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58章 准备出发(本月最后三天,求月票)

第2258章 准备出发(本月最后三天,求月票)

兴和伯接旨了。

只是一道旨意,对金陵来说却恍如救命的仙丹,顿时人人欢呼。

那个瘟神要走了啊!

于是船厂和方醒驻地的动静都有人在盯着,其中两个青皮是每天换班,几乎不眨眼的在盯着。

“老爷,没动静呢。”

一个小巷的尽头,一个青皮和一个背身站着的男子说话。

“都有什么动静?”

青皮左右晃动了一下,心痒痒的,却看不到男子的脸。

想到男子给的报酬丰厚,青皮吞了一口唾液,说道:“就是买东西,买了许多东西,还有就是送东西,里面送了好几个大箱子出去,都是往北平方向去了。”

男子好像是在吸气,有些欢喜。

青皮感到了一股愉悦的情绪在传播,就笑道:“老爷,那些船还在建造呢,没见下水,肯定是过完年才出海。”

男子的手往后面一甩,青皮侧身跃起,准确的把被揉成一团的宝钞抓住。

“滚!”

“是是是,小的这就滚,老爷下次有事记得还找小的。”

身后的脚步声远去,男子转身,然后低着头,急匆匆的走了。

稍后,他出现在了汪元家。

“老师,他们怕是明年才出海。”

黄俭又恢复了那副时刻都在生气的模样,但熟悉的人能感觉到他很放松。

“朝中对泰西多有不满,所以此次必然是水师的主力尽出……原先的战船不够,要等船台上的这一批下水才有把握……这是造船厂里的人传出来的话。”

“他们已经停止搜寻那个老五了。”

汪元沉声道:“此次你是侥幸,后面有什么遗漏的,你自己去弥补,该杀人灭口就杀人,该故布疑阵就赶紧,下次……没有下一次了,再有下次,老夫亲自把你绑了,送给方醒避祸。”

黄俭应了,眼中多了欢喜:“他们这般谨慎,可见泰西的实力强大,如今南边不知道多少人在盼望着那人出海全军覆没啊!”

汪元冷哼道:“哪有这般容易?大明的火器天下无双,泰西人除非是用人命来填,否则你还不如盼望着一场风暴把他们送到海底。”

黄俭说道:“老师,海外的事可说不准,不然朝中那么多重臣当初为何都反对出海?只是后来被强压了下去。如今大明四海升平,陛下犹自不足,老师,想想秦皇吧,当年的秦皇也是这样……”

汪元微微一笑,额头上现出了三道细纹。

“当年的始皇帝一统天下,何等的豪迈,只是底子却是法家。六国的美人充斥着宫廷之中,任他享受。天下就在他的手中,任由他摆布……”

汪元的眼中有些异彩,不小心会看成是跃跃欲试。

黄俭也有些心驰神往,叹道:“我辈读书人,不就想着辅佐君王,调和天下吗,若是真有这么一日,死而无憾了!”

每个读书人几乎都有一个梦:寒窗苦读,金榜题名,娇妻美妾,宦途顺遂,高居庙堂……

汪元只是略微一楞就清醒了,看到黄俭还在悠然神往,他的右嘴角微微上翘,极为不屑。

……

“不等新战船了?”

洪保和傅显都准备好了,可十六艘战船终究无法让人放心。

码头边上,马车顺着轨道一直驶到船边,然后一群人用滑轮卸货,并把货物提升到船上去。

滑轮在这里已经被那些大字不识的工匠给改造的体无完肤,却愈发的省力和方便了。

“为何要等?”

看着眼前的忙碌,方醒不禁觉得一切创新都该让百姓来检验,由他们来判断好坏。

傅显从未有这般的急不可耐过,他现在就想上船,然后指挥着船队一路直达泰西。

当年征伐倭国时,水师几乎是一战而定,压根就没给傅显过瘾的机会。

而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船队就在大明沿海到处转悠,打击走私成了首要目的,这让一心想建功立业的傅显如何不郁闷。

“兴和伯,十六艘战船不足以控制那道海峡啊!”

洪保也帮腔道:“少说得翻倍,三十余艘还差不多。”

洪保也有些憋不住情绪了,上次之后,他就在等着重返泰西的那一天。

“我们为何要去控制海峡?”

方醒说道:“陛下和朝中的意思是……堵住他们。”

洪保难掩失望之色,可却知道这是目前的最佳应对方式。

“兴和伯,不好堵吧?”

傅显杀气腾腾的道:“下官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杀过去,击沉他们的船,烧毁他们的船厂,这样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方醒有些头痛这些人的战略眼光,特别是傅显,他要是目光狭窄的话,水师的未来他并不看好。

“就算是烧毁了他们的船台,可重建并非是难事。而且仇恨会蔓延,在肉迷和哈烈的牵制之下,大明需要的是可控。”

方醒蹲在地上,捡了块石头在身前画了个地形图。

“打进去全是耗费,拿不到好处,回头夏元吉可不会有好话。而堵住他们……”

方醒在鼍龙湾那边划了一条线,抬头道:“他们无处可去,要么就出来和大明水师决战,可他们目前不敢。那么第二条路…….”

方醒从泰西那边划了一条线,一直延伸到肉迷那里。

傅显想了想,问道:“兴和伯,若是他们在陆路聚合,实力是不是太强大了些?”

洪保嗬嗬笑道:“他们可以走海路补给,所以看吧,不过咱家以为泰西人不会为了肉迷人卖命,大多是蛊惑,最多再给些钱粮。”

“那么……这就是孤立?”

“对,这就是孤立。”

方醒想统一水师方面的战略思想,就解释道:“堵住泰西,这是水师对大明最大的贡献,而再进一步的话,本伯认为这将会旷日持久,不符合大明的利益。”

傅显指着‘地图’上的泰西问道:“兴和伯,拿下一块地方呢?”

“时机不对。”

洪保做出了解释:“那会成为漩涡,并让泰西诸国日趋和睦。他们会联手,最后让那块地方成为大明的流血之地,一如当年的交趾。”

傅显遗憾的道:“那得等多久?本官怕是等不着了吧。”

“急什么?”

方醒起身,觉得头有些晕。

他捂着额头道:“不管是水师还是什么,一切策略都要以大明的局势为出发点,不可冒进,也不可自废武功。”

“下水喽!”

这时有船台在欢呼,方醒看了过去,就看到一艘战船在缓缓向水面移动着。

滑道是倾斜的,失去拉拽和阻拦的战船渐渐加速。

水花四溅,声势惊人。

“晚了些,还得要一个月才能用。”

傅显有些遗憾的道:“若是赶得上,本官敢带着他们去纵横泰西!”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