,马苏低声道:“是土豆。”

“谁赢了?”

这话问的声音很大,正好里面被人弄醒的周典嚎叫了一嗓子。

“方醒家的杀人了!”

朱高煦一听就欢喜,说道:“好,方醒是个没出息的,土豆倒是个好苗子,回头本王带带他,以后定能上阵杀敌。”

马苏一听就苦着脸道:“殿下,师母不许的。”

“放屁!”

朱高煦牛眼一瞪,就在马苏暗自叫苦时,他却说道:“罢了,女人麻烦,本王等方醒回来了再说。”

女人一旦发飙,再厉害的男人也得退避三舍,何况是一位母亲。

……

“土豆打晕了周典?”

朱瞻基有些愕然,在他的印象中土豆还是个孩子,而周典可是个成年人。

俞佳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陛下,传话的人说的清楚,兴和伯家的大公子两拳一脚就把周典打倒了。”

朱瞻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俞佳接着说道:“方翰现在在宫外请罪,陛下……”

皇帝事情多,一个小屁孩打架斗殴的事,俞佳不认为该打扰政事。

朱瞻基玩味的道:“那小子喜欢装大人,这次算是来了次大人的事,有趣,传进来。”

……

“娘娘!娘娘!”

宁寿宫今日算是不得安宁,张淑慧前脚才走,太后就叫人把玉米接了来,于是到处闹腾。

太后正牵着玉米在散步,可玉米却不耐烦的嚷着要跑,还说什么不要牵。

太后的耐心极好,玉米说一句就答一句,笑眯眯的。

听到有人咋呼,玉米就楞了一下,然后看向大门处。

“好,没哭就好。”

太后夸赞了一句,等外面的宫女进来后,就被于嬷嬷冷眼瞅了一下,急忙就下跪请罪。

“罢了,是何事?”

宫女说道:“娘娘,兴和伯家的方翰打了吏部的周典,刚才在宫外请罪,陛下已经召见。”

太后知道张淑慧被周典呵斥的事,所以闻言一愣,然后不禁就笑了。

“他这算是为母报仇?倒也孝顺。”

于嬷嬷在边上笑道:“娘娘,您这话要是被那周典和外面的人知道了,他们怕是会大失所望啊!”

太后淡淡的道:“他要是敢和兴和伯辩论一番,本宫还觉得他有胆略,欺负一个妇道人家算什么本事?”

……

暖阁里烧了炭盆,土豆来时,帘子已经打起来了,正在换气。

行礼之后,土豆请罪,“陛下,小子不懂事,动手打伤了周典,请陛下责罚。”

说完后室内就安静了下来。

土豆站在那里纹丝不动,这是从小跟着操练的好处,站如松,坐如钟,仪表毫无瑕疵。

朱瞻基在看奏章,看了之后就思索一下,然后批改。

时光流逝,俞佳在边上关注着土豆。

土豆依旧纹丝不动,仪态大方。

果真是歹竹生好笋啊!

想起方醒那个混不吝,俞佳就觉得土豆真的是出污泥而不染。

最后一份奏章批改完,朱瞻基起身问道:“打了哪?”

俞佳一听就懵了,有这么问话的吗?

在大家看来,皇帝现在就该敲打土豆,等兴和伯回来还得请罪一次才行。

“陛下,打了他的眼、下巴、颈部。”

土豆老老实实地回答着。

“可是右拳打眼,左勾拳打下巴,颈部呢?”

朱瞻基兴致勃勃的模拟了一番,土豆不好意思的道:“颈部是高鞭腿,七叔说不许高鞭腿,当时小子却忘了。”

“是不该用。”

朱瞻基的话让俞佳等人瞠目结舌。

“高鞭腿容易被人拿住,一旦被拿住,你就只能任人宰割,所以一般都是腿不过膝……”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