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67章 捕捉敌踪(月初求月票)

第2267章 捕捉敌踪(月初求月票)

出了海峡之后,四周就是茫茫一片海水,看不到陆地的不安全感渐渐增加。

林正站在船头,哪怕有瞭望哨在桅杆上用望远镜不停的观察着,他依旧在四处查看。

“大人,要分开吗?”

有人在身后问道,林正微微摇头:“不,若是泰西人真的钻出来了,那么他们只敢靠着岸边走,所以令船队以能看到岸边为准。”

船队随即开始靠向右边,当能看到岸边时,船队开始修正航向。

“大人,要去暹罗修整吗?”

副手走过来问道。

林正放下望远镜,摇摇头:“不,缅甸那边已经压住了暹罗,他们慌了。咱们若是再去,说不定他们会崩溃,或是发狂,所以咱们去缅甸那边。”

“大人,上次说那边的路已经修通了,码头也该好了吧。”

林正憧憬的道:“是啊!那边能种地的地方不少,到时候多种些地,以后船队就能来这边补给了。”

……

商奇每天都在海边眺望,从来到这里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未来应该是属于大海。

可方政给他的命令是监控,监督那些土人建造码头和建造一系列的建筑。

这里以后将会成为大明的一处据点,让暹罗坐立不安的据点。

码头已经初现规模了,岸边还有木屋,以及营地等建筑。

那些土人干活很卖力,因为伙食很好。

“今日吃什么?”

商奇回身问道。

一个百户官大抵也是个吃货,愁眉苦脸的道:“大人,今日还是粉丝。”

商奇骂道:“草特么的!天天粉丝,天天粉丝,今日什么口味?再敢弄清汤的,本官杀了厨子祭天!”

百户官赶紧叫人去打听,然后一行人就在海边转悠。

“暹罗的船没再来了?”

“没,大人,上次他们的人可是被吓坏了,还敢来,那咱们就给方大人那边报个信,他们怕是就坐不稳了。”

“是啊!方大人那边屯兵边境,一旦暹罗有跋扈之举,那就别想再装孙子!”

转了一圈之后,去打探的人也回来了。

见他一脸的喜色,已经吃土豆粉丝吃到想吐的众人都不胜欢喜。

“大人,说是什么酸辣味的粉丝。”

“好!”

“好!大人,厨子该重赏啊!”

“对,据说为了做出新花样,那些厨子的头发都白了不少。”

“.…..”

商奇感慨的道:“好!回头就记功,特么的!吃好也是士气啊!”

心情大好的商奇刚回到营地,身后却有人在大喊着。

“大人,有船!”

嗯?

商奇勃然大怒,回身就往海边跑。

铛铛铛!

营地里传来了鸣金的声音,然后牛角号也来了。

哨塔上的瞭望哨举起望远镜看向海面,喊道:“三艘船,告诉大人……不对,那船不对,没见过,没见过!”

骑兵马上冲了出去,追上了商奇之后,就转达了瞭望哨的话。

商奇的脚步一滞,稍后上马喊道:“盯紧那些船,认出来的算是大功!”

他知道事情怕是复杂了,所以才下了赏格。

骑兵冲到了海边,然后开始观察。

“大人,他们慢下来了。”

商奇下马,把自己倍数大些的望远镜举起来,看向远方。

就在望远镜的视线内,三艘样式陌生的船只在减速,船上的人在冲着岸边指指点点的。

“那是什么人?天方人?”

“服饰不像,大人,服饰不同,他们不是天方人!”

“周围除了天方人,还有谁长这样?”

“戒备!戒备!”

商奇放下望远镜喊道,可那三艘船却停住了,不再靠近。

“他们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觉得咱们不友好?”

商奇谨慎的道:“不会是朋友,要小心,回头马上禀告方大人。”

就在岸边明军的戒备中,那三艘船最终还是掉头走了。

商奇马上派出信使去禀告方政,然后吃了一顿舒坦的酸辣粉丝。

当他和那些将士们一样拍着肚皮,打着饱嗝时,瞭望哨再次惊叫起来。

“有船队来了!”

刚吃的心满意足,就想找个地方打瞌睡的商奇怒了。

他离奇的愤怒了!

“出海!出海!”

这边可是有船的,虽然小了些,可士气正在高峰,商奇想试试对方的成色,哪怕付出些牺牲也值得。

于是那些军士都疯狂的奔向码头,可码头上只有两艘船,还是新船,最多能坐三十四人。

一阵抢夺之后,一个总旗官带着麾下成功的上船,然后喝令船工开动。

“是我们的船!大人,看到宝船了。”

“下船下船,是咱们的人!”

一阵鸡飞狗跳后,岸上终于是消停了。

那边先来了一艘小船,船上的军官大声喊道:“谁在这里?”

“本官商奇!”

商奇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被‘流放’到这里之后,土豆粉丝吃到看见就想吐也就罢了,居然还一日三惊。

这日子没法过了呀!

于是他就说道:“一个多时辰前,有三艘从没见过的船在附近窥视,本官看了像是天方人,可天方人哪敢窥探大明?而且他们的服饰和天方人根本就不同。后来他们往右边去了!”

小船马上就回去了,而且旗语不断,远处的船队随即开始加速。

“这是要去找他们的晦气?好!”

商奇忍不住就叫了声好,麾下纷纷跟上,码头上一阵嘈杂。

“大人,这边的人说一个时辰以前发现三艘没见过的船只,那些人长相类似天方人,可服饰截然不同。”

林正的眼中闪过厉色,喝道:“转向,找到他们!”

船队开始转向,然后朝着右边去了。

……

一夜之后,林正铁青着脸站在船头骂人。

“哨探居然触礁,这得多蠢!那个蠢货呢?叫他自己把船修补好,然后自己滚回去!”

就在右边,一艘老式战船已经靠岸了,一群军士正在愁眉苦脸的看着几个工匠在想办法修补。

“耽误了差不多两个时辰,别让他们跑了!”

船队满帆出发,而且开始展开了队形,扩大了搜索的范围。

林正有些焦急,他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可好不容易才抓住了对手的尾巴,却被一次触礁给耽误了时间。

当到了下午时,前方哨探的战船带回来了一艘天方人的商船。

熟悉的服饰让林正大失所望,他相信码头明军的判断,因为那边有一个多时辰去回忆,若是还能出错,不管是谁,哪怕是方政,也会被一道旨意拉回京城接受弹劾。

当商人躬身向他行礼时,那股子熟悉的味道让林正彻底的绝望了。

“问他那三艘船的事!”

林正拔出长刀,居然用长刀在削指甲。

那商人一怔,担心林正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指头给削了。

通译问道:“可见到有三艘船了?”

商人愕然道:“没见到……”

长刀停顿了下来,然后斜着搁在甲板上。

林正眯眼斜睨着商人,说道:“这片海域的鱼不少,食物却少了些。”

商人听了通译的话后,堆笑道:“大人,真的……”

唰!

长刀没有任何征兆的从地上弹起,商人还没有任何反应,长刀就搁在了他的肩膀上。

林正的眼睛陡然瞪大,喝道:“你敢欺骗本官?!”

通译也大喝着翻译过去,自己加了一句:“想下海喂鱼吗?”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