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60章 想为你姐姐报仇吗?

第2260章 想为你姐姐报仇吗?

刑部的堂上,金纯在看着状纸。

堂下跪着一个半大小子,正在抽噎着。

“哎!”

金纯放下状纸,目光复杂的看着那半大小子,问道:“你也姓金,倒是难得,金多,你说你姐姐被大妇所杀,证据呢?”

那半大小子抬头,眼泪汪汪的道:“大老爷,小的亲眼看到的,曹家大妇用钗子扎穿了我姐姐的脸,后来叫了好些人把我姐姐给拉进屋子,姐姐开始还叫救命……她叫了夫人饶命,就是没叫弟弟救命啊……”

金多的嚎哭声回荡在刑部,有人恻然,有人不屑。

“那就是个蠢的,喊了就得救了。”

“不一定。”

“有啥不一定的,那女人难道敢杀两个人?死一个是意外,死两个,当地官府肯定会查验。”

两个小吏在边上嘀咕着,其中一个唏嘘道:“你懂什么!做姐姐的,只要有一丝可能,就不想让自己的弟弟去冒险。”

另一个觉得这个观念有违常理,就冷笑道:“眼瞅着都要被人杀了,她还怕什么?”

“你不懂。”

哭声哀伤,并绝望。

“姐姐……”

“姐姐以前经常被大妇打骂,还不给饭吃,姐姐……姐姐为了小的都忍下来了……”

金纯是刑部尚书,什么惨事没见过,所以他丝毫没有动容,问道:“你在曹家是书童,应该识文断字,若是说谎,你可知道后果?”

金多抹了一把泪水,哽咽道:“小的知道,会被流放。”

金纯觉得过年前接到这个案子真的算是倒霉透顶,所以他准备押后……

可就在他准备发话时,晃眼间却看到外面有一张熟悉的脸在晃悠,顿时心中一颤,觉得自己今日走了大运。

外面站着的是安纶。

他冷冷的看着跪在堂下的金多,再抬眼时,已经盯住了金纯。

没法了啊!

准备把此事按下去的金纯只得干咳一声道:“去拿了曹家的人来。”

他知道此事发生在此时会引发出什么后果,所以他真的想压下去。不需多,两天足矣,那家大妇自然会掩盖。

非常时期啊!

他叹息一声,然后说道:“你姐姐现在何处?”

“大人,有人报官。”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小吏,金纯不禁喝道:“让他们到顺天府去!”

什么狗屁倒灶的事都来刑部,那顺天府是干什么吃的?

可小吏却苦着脸道:“大人,就是那曹家的人来报官。”

金纯心中一个咯噔,然后微微欢喜。他严厉的看了金多一眼,问道:“什么案子?”

小吏知道金多的事,所以有些迷茫的道:“说曹家指使殴打官差的事是宠妾干的,那宠妾在曹纯被带走后,担心被连带,惊惶之下就上吊自杀了。”

呃……

堂内堂外瞬息寂静。

堂外的两侧一堆官吏在旁听,却不露面。

此刻他们的脸颊在颤抖。

只有安纶一人站在堂外,他看着堂上发呆的金纯说道:“金大人,看来这金多是诬告啊!”

“没有!”

金多慌乱的膝行转身,“小的没有诬告,小的亲眼看到他们把姐姐拉进屋里,姐姐最后喊弟弟快跑,小的才醒悟过来,就趁着他们全在屋里的机会跑了出来。”

安纶步入大堂,冲着金纯拱手道:“金大人,陛下在关注此事,咱家奉命来问话监督,可方便?”

金纯无奈的道:“方便。”

安纶就问道:“他们为何都进去了?你姐姐一个妇人,用得着那么多人吗?”

金多摇头道:“小的不知道,只听到夫人说你们都是曹家的仆役,打杀都在我的手心里,都去,赶紧都去。”

安纶再次冲着金纯拱手,问道:“金大人,这是为何?”

事情实际上已经很清楚了,从常理就能推算出结果。

金纯尴尬的道:“这是让见到的人都动手,事后就无人敢泄露出去。”

“投名状?好手段!只是忘记了斩草除根,却蠢了些。”

安纶回身,在金多惶然的眼神中吩咐道:“来人!”

“公公!”

一群番子和档头轰然从侧面出来,单膝跪在堂外应诺。

东厂在刑部的出场气势如虹,震撼人心。

可安纶的话却让人心中发寒。

他负手站在堂下,尖声道:“去拿了曹家一家子,谁都不许放过!”

“是,公公!”

东厂的人去了,刑部上下都倍感尴尬。

安纶转身,冷冷的道:“有人说要宽待士绅,陛下也同意了,可总是有人不知足,于是便制造出这等惨事,金大人,你们若是要恨,就恨那曹家的大妇吧。”

金纯起身表态道:“本官并无仇恨之心。”

安纶嘿嘿的笑着,然后说道:“咱家最见不得大妇欺凌小妾,那曹家大妇用银钗刺穿了金氏的脸颊,然后令人吊死了她,果真是置律法为无物,咱家看……也别判什么绞、杀之类的,就送去教坊司,让她快活一番如何。”

金纯愕然,然后强笑道:“那倒也是一个法子。”

东厂的人居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金纯在猜测着,他判断此事应当是被东厂半路获悉,然后他们写了状纸,安排金多来告状……

是了,那状纸上的字虽然稚嫩,可用词却不是一个书童能做到的。

那么安纶想干什么?

还是说陛下想借此干什么?

不!

金纯觉得皇帝不是那种用阴谋来推动国事的皇帝。

那么就是安纶?

这个权阉!

金纯起身走下来,说道:“此事陛下交给东厂了吗?”

安纶侧身笑道:“陛下没说,不过叫咱家来看看,金大人觉得如何?若是觉得咱家逾越了,尽可弹劾。”

金纯觉得刚才自己有些软弱了,就冷冷的道:“东厂既然接手,那刑部自然不会再插手,安公公,请便。”

作为尚书,若是对太监弯腰谄媚,就算是能升官,也会被士林骂成败类,遗臭万年。

所以金纯的态度再正确不过了。

安纶没搭理他,走到金多的身前,问道:“想为你姐姐报仇吗?”

刚才一系列的变化让金多有些懵,可却知道是这个太监的到来让局势逆转,所以他缓缓抬头,说道:“公公,小的恨不能把那大妇千刀万剐了,还有老爷,姐姐提到他就怕……”

安纶点头道:“想就好,咱家成全你。”

安纶带着金多走了,外面的官员一拥而入,七嘴八舌的发泄着不满。

“大人,此事是我刑部接了,东厂这是强抢啊!”

“那安纶跋扈,还说给那小子私下报仇,大人,咱们该盯着,若真是这样,那就是大罪啊!”

“大人……”

金纯看着大部分官员都是义愤填膺,只有两三人面露忧色,就叹道:“多事之秋啊!士绅的日子越发的难过了……”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