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65章 武勋二代的命运

第2265章 武勋二代的命运

厨子进去了,而且还关上了门。

这个举动很贴心,王贺暗自赞许,然后坐在了柳溥的身边,问道:“可是烦恼了?”

柳溥觉得很虚弱,他靠在仓壁上说道:“没,只是饿了。”

“嗬嗬嗬!”

王贺笑了笑,说道:“咱家当年跟着出海就从没吐过,这便是天赋异禀啊!小侯爷,你可是不行。”

“谁不行?”

男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被别人说不行,柳溥也不例外,他强打精神说道:“谁不行?最多两日,我保证能从这里杀到苏门答腊。”

王贺笑呵呵的道:“小侯爷,苏门答腊那边的土人不少,一路艰难啊!”

这话里有劝诫之意,柳溥捶打了一下身下的木板,问道:“可是德华兄让你来的?”

王贺静了一瞬,柳溥的眼睛都红了,说道:“为何要让人羞辱我?”

王贺唏嘘道:“兴和伯对你可真是没说的啊!对安远候也是没说的。”

柳溥一怔,问道:‘什么意思?’

王贺想起先前方醒交代的话,不禁心中艳羡。

——那就是个大大咧咧的货,别和他生气,不然等他知道了来由,能哭给你看。

“兴和伯说……安远候那边圣眷深了些,现在看着是好事,可时日长了不一定,所以小侯爷你就得顽劣一些,好歹不能老子英雄儿好汉吧?那样不好。”

柳溥猛地捶打了一下木板,然后就弹了起来,却被王贺一下抱住了小腿。

“坐下!你急什么?别去给兴和伯招祸啊!”

王贺把柳溥拉下来,然后说道:“咱家刚才吓唬你来着,兴和伯只是想捶打你一下而已。”

“捶打,什么意思?”

柳溥好面子,被方醒当众呵斥,自然觉得脸面全无,所以才纠结到现在。

王贺现在就在纠结着,在考虑是不是实话实说。

“兴和伯的意思……小侯爷你……呆板了些,以后在军中前途有限,不能独当一面,所以……”

“所以我就该坐吃等死?”

柳溥一下就挣脱了王贺,王贺也没追,只是笑道:“自己去找苦头吃吧。”

……

柳溥跑到了甲板上,四处搜寻了一下,在侧舷找到了方醒。

方醒在看着侧面的那艘战船,听到脚步声就问道:“今日的物资清点出来了?”

船队航行在茫茫海上,物资就是生命,所以每天都会有最新的物资数量禀报,让方醒能根据物资余量来确定行程。

“德华兄……”

方醒缓缓回身,看着喘息的柳溥,叹息道:“你终究是忍不住……”

柳溥走到船舷边上坐下,然后气咻咻的问道:“德华兄,可是陛下猜忌吗?”

方醒也走过去和他并肩坐下,然后说道:“没那么夸张,只是…….”

“武勋的下一代?陛下已经不相信我们了吗?”

柳溥突然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般的敏锐起来,让方醒也只能是苦笑。

“没那个说法,只是……”

只是皇帝想渐渐抛弃武勋而已。

张辅柳升这一代武勋不会有问题,必要时还会受到重用。可等他们去后,武学的学员们也该全面接班了。

“你们是武那个啥二代。”

方醒纠结的道:“你们若是太有出息,加上父辈的人情,在军中的影响就越发的大了,这等事……你想想英国公,整日手不释卷,那个儿子据说每日都有人在他的身边念诵文章诗词,这什么意思?”

柳溥楞了一下,说道:“这是要准备走文官的路子?可武勋走不通啊!”

方醒轻轻捶打着身下的甲板,说道:“如张懋般的……以后长大了不会有领军的机会,那么混吃等死?你可愿意?”

“愿意!”

柳溥赌气道:“满腔的忠心陛下看不到吗?非得要猜忌猜忌,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我家最是忠心耿耿?英国公就是滑头,可家父却是直来直往……哎!”

他终究没有说出大逆不道的话来,可眉间却多了伤感。

天空蔚蓝,耳畔是海鸟的鸣叫,甲板上的船员们在忙碌着,瞭望哨在观察着前方…….

人人都在尽忠职守!

方醒叹息一声,然后搂住了柳溥的肩头,说道:“这便是命。”

武勋的后代要真出息了,凭借着父辈的关系网就能坐大,等皇室暗弱时,随时摇身一变就能变成藩镇,听宣不听调。

柳溥茫然的看着天空,喃喃的道:“怪不得家父说我这样最好,不上不下。”

柳升作为朱棣的爱将,及至现在,依旧是皇帝深信不疑的国之干城。

“你爹手握神机营拱卫京师,这是莫大的信任,而到了你时,就该享福了,若是喜欢征战也可以跟着,只是你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这是天意,好事!”

方醒起身,被阳光刺的眯着眼,“这趟出海……就当是散心吧!”

柳溥一人坐在这里,从阳光明媚,一直到天黑。

方醒知道他需要思考,就没管。

“兴和伯,他不会……”

王贺端着大碗来找到了方醒,看到方醒在看着船舷那里,就单手做了个跳水的动作。

方醒也端着大碗,他低头刨了一口炒饭,说道:“他不会。”

柳溥的性子不是多愁善感,可方醒却残忍的揭穿了他以后的前途命运,这一下连方醒也摸不准了。

王贺看看左右,就看到了几名军士,陌生的军士。

多半是水师的人吧,准备在紧急时刻扑过去,甚至下水去捞人。

他不以为然的咀嚼着。

“哎哟!”

咯嘣一声之后,王贺突然不动了。

今晚大家都是吃炒饭,咸肉炒饭。

方醒缓缓转过头,看到王贺张开嘴,呆若木鸡的模样,就惋惜的道:“快去找郎中吧。”

王贺缓缓的活动着嘴,然后咽下米饭,用舌头去探索了一番。

“没掉!”

“嗬嗬嗬嗬!”

就在王贺得意的笑声中,船舷边的柳溥僵硬的起来了。

王贺止住大笑,看着柳溥慢腾腾的拍拍屁股,然后一步一步的缓缓往厨房去了。

“他一直没吐?”

王贺呆呆的问道。

“对啊!”

方醒才想起这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随后有人就跟了过去,方醒微微点头,然后继续吃着咸肉炒饭。

咸肉很咸,炒饭里无需放盐就够咸了。

里面还有些豆芽,还有萝卜。

方醒早些年就建议多种渠道去试验长时间携带菜蔬,这些年也算是硕果累累。

大明船队出海除去茶叶和发豆芽之外,现在还有菜干和泡菜,多方面弥补维生素缺乏的问题。

只是厨子要按照腐烂的顺序来做食物,所以菜干就先上了,不然今天还能吃到可口的泡菜。

方醒吃完饭,小刀悄然过来,低声道:“老爷,小侯爷在吃饭。”

方醒欣慰的问道:“看着情绪如何?”

“很能吃,两大盆。”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