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63章 战战兢兢的占城

第2263章 战战兢兢的占城

王便行礼很标准,可方醒却没感受到军中的利落。

“辛苦了。”

方醒只是随口说了,然后就开始宣读旨意。

王贺尖利的声音在码头边上回荡着,方醒在观察着这些人。

占巴的赖看着很虔诚,这是好现象。

其他占城人都很规矩。

陈忠仁近乎于诚惶诚恐的在听着旨意,这符合一个依旧在震惊中的读书人的反应。

小娘和女儿也在听旨意,但是却不见惶恐。

是了,她们几乎每年都能接到褒奖的旨意,已经不再惶然。

而王便却有些神不守舍。

等旨意宣读之后,大家谢恩,然后去歇息。

方醒被安排在一间新屋里,屋子四面都粉刷过了,连床都是新的,可见占城人确实是用心了。

方醒一到,第一个召见的就是王便。

王便有些忐忑,行礼后就站着。

方醒打量着他,缓缓的道:“听闻你想调回去?”

王便不敢隐瞒,加之他在占城好几年了,早就过了当初上官说的年限,所以有些委屈,就说道:“伯爷,下官有罪。”

“你可知道占城的重要?”

王便点头道:“伯爷,下官知道。”

“占城就是大明出来的第一站,也是外敌侵入的最后一站,用你,是因为你稳重,而后让你超期呆在占城,那是因为……时局有变啊!”

王便跪下道:“伯爷,下官有了怨言,请伯爷责罚。”

方醒居然亲自给他解释,不管是否真的是时局有变,王便就只能感激零涕。

否则方醒只需用伯爵的身份一压,王便不服也得服,并且以后还得被压制。

方醒没叫他起来,继续说道:“泰西使者就在船上,明白吗?”

王便不明白,他这个层次也不知道朝中和泰西使者之间的矛盾,所以茫然。

方醒叹息一声,知道这人大抵在军中也就这样了。

武学不断在往军中输送着军官,这些军官在武学中都系统学习过,战略眼光比王便强一百倍。

没有战略眼光就没有升官的机会,以后这方面只会越来越严格。

“泰西和咱们不是一条道的,明白吗?他们一直想来看看……”

……

多克等人也被带了出来,这很出乎人的预料。

“他们不怕我们看到这些地方吗?”

多克近乎于贪婪的在看着这片海,以及这片土地,和那些人。

阿贝尔也在看着,胡乱的说道:“这里很温暖,假如殿下愿意把这块土地赏赐给我,那我将会在这里创造出无数的财富。”

亨利很快就看完了周围的地形,然后在看着渐渐在靠岸的船队。

他在数着数量,可船帆遮蔽之下,他看不到后面的船只。

一路到了安置的地方,环境倒也不错,可好房间不够,使团几十人不够安排,只能住在低矮的屋子里。

一进去,外面随即就有人在守着,而且是明军。

“他们不再掩饰对我们的敌意了,真是可悲。”

阿贝尔一进去就瘫坐在地上,只觉得身体处处酸痛。

“那又怎么样?”

多克不屑的道:“他们没对我们下手,那就说明他们并没有把握,这才是我们此行最大的收获。”

亨利也不动声色的给阿贝尔打气:“对,没错,明人并没有信心击败联手后的我们,所以阿贝尔,要打起精神来。”

阿贝尔爬起来,拍拍手,看了一眼外面的明军,说道:“他派人盯着我们,这是害怕沿途的情况被我们看到了。”

“不,他更怕我们和那些土人接触。”

多克在用炭笔记录着自己认为重要的消息。

“那么这一路下来,我们能看到什么?”

三人沮丧,多克放下炭笔,说道:“至少我们能知道从大明到我们的这一路会有什么土地。这是一个重要的消息。”

……

“要加强巡查,一旦发现可疑船队,马上上报。”

方醒在交代着占城此后的规矩,王便一一记牢了,稍后方醒就叫了王贺来。

柳溥和陈默也来了,方醒交代道:“和占巴的赖说一下,以后这边要时常注意外来的船,发现就去找咱们的人确认。”

王贺沉思了一下,问道:“怕不怕他们反水?”

“他们不敢。”

方醒说完见王贺有些踌躇,就说道:“大明强盛时他们不敢,大明衰弱时,他们不但敢,还敢跟着来,所以自身强大才是根本。”

王贺肃然道:“好,咱家知道了。”

等他出去后,柳溥说道:“德华兄,这便是你以前说的利益驱使吗?”

陈默也堆笑道:“伯爷,当年您曾经教导过下官,国与国之间看的是利益,利益在就是朋友,利益偏了,那就是对手,下官至今依旧记得,时时自省。”

咦!

这厮怎么那么低眉顺眼,还老实了。

方醒心中疑惑,就说道:“最好的利益就是互补,这样双方的友谊会稳固一些,当然,要提防利益性质的转变,当变成一方占便宜时,那翻脸就差不离了。”

柳溥觉得方醒有些迂腐了,“德华兄,武力压制呢?”

方醒没好气的道:“武力能压住几时?我为何一来就要代表朝中和陛下表彰陈忠仁和小娘?”

柳溥说道:“他们劳苦功高。”

方醒觉得这货就是个糙的,无奈的道:“陈忠仁是交趾教化的典范人物,表彰他,就是表彰了他的那些交趾学生,而表彰小娘,那就是在鼓舞交趾女人,懂不懂?”

柳溥有些懵了,方醒捂额道:“大明此刻这般强盛,为何还要这般费心费力的去笼络他们?”

柳溥没接触过当年交趾叛军,所以想象不到那股力量一旦爆发出来的厉害。

陈默小心翼翼的看了方醒一眼,说道:“伯爷,下官觉得还是要做朋友,做兄弟才好,那些不愿意做兄弟的,大多是叛逆,心思不正……”

这厮深得厚黑的精髓啊!

方醒赞许的道:“就是这个意思,咱们要做兄弟,可你能粗暴的对待自己的兄弟吗?”

柳溥明白了,说道:“就是……一家人嘛!”

方醒苦笑道:“能花点心思去学习吗?”

柳溥大惭,陈默只是微笑。

“他们对你的态度如何?”

方醒转头问了陈默。

陈默楞了一下,然后说道:“还好,只是大家都知道是在敷衍彼此,笑的特别假。”

“那也不错。”

方醒最后吩咐道:“使团现在是咱们砧板上的肉,他们都是聪明人,不会越矩,盯好就行了。”

陈默干笑道:“兴和伯,占城这边,大明是个什么意思?”

“占巴的赖找你了?”

“是,交趾那边日益稳固,大明的军队已经到了边境,占巴的赖有些心慌。”

“是吗?”

方醒说道:“大明很大,除非是敌人,否则大明并没有对外开战的先例,实际上纵观中原的历史,大一统之后,除非是有外敌,否则中原很少对外开战,让他放心。”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