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59章 残忍,皇恩

第2259章 残忍,皇恩

邻近年关,北平城中的年味渐渐的浓郁起来。

雪花飘飞,把整个北方都笼罩在白色之中。

大雪覆盖之下,无数血腥渐渐浸入泥土里,明岁就化为养分,让此处的青草更加的茂盛。

“走!”

一队骑兵在京郊的一处庄子里带走了一人,大宅子里传来了嚎哭声,稍后更是有人在低声咒骂。

“……你家子子孙孙不得好死,死后进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寒风吹过,雪花卷进了大宅院里,那些被翻的乱七八糟的房间外,仆役们在整理,而主人们则是在悲泣。

一个妇人抱着孩子坐在门槛上哭着,一会儿她抬起头来,恨恨的道:“夫君都说了,从古至今,哪朝哪代不优待读书人?就他家反复无常。”

另一个青衣妇人怯生生的道:“夫人,这些话可不能说,大逆不道。老爷就是下令动手才被抓的,那些人走前说咱们家不会被流放……算是开恩了。”

抱着孩子的妇人呸了她一口,随即起身过去。

青衣妇人有些怕,就顺势跪在地上道:“夫人,奴婢说错话了,请夫人责罚。”

妇人放下孩子,顺手抽出如云般秀发里的发钗,就在青衣妇人抬头时,用力的捅刺进去。

锋利的发钗从青衣妇人的腮帮子穿刺进去,竟然从另一侧穿了出来。

“啊……”

青衣妇人呆了一下,然后惨嚎一声。

她在忍着剧痛,却不敢起身,更不敢挣扎。

妇人松开手,掏出手绢擦擦,冷冷的道:“夫君肯定是要被流放,你没有孩子,也没人让你伺候了,赏你一根银钗,回头把你配给庄上的李癞子…….”

一直在忍耐的青衣妇人抬头喊道:“夫人饶命,那李癞子会打死奴婢的……”

她张开嘴,能看到横在嘴里的银钗。说话的气流被银钗搅乱,有些含糊不清。

妇人把孩子就交给一个婆子,然后微笑道:“不去吗?那就殉情吧。你自己吊死,然后……”

青衣妇人闻言就楞了一下,然后一下就蹦了起来,带着满身的鲜血就往外跑。

“拿住她!”

妇人一跺脚,马上有两个婆子追了上去。

“救命……”

“拿住她,弄死她!哈哈哈哈!夫君回来了,你等都重重有赏!”

“饶命,夫人饶命……”

“蠢货,都是奴籍,你等的生死都在我的手中捏着,敢有二心……只是病死罢了。”

妇人看着被拖回来的青衣妇人,不禁就笑了,那精致的脸蛋狰狞着。

“而你,将会忧心于夫君被抓,实则今日动手就是你这个小娼妇的唆使,你怕事败,所以惊惧之下就……”

“夫人……呜呜呜!”

“动手,都看着呢?都去帮忙,若是事泄,谁也跑不了,哈哈哈哈!”

……

快过年了,托孙贵妃产下皇子的福,今年宫中的赏赐不少,大家都盼望着能过个肥年。

皇后那边已经接过了宫务,于是宽容继续,这让年前的宫中人人赞颂。

暖阁中,朱瞻基在看着地图。

“兴和伯此刻至少到了琼州,弄不好都到占城了。”

室内暖和,让刚来的杨荣出了一身毛毛汗。

“陛下,兵贵神速,按照推算,若是泰西人就跟着洪保船队出来探路的话,此刻他们弄不好已经发现了大明。”

他走过去,指着苏门答腊那边说道:“只要他们沿岸而来,船好的话,此刻肯定能到达这里。”

他说道:“陛下,泰西人骤然看到地方,怕是会发疯啊!”

“既然贫瘠,那么见到膏腴之地之后,他们定然会贪婪,然后胆子就会大……”

杨荣觉得自己疏忽了这个,就拱手建议道:“陛下,臣以为当快马令沿海各地戒备,水师剩下的船只出海巡查。”

“你以为他们敢进来?”

朱瞻基在看着地图,就盯着那道海峡。

杨荣说道:“臣以为人心难测,他们若是铤而走险,一旦沿海告警,臣就怕天下就要沸腾了,到时候禁海之声再度高亢,天下从此就多事了……”

不得不说,杨荣的政治敏感很出色,从一点可能性上就分析出了后续可能造成的恶果。

朱瞻基退后一步,双手抱胸,轻蔑的道:“他们不敢!”

杨荣皱眉道:“陛下,一线可能也要戒备。”

他觉得皇帝开始轻敌了,这可不是好现象。

“他们不敢!”

朱瞻基自信的道:“洪保说泰西诸国相互牵制,而大明已经展示了自己的强大,在没有做好和大明彻底翻脸的准备之前,他们会在苏门答腊之前被拦截,然后进退两难。”

“朕以为他们不敢进来。”

朱瞻基最后定下了格局,杨荣只能接受。

“那么兴和伯必然会日夜兼程,臣就担心他一出海就会……”

杨荣突然笑了起来,“脱缰的野马啊!找到机会怕是会多几座京观,臣担心那些泰西人会被吓哭了。”

朱瞻基笑了笑,“那片海域是大明的,谁要进来,必须要经过的大明的准许。不许而入,那便是盗贼。兴和伯对付盗贼的手段高超,这也是朕派他统率船队的本意。”

这话里的杀意丝毫不加掩饰,杨荣苦笑道:“陛下,兴和伯要是杀红了眼,直接从鼍龙湾杀进去,到时候可就是天下大乱了。”

“不会,兴和伯会记得大局。”

朱瞻基结束了这个话题,问道:“北方清理已近尾声,最近如何了?”

杨荣禀告道:“各处都在收尾了,陛下,臣建议若是罪行不彰的,能否罚没,然后苦役几年为止,这样也能在年前彰显一番皇恩浩荡。”

“皇恩没什么浩荡。”

朱瞻基打趣了一句,然后说道:“移民只是其次,首要是打下这股子气势,以后就好施政了。”

这是软化了些立场,杨荣心中欢喜,就拱手道:“那臣这便去……”

朱瞻基点点头,说道:“少数人就照此执行。”

回到值房,杨荣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家,顿时一片欢喜。

“外面不少人说年都过不好,这下可以缓和一番了。”

金幼孜唏嘘道:“家中接到了不少信件,都求着帮他们隐瞒田地,可本官哪会啊!也不敢,这下可算是了结了,皆大欢喜。”

杨士奇活动着右臂,哎哟哎哟的叫唤着。

杨溥过去帮他揉捏着右肩,说道:“杨大人且歇歇吧,好歹写了大半个时辰了。”

杨士奇被他捏的龇牙咧嘴的道:“这些名册可不敢疏忽,本官亲自弄,那样出错也带累不了别人。”

杨溥说道:“您是善心,可那些小吏倒是趁机能偷懒了。”

杨荣在火盆那边坐下,问道:“这几乎就是大赦,把消息传出去吧,好歹剑拔弩张的气氛能消散些,过个好年。”

“好。”

杨溥亲自出去找人传话。

天气冷了,烤火容易打瞌睡。

杨荣就在打盹,杨士奇等人看了也就放低了动静。

过了一刻钟,就在金幼孜嘀咕着杨溥去了半晌时,帘子被人从外面掀开。

“诸位,有事……”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