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66章 搜寻船队

第2266章 搜寻船队

第二天,当方醒醒来时,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咋呼。

“这时辰闹什么呢?”

他起床洗漱。

所谓的洗漱,实际上就是一小碗水,这还是看在方醒的身份上给的优待,普通军士和船员最多是能打湿一下毛巾完事。

早餐是一块饼,饼里夹了泡菜,味道不错。

吃了早餐,方醒才去甲板。

而此刻的甲板上,柳溥正在跑步。

早上的太阳不大,温度不算高,可光着膀子跑步,而且跑一会儿就蹲下干呕一阵,这是自己找罪受啊!

方醒站在阴影下看着,小刀走过来说道:“老爷,小侯爷都跑了小半个时辰了。”

柳溥的身上全是汗水,在晨光的映照下,反射着光线。

方醒转身回去,却不肯去劝阻。

于是柳溥继续跑,直至筋疲力尽躺在甲板上。

休息了一会儿后,他艰难的爬起来,去厨房找食。

厨子当然不会亏待他,还偷偷的给了不少豆芽。

大饼夹着炒豆芽,还有泡菜,那味道能让许久都没吃过新鲜蔬菜的人发狂。

柳溥吃了大饼,喝了一碗刷锅汤,打个饱嗝后就去了甲板上。

他找到了一个老船员,很是恭谨的请教对方关于船只和海上的常识。

老船员受宠若惊,加上柳溥也懂事,船上弄不了肉条,就给了宝钞,顿时老船员恨不能倾囊相授。

于是两人从船头走到船尾,在方醒的默许下,甚至走遍了宝船的所有地方。

然后就是教授海上的各种情况,这种知识没有几个月是无法融会贯通的,所以柳溥就成了船上的编外船员,整日跟着操作。

方醒在冷眼看着,并不干涉。

“早些时候去的船队该回来了。”

洪保在海图上测量着距离,然后计算着早就出发的先遣小船队的位置。

傅显用大手比划了几下,说道:“当时只让他们出海峡,然后马上回来,是该回来了。”

方醒没计算,因为距离就在他的脑海中。

这里是船头的舱室里,透过厚厚的玻璃,能看到海面上那细微的浪花。

傅显问道:“兴和伯,可要派船去支援?”

方醒摇摇头,说道:“三艘战船,速度咱们不差,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本伯不认为他们有危险。”

洪保抬头道:“是这样,最近没遇到风暴,他们出了海峡,也就是左右看看,若是遇敌,自然……”

他看着方醒,有些犹豫的道:“会不会冒失追击?”

方醒再次摇头,傅显说道:“兴和伯在船上,此次出行可不是什么宣慰交易货物,若是违背军令,那就用军律来说话。”

方醒点点头,说道:“安心过年。”

“哨探不可少,马上派出哨探的船只,每日不停在前方和左右搜索。”

方醒从不觉得海战和陆战的差别有多大,都是抢占优势位置,火力打击而已。

至于撞角和跳帮作战,对于现在的大明水师来说已经落后了。

“操练起来。”

于是船队开始了阵型演练,不时随着旗舰的命令变换着阵型。

“战船只有侧舷才能发挥火力,所以如何有效的打击对手,什么阵型最好,你们要慢慢的琢磨。”

于是随着命令,那些战船不断的模拟着用侧舷对敌,船上的炮手们都在竭力模拟开火,气氛几乎接近实战。

“点火!”

火炮边上的一个军士拿着一根没点燃的粗大线香触了火门一下,然后炮组的人都习惯性的看着前方。

战船都在演练,其余的船只就有些尴尬了。

按照安排,作战时他们的任务是辅助性的,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他们的任务是看戏。

若是敌军势大,那么他们的任务就是赶紧往后面躲,别被敌人缠上。

至于敌人……

“兴和伯,就用战船迎敌是不是浪费了些,宝船可是无坚不摧啊!”

傅显对宝船的感情很深,觉得方醒高估了敌人。

“他们的船很多,蚁多咬死象。”

方醒只能这么说,洪保就内行多了:“他们要是密密麻麻的放火船,宝船没跑起来,能躲过吗?”

傅显想起密密麻麻的小船点上火冲着宝船冲来的场景,不禁摇头道:“挡不住,躲不了。”

……

苏门答腊的码头边上停靠着十余艘船只,最大的就是一艘小山般的宝船。

码头上有土人在不断搬运粮食和饮水上船,那些军士在盯着他们。

施二姐和率领这支小船队来的林正说话。

“.…..最近没听说有别的船来,林大人,您莫不是看错了吧?”

林正指指自己的眼睛说道:“本官的眼力很好,比所有的瞭望哨都好,那艘船肯定存在,这也是本官不肯回航的原因。不为大军清除威胁,本官哪有脸回去,也不敢回去!”

施二姐可不是善茬,她想了想,说道:“林大人,是不是……就算是有人窥探,可他们不敢进攻,连试探都不敢,可见不是大敌。”

林正看看左右,施二姐就摆摆手,站在她身后的两个军士离开。

林正等他们走远后才说道:“此事对朝中不是机密,不过你谨慎些,最多在有数的那些人里转播一二即可。”

听到是机密,施二姐说道:“林大人,和这边不相关的话,还是别说了吧,我可是怕了。”

林正莞尔道:“和你们这边也有关。”

施二姐马上微微低头,表示感谢和倾听。

“泰西使团到了京城,和朝中闹得不是很和睦,朝中的判断,他们可能会循着上次大明船队的后面冲出鼍龙湾,然后一路航向这边,所以要警惕。”

施二姐心中凛然,说道:“林大人,这边可没像样的战船,若是他们突袭进来,旧港肯定挡不住!”

林正笑道:“知道,所以本官作为先锋就来了,船队还在后面,兴和伯、洪公公、傅大人,这样的领军阵容,泰西人不来则以,来了怕是就回不去了。”

施二姐心中稍安,就主动请缨,可林正却不答应。

“你们的人大多是渔民,船又慢,发现了也追不上,甚至可能被反过来给弄沉了。”

这时最后一批搬运补给的土人下船了,有人过来问道:“大人,补给完毕,可否出海?”

“起锚!”

林正拱手道:“本官走后,施大人记得派船在周围哨探,若是发现敌人,势大就回来,他们必定不敢登岸。”

施二姐拱手道:“是,本官知道了,林大人放心,他们若是敢登岸,伯爷就在后面,然后前后夹击,没他们的活路!”

林正点点头,“保重!”

“保重!”

林正回到船上,施二姐注意到他的坐舟居然是战船,而不是更大更舒适的宝船,心中就生出了危机感。

船队离开码头,渐渐远去。

施二姐吩咐道:“从现在起,每日都派船出去哨探,发现船只就回来报信,不可莽撞靠近。”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